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15章 浔浔,脱光过来
    趣阁 om】!

    陆时与目光微妙地瞅着眼前这个娇羞的女子,品了品她的这话,耳根子竟也跟着红了红。

    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看着是个温婉娇柔的女子,话怎的这么孟浪?

    不过,虽然言语孟浪了些,陆时与却觉得,这碧尘仙子,挺……可爱的。

    “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看的男修,你若只是喜欢他那张脸,日后若是遇到更好看的,你岂不是又要喜欢别人了?”陆时与镇定下来后,问她。

    夭萌却坚定地摇头,“不会了,他是独一无二的,日后便是再遇到比他好看的男修,对方也给不了我同样的感觉。余道友应当知道青竹峰白莲仙子的徒弟腾血冥,此人长得丰神俊朗美如神祗,比月华公子还要好看,可他那张脸我从看到大,一点儿感觉也没有,不像月华公子,我见他第一面就……就觉得非他不可了。

    ”

    陆时与微微垂头,有些不自在地问她:“就因为那张脸还有那什么让你想欺负的气质,你便……非他不可了?”

    夭萌沉默片刻,正色道:“其实,我不是那种只看脸的肤浅女人,我是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内在,仙子姐姐,眼睛是灵魂的窗户,不会骗人。

    我觉得,他很孤独。月华公子内心很孤独。”

    陆时与闻言一怔,良久没有话,只是目光深邃难辨。夭萌继续道:“他修为低,没关系,有我。谁欺负他,我帮他欺负回去,不过男人都好面子,我会偷偷帮他,不让他发现。他长得俊,我也不差,而且我温柔善良,男人似乎都喜欢这样的女子,我觉得自

    己同他挺般配的。”

    陆时与听到这话,眼里掠过一丝笑意。

    你怕是对温柔善良有什么误解。

    “现在的问题是我要如何制造机会见他几面,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若是先喜欢上坤云那些女弟子怎么办?”

    “见到之后你欲如何?”陆时与笑问。

    “当然是想办法追他了。他那么弱,欺负他的人定不在少数,我出手替他解围,他必对我心存感激,有了这一份感激之情后,日后你来我往的次数就多了,我再借机展开猛烈攻势,岂不是很容易?

    听他常年闭关不出,应当没见过我这样的女子,等他招架不住我的攻势,最后自然就落入我网中了……”

    夭萌想着接下来的安排,低低笑出了声儿,娇羞而明媚。

    “奇怪,我为何跟你这些?”夭萌瞅向陆时与,纳闷自己居然对他没什么戒心。

    后来想想,大概是因为他只有筑基修为,又是自己的仰慕者,在她眼里实在没什么攻击性。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同别人的。”陆时与承诺道,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鉴于他笑起来杀伤力太大,夭萌只能专注地盯他那双好看的眼睛了,“你便是出去也没关系,反正不久之后我就要追他了,到时候我心悦他的事情也瞒不了别人。”

    陆时与目光流转,忽地问她:“若是任你如何追,那月华公子都不喜欢你,届时你就不怕沦为别人的笑柄?”

    夭萌一愣,撇撇嘴,回道:“在他有喜欢上别人之前,我会一直追,不信捂不热他这块石头,他若是喜欢上别人了,那我也就只能祝福他们,只当我二人有缘无分。

    谁敢当着我的面笑我,我打得他满地找牙,至于那些背后笑我的,反正我又听不见,随便他们笑。”

    陆时与听到这话,没忍住,呵呵笑了起来,“你真的很可爱。”

    ……

    正在同血冥看直播的南浔露出了慈母笑。

    “阿冥,我怎么觉得时与对萌已经动心了,你觉得呢?”

    “只是感兴趣的阶段,日后如何发展便看他们自己了。”血冥显然没什么兴致,是南浔喜欢看,他才陪着看了许久。

    “浔浔,如今你想见的人都见过了,我们也该办自己的事了。”血冥收回神之眼,扔回了星辰空间。

    正蹲在地上画圈圈诅咒某人的八看到自己的珠子,连忙抱入了手里,差点儿痛哭流涕。

    血冥大大这个强盗!强盗!嘤嘤嘤……

    南浔并没有偷窥的癖好,确定陆时与已经对夭萌改观,不用阿冥提醒,她自己也不准备继续看了。

    给夭萌留了封信后,南浔同血冥前往了鬼界的幽冥岩浆池。

    还未靠近,南浔便不适地皱起了眉。

    这幽冥鬼火同人界的火和天界的火完全不一样,不会给人以灼热之感,反倒阴森森凉飕飕的。

    血冥抬手一挥,那阴森之感瞬间被一道屏障隔开。

    “浔浔,服下辟火珠。”

    南浔奇道:“这辟火珠对这幽冥鬼火也有防御作用?”

    “普通的辟火珠不一定有用,但我给浔浔找来的这颗自然不是普通辟火珠。”

    南浔笑了一声,“自恋鬼。”

    等她从自己的金库里取出那辟火珠吞下,屏障撤掉之后,先前那森然阴气果然无法侵入骨肉。

    两人眼前是一大片岩浆池,同普通岩浆池不同,这里的岩浆是绿色的,绿幽幽的一片,泛着亮光。

    南浔从血冥袍子上撕下一块丢进去,那一截黑袍还未靠近岩浆便化作了一缕青烟,连刺啦声都没发出。

    七界排名前三的火种,据能将万物生灵灰飞烟灭,果然不是盖的。

    南浔不禁咽了咽口水,“阿冥,你确定我要在这岩浆池里泡上七七四十九天?”

    “浔浔莫怕,我陪你一起。”

    血冥在此处施了结界之后,先她一步褪去衣袍和内衫,颜好腿长九头身的男人当着她的面,裸着步入了池中,步履悠哉闲适,仿佛去的不是岩浆,而是什么温泉,那样子也跟世界名模在走t台似的。。

    南浔看着那长腿翘臀慢慢没入岩浆中,然后,只露出那健美上半身的男人回首看她,虽然脸上笑意浅淡,南浔却觉得那笑很荡漾。

    “浔浔,脱光过来。”赤身裸体的男人朝她勾手。南浔:呵呵,这个不要脸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