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19章 不小心,睡了小魔狐
    “浔浔,怎的了?”血冥揉了揉发呆的南浔,笑问,这一笑仿佛能将人的魂儿勾走。

    南浔咽了咽口水,“没、没什么。阿冥,上次外出的那张脸就挺好的,为何又换?”这

    张脸太妖了,去了殇无言的地盘,他周围那么多女魔修,若是见了这样的阿冥,还不全部失了魂儿。她可不想自家男人被那么多女人直勾勾盯着看。血

    冥解释道:“上次那张脸是行走修真界用的,现在这张脸是行走魔域用的。”

    南浔飘乎乎地哦了一声,低声提醒道:“殇无言那里肯定有很多女魔修,到时候你可不要随便对人抛媚眼。”

    血冥轻笑,“我只对浔浔抛媚眼。”南

    浔连忙收回目光。

    勾人的小妖精,让人好想狠狠蹂躏。

    两人直接朝笑面魔君所在的美人峰飞去,空中两道流光掠过,降落于美人峰上。大

    能者的降临惊动了美人峰上的魔修,跟魑魅山和流火峰相反,这美人峰上热闹得很,驻守着许多魔修,两人刚落地,一群魔修便将他们团团包围。南

    浔没管这些魔修,直接对着前方的宫殿道:“笑面魔君,故友来访。”

    这声音听着不大,却直达笑面魔君的脑海里。

    一瞬间,一道紫色的影子便从宫殿瞬移出来。百

    年不见,如今的殇无言气势更为冷冽逼人,只是那双桃花眼依旧多情。“

    南道友?”殇无言吃惊不已,“我寻你多年未果,不想你竟主动找上门了。”

    他挥退下属,目光自血冥身上扫过,看到一个比自己要美的男人时,心里其实有一丢丢不爽。这人居然打扮得比他还妖娆,那对桃花眼比他还勾人。

    “南道友,不知你身边这位是?”

    南浔笑道:“是我道侣。”

    殇无言闻言,神色蓦地一变,“你不是喜——”他

    话至一半戛然而止,忽地感叹道:“这情情爱爱果真是世上最难解的东西,我以为南道友爱那人至深,不会再心悦其他男子,没想到……罢了,你都如此,何况我。”

    这话虽然说得云里雾里的,但南浔也听出了点儿名堂。殇

    无言对某个女子动心了?只是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能同那女子长相厮守,所以狠心拒绝了对方?

    “殇道友,我们进殿说。”殇

    无言神色萎靡地将两人领入自己的宫殿,偶尔看向血冥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满。若

    非南道友,他绝不会让此人进入他的宫殿。

    殇无言微微抬手,便有美艳婢女呈上了美酒佳肴。南

    浔以为那美艳婢女会对殇无言这厮暗送秋波,不想她一直低着头,动作规规矩矩的,不曾做出任何逾距之事。

    若是五年前,南浔以为的事情的确会发生,婢女暗送个秋波实乃常见之事,殇无言偶尔心情大好,还会直接将婢女搂入怀**赴**。只

    是,从五年前他的魔狐离家出走后,他就再没有做过这种荒唐事了。有

    一次因为婢女大胆跌入他怀中,他一个震怒,直接让对方灰飞烟灭,自此,宫殿内的婢女再不敢越雷池一步。除

    了几个端茶送水的婢女,殇无言早已遣散了宫中所有美人儿。

    殇无言拎起一壶酒直接往嘴里倒,冲南浔道:“南道友怎的不喝,我这里的酒可是魔域少有的美酒。”

    南浔环视一周,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后来一想,她没看到小魔狐。

    “小墨儿呢,它不是总喜欢蹲在你肩上么,怎的不见它?”本

    是寻常一句话,不料殇无言听到这话,眼里却划过一丝狼狈,拿着酒壶的手也跟着一抖,酒洒了出来。

    南浔微微一眯眼,“你不会为了自己逍遥,就把它打发到别处去了吧?殇无言,你若真不稀罕它便送我,我很喜欢小墨儿。”

    殇无言顿了顿,有些心虚地道:“我和她闹了点儿矛盾,她离家出走了。”

    南浔蹙眉:“离家出走?小墨儿那般忠心护主,定是你的错,它出走了你也不去寻它?摊上你这么个主子,它真是倒霉。”

    殇无言沉默,喃喃一句,“她遇到我确实倒霉。”

    “说吧,你到底做什么惹它生气了?”

    殇无言犹豫了片刻才道:“我不小心把她给……睡了。”“

    噗!”南浔一口酒水全部喷了出来。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殇无言。睡

    了!

    “你个禽兽!小墨儿一只还未化形的雄兽,你竟也下得了手!”殇

    无言瘫着脸呵呵一声,“原来你也以为它是雄兽。”

    南浔反问:“难道不是?”初

    见小墨儿的时候,它和殇无言那一战打得极其激烈,战斗模样的双尾魔狐凶狠至极,加上它那会儿还是幼崽,某些用来辨别雄雌的器官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于是就有了后来这个乌龙。殇

    无言饮了一口酒,苦笑道:“五年前,她突然化形,变成了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长得好看极了,那会儿我美艳女修吃多了,乍然见到这么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心里就骚动了,后来……”

    后来自然就用花言巧语将人骗上床了。

    于此事上她青涩至极,这让殇无言心中愈发荡漾,他以前有过再多女修,那也都是久经风月的,何曾见过这般青涩可爱的少女。

    因为他从不强迫女人,当时还问那姑娘喜不喜欢他来着,小姑娘一双乌溜溜的眼直勾勾瞅着他,连连点头,说,“我最喜欢主人了!”

    她唤他主人,他还以为是情趣,一番**过后,她恢复了兽体,那时候殇无言才是懵了。再

    后来,他吃了不认账,刻意疏离对方,还专门当着她的面同其他女修卿卿我我,就为了让她知难而退。她

    出走的前一天哭着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她,不喜欢为何要那般对她,难道在他眼里,她同那些女人是一样的?那

    时的殇无言多绝情啊,狠心地对她说,不喜欢,她同那些女人是一样的。

    自那后,那只总是黏着他的小魔狐不见了。

    整整五年都没有再回来。南

    浔震惊之后,回归正题,问道:“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她?这五年还不足以令你想清楚。”

    殇无言自嘲道:“大抵是喜欢吧,她走后我对其他美人儿都提不起兴趣了。可

    这又如何,我这种风流多情的男人日后真能对她一心一意?连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我又怎敢许诺她什么。”微

    顿,他看向坐在南浔身边一言不发的红衣男修,冷漠道:“尽管腾血冥百年前就已经死了,但你……呵,连你都能换个心上人,我难道比你更专情?”血

    冥递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冷冷吐出几个字:“愚蠢至极。”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