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网游:灵武皇妃〕〔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封神问道行〕〔洪荒之大反派〕〔联盟之超级奶妈〕〔人族第一帝〕〔万界次元商店〕〔仙尊传人在都市〕〔神级承包商〕〔重燃热血年代〕〔帝姬传奇:华都幽〕〔木叶之式神召唤〕〔缉魂录〕〔快穿之女配的悠闲〕〔艾梅达斯战记〕〔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盛世医妃:病娇太〕〔天龙神主〕〔圣武称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17章 呵,男人啊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等到两人都收拾妥帖了,血冥直接抱着南浔破碎虚空离开。

    南浔还以为血冥回带她破碎虚空去妖界,不想竟回了魔宫。

    “不是还要用叱妖火锻烧一遍肉身么,怎的回这儿了?”南浔纳闷道。

    血冥笑了声,解释道:“浔浔又不是妖修,哪里需得着这叱妖火。”

    “原来如此。那阿冥你呢,我不要,你总得要啊。”

    “陪你在幽冥岩浆池中呆了快三个月,便是不用那叱妖火,这肉身也足够强悍了,百年之后再去上那么几次即可。”

    到这儿,血冥突然问她,“浔浔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南浔一愣,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这个。

    她认真想了想,萌和时与都是不需人操心的性子,至于他们以后能不能在一起,这也不是她能够干涉的事情,随缘便好。擎

    山依旧是修真界第一大派,门内也没出什么大事,就算出了事儿,也有掌门和常长老,也不需她担心。除了希望自己早日飞升

    变得足够强悍,好像也没什么心愿了。

    如此看来,目前她最想做的便是提升修为。

    “阿冥,我想早日飞升,飞升之后继续苦修,以期有朝一日同你一样,在三千世界来去自如。若是能回到你我原来的世界,去看

    看故人最好不过。”南浔的眼里满是希冀。

    这话正中某人下怀,血冥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浔浔,那还等什么,如今你我肉身皆已重铸,这次双修必定事半功倍。”

    南浔:……

    她就知道!

    “来,浔浔。”血冥直接抱着南浔滚上大床。

    这次他总算没震碎南浔的衣裳,而是慢条斯理地将那衣裳一点点剥开,跟剥鸡蛋似的。

    “上次已有经验,所以你不能诓我了,好好双修,不准干别的。”南浔警告道。

    血冥呵呵笑了一声,“浔浔这话得甚是奇怪,所谓双修,不就是干这事儿么,怎么就成了别的了。”

    南浔红着脸道:“我的意思是,早些神交,早些!”

    血冥悠悠道:“浔浔这便为难我了,战到酣处方可双修,这事不是我能控制的。”

    南浔:……

    呵,男人。

    在某人的引领下,两人达成了大和谐。

    血冥爱极了身下的妖精,口中情话不断。

    “浔浔,心肝儿,我的婴儿,你真好看。”

    南浔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瞅他,在他肩上和脖颈上磨牙嚯嚯:“老家伙,见好就收。”

    血冥挑眉,“浔浔是不是用错词了,我若是老的话,岂能这么……呵呵。”

    南浔无话反驳。

    “浔浔,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的发情期到了,这段时间若是不心粗暴了,你多担待。”

    微顿,他又补充了句:“这个时期稍稍有点儿长,为了不让浔浔觉得枯燥乏味,后面我会给浔浔一个惊喜。”

    南浔听到这话直觉不妙,弱弱地问了句,“阿冥,你的稍稍长是有多长啊?我听有的妖兽发情期长达10年,你不会也……”

    血冥伏在她身上,凑过去亲了亲她粉嫩的唇瓣,低声笑道:“浔浔未免太瞧你男人了,我乃妖王,还是上古变异凶兽。”

    呵呵,这么更长了……

    南浔心颤颤地问:“二十年?”

    血冥微微挑眉。

    南浔眉心直抽抽,一丢丢地往上加,“三十年?五十年?”

