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20章 再变脸,会问心魔君
    南浔知道殇无言的症结所在后,哭笑不得,“你以为我另觅新欢了?”殇无言反问道:“难道不是?百年前擎山弟子腾血冥在坤云切磋大会上爆体身亡,此事修真界皆知,魔域也知。我本以为你和那腾血冥皆是痴情种,日后定能打破重重阻碍在一起,不想物是人非,他死了,

    而你……

    也罢,此事不怪你,毕竟人都死了这么多年了。”

    南浔翻了个白眼,“他就是阿冥,如今的杀戮魔君。”

    殇无言神色蓦然一变,“什么?”

    他死死盯着换了脸的血冥,虽然长得不一样了,那冷漠不屑一切的眼神倒是没变。

    原来他没死!

    殇无言唰一下起来,直接往外走,“我要去找她!”

    他又相信爱情了。

    血冥身形一动,挡在他面前,道:“有件事知会你。我要统一魔域,你的势力归我。保留你魔君之位,因为日后我会称皇。”

    殇无言虽然惦记着找人,但听到他强盗般的话气笑了,“腾血冥,你可知道我统领这片魔域花了多少功夫?你随便一句话就让我拱手想让,简直无耻。”

    血冥冷漠道:“废了你的修为,让你的手下流血,或者你归顺于我,不见血,二者选一个。”

    殇无言冷静了下来,问了句最关键的,“你如今什么修为了?”

    这百年来他修为进步神速,乃魔域万年难得一见的逆天之才,一百多岁的合体期大能,放眼天下,屈指可数。

    血冥淡淡吐出一句:“大乘期。”

    殇无言瞬间闭嘴。

    “呵呵,方才所言可还算数,保留我笑面魔君封号,这片域土仍旧归我管辖,我只要听从你的就成?”殇无言笑眯眯地问,变脸变得极快。

    血冥嗯了声。

    大乘期,离飞升不久,而殇无言还要在这魔域呆上数百年,现在妥协,等以后这人飞升了,就没人使唤他了。

    殇无言精于算计,能屈能伸,当即就唤了一句,“魔皇。”

    南浔没想到殇无言如此没骨气,一句也不反驳就改口了。殇无言这个下属当得极为称职,知道魔皇要统一魔域,立马献上自己的意见:“魔皇若想统治整个魔域,除了我,问心魔君也很重要,可惜我对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不知他秉性如何,外人传言问心魔君冷

    漠无情,为了统领他那一片魔域,杀人无数,而且此人极擅傀儡术,能一次驭上千傀儡,魔皇虽厉害却也要当心他。”

    血冥不以为意,“一会便知。”

    殇无言拱手,“禀魔皇,属下现在要去解决一下自个儿的终身大事,短期内恐怕不能回来为您效力,这片域土就劳魔皇多费心了。”

    血冥扫他一眼,“准。”

    南浔:……

    分分钟变成上下级关系,真是惊呆她了。

    殇无言得了话瞬间消失,去寻他的小魔狐,寻不到大抵是不会回来了。

    走之前,殇无言神识广散,发布了尊杀戮魔君为皇的消息,震惊了一众魔修。

    “去修真界?”血冥问南浔。他知道她心里记挂着两个小辈,也记挂着擎山。

    不想南浔却道:“不急。不如我们一鼓作气,把这问心魔君和火羽魔君也收服了,反正都是熟人。”

    见他面带疑惑之色,不及他问什么,南浔已笑呵呵地解释道:“我跟问心魔君有过一面之缘,阿冥可知道他是谁?”

    血冥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说话。

    是谁都不重要。

    然而南浔下面的话还是让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介怀了。

    “我没猜错的话,问心魔君应当就是陆心墨,是当年陆世寒的心魔,他吞噬了陆世寒的元神,取而代之。原本我以为身为心魔,他会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却不想他对魔与道自有见解,做事皆有缘由。”

    血冥目光幽幽地盯着她,忽地问了句,“浔浔可知当年的陆世寒因何生心魔?”

    南浔一怔,咳了一声,心虚道:“这我哪知道啊。”

    血冥微微眯眼,冷冷呵了一声,“如此,便去会一会这问心魔君吧。”

    南浔:……

    一百年前的老陈醋都能吃,小心眼男人。

    南浔以为他马上就走,却不想刚刚变成红衣小妖精的血冥又……换脸了。

    不仅换脸了,这一身骚包红衣也换成了一件纤尘不染的雪白长袍。

    他偏头看南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换了脸的缘故,这一双眼给人的感觉也变了,淡漠无波,缥缈死寂,却又仿佛汇聚天地精华,深邃迷人。

    南浔怔怔地看他。

    她总想着看阿冥穿白衣的模样,然而一直没等到,如今虽等到了,却是另一张脸。

    眼前这个是她见过穿白衣最好看的男人。

    禁欲,冷漠,高贵,不容人直视。

    男子长身而立,自成一道绝色风景。

    小八:呵呵哒,血冥大大您老真会玩,现在又变成国师大人了。

    “浔浔,走吧。”血冥忽地开口道。

    一声浔浔让南浔瞬间找到了血冥的影子。不管他变成什么脸,那眼底的宠溺和纵容之色都是独属于阿冥的。

    想到这儿,南浔嘴角微微勾起。

    等两人到了问心魔君的栖息之地巫山,见到那一身白衣的陆心墨之后,南浔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阿冥为何要换这张脸了。

    幼稚。

    南浔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

    陆心墨将一身白衣穿出了仙人的气质,血冥却将一身白衣穿出了九天神祗的气质。

    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因为两人都换了脸,陆心墨看到两人后怔愣了一下。

    一男一女,皆着白衣,两人站在一起,竟是说不出的相配,养眼至极。

    短暂的怔愣后,陆心墨认出了南浔,“白莲仙子?”

    南浔好奇地问道:“你如何认出是我?”

    陆心墨微微一笑,“一种感觉。身旁这位可是你的道侣?”

    南浔奇道:“这你又是如何得知?”

    陆心墨道:“我对气息比较敏感,你身上有他的气息,他身上亦有你的气息。”

    南浔听到这话,脸唰一下红了。

    血冥淡淡扫他一眼,无形中释放的威压略略收敛。

    小八读懂了血冥大大的意思:算你识相。

    陆心墨请两人入座,亲自为两人倒茶,淡笑道:“仙子上次说我的茶不好喝,我便又重新做了一些,你尝尝这新茶。”

    院子里的傀儡还是百年前的两个,但南浔知道这巫山方圆百里潜伏着不下一千个傀儡。

    “这次的茶比上次好多了,不涩不苦。”南浔抿了一口便放回桌面。

    她看了一眼血冥,开门见山地道:“我的道侣杀戮魔君打算一统魔域,陆道友可愿归顺于他。”

    陆心墨对血冥微微颔首,豁达道:“这片魔域便是送给你二人也行。我一心问道,若非有人扰我,我也不会统领这片魔域。”

    南浔莞尔,解释道:“不需你拱手相让,你还是问心魔君,只要尊杀戮魔君为杀戮魔皇,昭告你的子民便可。”

    陆心墨讶异,“难不成你二人要的只是一个魔皇的封号?”却在此时,血冥淡淡开口,“岁月漫漫,太过无聊,趁着飞升之前送她一个魔后之位,让她当着玩玩。”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