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10章 以后,改唤师娘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八嘤嘤嘤,不禁抹了一把辛酸泪。

    没有血冥大大和南浔瞎搅和的世界,这个世界终于正常发展了,不容易啊。

    等等,它高兴毛线?反正有血冥大大在,就算天塌了也有血冥大大顶着,它还管什么主线不主线。

    它和南浔只要将血冥大大身上的功德值搞到手就行了嘛,嘿嘿嘿。

    南浔朝那苏未语看去,上下打量了一番。

    在修真界这种美女如云的地方,这人虽貌美却也不算特么惹眼,可她胜在气质出众,看着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苏未语听到对方的狠毒话语后,神色冷漠,丝毫未被激怒,她淡淡回了句:“很巧,赵师姐,今日我也想弄死你。”

    这话得风轻云淡,但里面暗藏杀机。

    比起那聒噪的赵师姐,南浔觉得这苏未语聪明多了,她的情绪很内敛,若非她现在感官敏锐,大概也察觉不到她身上泄露的那一丝杀意。

    想杀人就偷偷地杀,放出那么多杀气,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要杀对方么?这什么赵师姐长了一副蠢相,难怪这么蠢。

    放完狠话,苏未语直接抢了先机,先一步下手。

    南浔在心里哇哦一声,没错,就是这样,废话不多,直接下手!

    两个女修皆是金丹初期境界,但很显然,苏未语的战斗力比那位赵师姐要强上许多,打斗经验也十分丰富,招招取人性命。

    如果那赵师姐五十招之内拿不出什么保命的宝贝,必死无疑。

    到后面那赵师姐果然慌了,她咬咬牙,竟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柄地阶上品宝剑!

    便是元婴修士也不一定能有一柄地阶上品宝剑,这女修倒是厉害。

    宝剑在手,那赵师姐顿时占了上风,哈哈大笑起来,“苏未语,你若是给我磕几个响头,我不定会考虑放过你。”

    苏未语面无表情地看她,突然问了句,“这便是你最后的底牌了?”

    话毕,她手上招式突然一变,速度快了一倍,下手快准狠,愈战愈勇。

    苏未语丝毫不惧那地阶上品宝剑的威力,最后拼着肩上被刺一剑的代价,直接一掌拍向对方的丹田。

    那一掌狠戾至极。

    赵师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在察觉到什么后,难以置信地瞪大眼,“金丹!我的金丹碎了!我的金丹!苏未语,你这贱人——”

    苏未语废话不多,紧接着又是狠狠一掌拍去,这一下,何止金丹破碎,那赵师姐的整个丹田都被毁了。

    到了此时,赵师姐终于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一边狼狈躲闪,一边尖叫起来:“苏师妹,你不能杀我,你不能!若是被门中长老知道你杀害同门师姐,你会被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苏未语的声音没什么起伏,颇为冷淡:“毁尸灭迹之后,没人知道。”

    显然,这苏未语深谙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她留下这么一句后,没有给对方任何废话的机会,直接一剑刺穿了对方的胸膛。

    那赵师姐到死时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没想到她会就此死去。

    苏未语冷冷地盯着她,双目中似汇聚了两团火光,与之同时,掌心出现一团火苗,她随手一挥,火苗飞到那尸体上,将其焚烧殆尽。

    人被一般的火焚烧之后怎么也得留下些骨灰,可这火显然不是普通的火,竟将这尸体焚烧得一干二净。

    若剩什么,大概就是一撮灰烬。风一吹,那灰烬就飞走了。

    杀人于无痕,手段可谓果敢狠戾。

    南浔看到那火种之后颇为诧异。

    天火?

    下界竟也能看到天界的天火?

    看这苏未语的样子,显然已将那天火火种收为己用。方才她若是一开始就使用这天火,那位赵师姐又岂会蹦跶这么久。

    苏未语毁尸灭迹之后正欲离开,却在陡然间神色一变,低喝一声,“谁?”

    南浔心道:感官竟如此敏锐。

    在这附近除了她还有一人,那人隐匿气息的本事极高。

    苏未语这一声低喝后,那暗中之人也不隐身了,悠悠然走了出来。

    南浔看到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白衣男子,不禁感叹一句:又一个喜欢戴面具装逼的男人。

    这人虽掩住了一张脸,但光是看这英挺颀长的身材,也知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白衣穿在他身上实在好看,仿佛自带仙气。

    白衣男子闲闲地踱步上前,在苏未语闪烁的目光中淡笑道:“毁尸灭迹,我可都看到了。”

    “怎的又是你?”苏未语蹙眉道,“你想如何?”

    南浔很想找点儿瓜子,一边听墙角,一边嗑瓜子。

    这不就是里的男主勾搭女主的桥段么?居然叫她看到真实版的了。

    不过,看着看着,南浔就有些走神了。

    这装逼的白衣男子怎么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等到这白衣男子优雅斯文地调戏完美人儿,转身飞走之后,南浔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对方脚步一顿,蓦地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眼里划过一丝狐疑。

    南浔偷笑。哟,警惕性挺高啊。

    南浔撤掉隐身术,一步瞬移到白衣男子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对方看到她的瞬间,双眼微微一睁,目光闪动。

    南浔就等着他给出反应呢,捕捉到这神情,心里那一分怀疑就变成九分怀疑了。

    时候多可爱啊,长大后怎的变得如此矜持了?

    “方才调戏人家姑娘你倒是热情得很,为何到了我面前反倒拘束了?”南浔轻笑一声,“怎的,在我面前还要戴着这破面具?你跟你师父简直一个德性。”

    白衣男子微微勾唇,将脸上的银色面具摘下,露出了那张俊美无匹的脸。

    南浔有一瞬间的失神。他虽是陆世寒的孩子,却只跟他有两三分的相似,眉眼更为英俊,气质更为风雅。

    传言不假,果真是个清风霁月的美男子。

    “师祖,您历练回来了?”陆时与问道,态度恭敬不失亲昵。

    “你怎知我出去历练了?”南浔问。

    “擎山桃花峰的夭道友告知我的。”

    南浔听到这话,突然很想揉眉心。

    萌果然和徒孙产生交集了,但看他方才调戏那苏未语的德性,怕是已经对那苏未语有了点儿意思。

    “师祖,你心情可好些了?”陆时与犹豫了片刻,问道。

    南浔扬眉,“呵呵,我心情极好。等会儿可有事?没事的话见见你师父。”

    陆时与先是一愣,随即便淡笑道:“师父果然没事。”

    当年听擎山腾血冥身死道消,他第一个反应便是不相信。一个能够破碎虚空的大能者,何惧肉身毁灭?

    那般存在的人不可能轻易死去。

    “对了,时与,日后你还是改改称呼吧。”

    陆时与了然,“是我一时忘了,您不喜欢师祖这个称呼,我该唤您仙子姐姐。”

    南浔嘴角一点点勾起,“仙子姐姐也不错,但你还是再改个称呼吧,日后唤我……师娘。”

    “咳,咳咳咳……”陆时与一不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此时此刻,风光霁月英俊无匹优雅贵公子什么的统统见鬼去了。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