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16章 浔浔,你真好看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反正都被看光了,还那啥啥了八年,南浔觉得没啥好矫情的,不过鉴于某人的目光太过**裸,她脱去衣裙的动作飞快,也没

    像某人一样搞什么慢动作,直接跳入了幽冥岩浆池。

    但因着这大幅度的动作,便让某处的弧度跟着上下晃了晃。

    ……要命。

    血冥直勾勾看着她,薄唇抿了抿,目光如狼。

    此地只有他们二人,他便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不管其他脸如何好看,都不及他自己这张脸讨浔浔喜欢。

    南浔瞄到那仿佛能在她身上烧出洞的灼热目光,赶紧调转身子,将自己没入岩浆中,只留下肩膀以上的部位。

    方才服下的辟火珠果真有用,她进入这幽冥岩浆池中没有丝毫不适,除了四周环绕着的岩浆流略略硌人。

    血冥长臂一伸,将她勾了过去,勾到自己身前便松了手,难得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儿。

    “浔浔,默念我教你的心法,令体内灵力游走于周身奇经八脉,准备好的话便开始。”血冥正色道。

    南浔点了点头,闭眼。

    身后就是血冥的气息,这让她无比安心。

    修士一旦入定,时间对他们而言过得极快。

    南浔也不知自己在这幽冥岩浆池中浸泡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肉身似乎变强悍了一些,但阿冥所的重铸肉身应该并非如此。

    心里正纳闷的时候,身后之人忽道:“浔浔,你在此处浸泡了一个月,身体已经适应了这幽冥之火,你准备准备,要开始了。”

    南浔心里一跳。啥意思,莫非之前的这一个月仅仅是预备工作?

    血冥完便有了动作,两指在她后背某处穴道一点,生生将她体内的辟火珠给逼了出来。

    就在南浔吐掉辟火珠吐掉的一瞬间,她的脸唰一下白了个彻底。

    好疼!

    肉身被这幽冥之火肆无忌惮地煅烧,明明感觉不到那种滚烫的温度,她却痛苦得仿佛置身火山火海中。没有了辟火珠的庇护,

    这幽冥岩浆池对她来宛如地狱!

    “浔浔,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血冥揉了揉她的头,眼里有着心疼之色。

    “腾血冥,你个王八蛋,疼死我了!”南浔忍不住叫唤起来,真的好痛苦。

    血冥能替她屏蔽痛感,但他没有这么做,重铸肉身就得生生承受这痛,否则锻造出的肉身很可能出问题,比如变成畸形的怪物

    。

    南浔就这样痛得死去又活来,活来又死去。她想忍住不叫来着,后来发现尖叫干嚎能释放痛苦,于是就尖叫得停不下来了。

    血冥好多次都忍不住想帮她,尤其听到她嗓子都快喊哑了,眉头皱得死紧。

    “浔浔,马上就好了。”

    南浔瘪着嘴大嚎:“你个骗子,你这话都了好几遍了!”

    “这次是真的,快好了。”血冥的声音低缓柔和,带着一股抚慰人心的力量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南浔果然觉得好受了许多,只是她没想到这还仅仅是个开始,到后来她全身骨头仿佛碎掉重组的时候

    ,那种疼痛简直无法形容。

    她想起自己在血冥面前的大话,这点儿疼痛根本不算什么,突然就觉得脸好疼。

    ……打脸了。

    骨头重组,血肉也跟着重铸,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这疼痛才慢慢减缓。

    南浔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那种涅槃重生的感觉。可别人是快死的时候涅槃重生,她是活得好好的自己找罪受。

    她垂头看了看,刚刚生出的肌肤嫩如婴孩,连头发丝都是重新长出的,乌黑柔顺。

    卧槽,等等!

    头发也重生……

    难道她中间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光头?

    啊啊啊,无法忍受!

    南浔悄咪咪瞄向血冥,却发现他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脸。

    “浔浔,你真好看。”血冥道,声音格外喑哑低沉。

    南浔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掏出一面铜镜照了照。

    镜子里的人熟悉至极,却也有那么一两分陌生。

    这张脸是她自己的,但比当年云海秘境中的那个自己还要美上几分,仿佛又被精细地打磨了一遍。

    南浔左右瞅了又瞅,有些自恋地叹了一声,“好愁啊,长这么好看,像天仙下凡,美得都不像真人了。”

    这具重铸的肉身似乎是根据她的元神来锻造的,不仅这张脸变成了她自己的模样,就连她的身子骨架也跟原来的自己相差无几

    。该肉的地方肉,该瘦的地方瘦,前凸后翘,一把细腰格外招人嫉妒。

    血冥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跟黏在了上面似的,切都切不断。

    南浔轻哼一声,原本正对着他,现在立马调了个面背对着他。

    然而此时的她整个上半身都是露在外面的,那腰臀处的线条极美,立马又惹来了一道更为灼热的视线。

    南浔在心里骂了句老淫蛇,赶紧上岸,只是还没来得及穿衣裙,便被后面紧随而至的男人按住了手。

    血冥从后面揽住她腰身,在她耳畔低声道:“急什么,你刚从这岩浆池中出来,身上都是火苗子,衣裳会被你烧坏的。同我在外

    面晾一晾再穿衣。”

    南浔:……

    你以为晾衣服啊,还晾一晾。不过她这衣裳虽不是俗物,却也经受不住这幽冥鬼火,是得等一等。

    “离我远一些,不要碰我,我一个人晾得快。”南浔去掰腰间的胳膊和大掌。

    奈何那胳膊和大掌就跟焊在了她腰腹上一般,怎么抠都抠不下来。

    身后的男人不要脸地道:“抱着晾得快。”

    南浔:神特么晾得快,你的身体滚烫如火山了。

    然后,两人晾着晾着,身后那人就不规矩了。

    南浔脖间的嫩肉被人啃了,从脖子一直啃到腰眼。

    “阿冥,别闹了,这可是外面,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唔,没事,我设置了结界,没人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

    南浔被他弄痒了,不禁缩了缩身子,低斥道:“你个不要脸的,我现在是新生婴儿,肌肤嫩得很,心给我咬坏了。”

    血冥沉沉低笑出声,“浔浔的确是个婴儿,我的大婴儿,肌肤也果真娇嫩,随便一咬就留下印儿了。”

    南浔被他的话闹了个大红脸。

    她家这口子太会撩人了,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不停歇。

    血冥没有继续逗她,开始帮她穿衣。

    只是,这衣裳穿得有点儿久。

    时不时摸摸亲亲的,先用滚烫的眼神穿一遍,再将那雪白的长裙慢悠悠穿好。能不久么?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