    血冥呵了一声,“还要再稍稍长些。”

    南浔:……

    嘤嘤嘤,好可怕,我想回家。

    南浔的内心已是泪流满面。

    “阿冥啊,你看,你那七护法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向你上报魔域近况,你还有一统魔域的伟大志向,这要是一耽搁就耽搁五十来年

    ,等我们出去后,你打下的这领土估计就要被其他魔君瓜分了,所以阿冥,你万不能感情用事,要以大局为重……”

    南浔巴拉巴拉了一大堆,血冥却只悠悠然来了一句,“重新打回来便是。”

    可以是相当霸气了。

    南浔还想东扯西扯些什么,然而,在某人的努力下,她很快就没工夫想别的了。

    这老淫蛇大抵真是到了发情期,相比平时格外……不同。

    那双血瞳的颜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浓郁暗沉,如世上最美的红钻石,眉宇间也环绕着一丝魅惑人心的妖冶邪气,打起架来格

    外的凶狠。

    南·懒出天际·浔随波逐流,打架越来越漫不经心了,由着他各种胡闹。

    在她懒洋洋哼唧哼唧的时候,血冥突然在她耳边问了句什么。

    南浔听到本体两个字,迟钝的脑子还没来得及深想,已经先一步嗯了声。

    这一声嗯后,压着她的男人目光陡然一变,愈发深邃暗沉,薄唇亦勾起了一个兴奋的弧度。

    霎时间,周围煞气四溢。

    察觉到异样的南浔半眯着眸子,慵懒地看他,缠在他腰上的脚不由一滑。

    脚所过之处,不一样的触感令她猛地打了个颤颤。

    意识到什么之后,南浔唰一下瞪大了眼,目光缓缓下移。

    下一秒,杀戮魔君的寝宫内传来一道高亢尖锐的叫声。

    “啊——腾血冥,你个天杀的——”

    居然现出了本体,还是半人半蛇啊啊啊啊——

    “浔浔,方才明明征求了你的意见,怎的又反悔了。”

    “我根本就没听清,你个老家伙乘人之危。”南浔抽抽搭搭抱着某人的蛇身,手指尖在上面的软鳞处狠狠一抓。

    血·真老淫蛇·冥发出一声好似愉悦的吼叫,嘴半张,竟有一条长长的蛇信子伸了出来,正对着她,不停地吐啊吐。

    南浔:……

    呵呵,呵呵呵。

    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脏很强大呢。

    半人半蛇地酱酱酿酿许久后,某蛇又不满足了,干脆变出了完整的本体。

    那颗即便缩了许多也仍旧硕大的蛇头还一个劲儿往南浔眼前凑,一对赤红赤红的蛇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在期待什么。

    此时的南浔已经非常平静了,她瞅了这颗蛇头片刻,伸手抱住了它,撅嘴在那蛇嘴上亲了一口,不悦地瞪它一眼,“行了吧老家

    伙。”

    显然,不行。

    四爪赤血腾蛇展开宽大的肉翼,将他家光溜的心肝裹了进去,继续进行某种不可描述之事……

    南浔在幽冥岩浆池经历了一次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现在则是上天坠地坠地上天,跟死去活来没差了,整个人都要成仙儿了。

    等她终于盼到了最后的双修,人都已经变成软泥了。

    双修开始,激烈归于平静。

    丹田内的元婴人儿和q版赤血腾蛇紧密相缠。这一次的神交似乎比上一次更加深刻,两人灵魂共振,不管是身心还是元神

    都已经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中。

    宇宙万物在脑海里旋转,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如此清晰,大到广袤天地,到一粒微尘,波涛滚滚,风吹草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某种共鸣令两人同时睁眼。

    南浔眼里还透着一丝迷茫,恢复人形的血冥却已经凑过来,亲了亲她的粉唇,低声道:“恭喜我的浔浔心肝儿,你进入大乘期

    了。”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