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伪魔王的圣光修养〕〔兵器大师〕〔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重生之剩女娇妻〕〔变成僵尸穿诸天〕〔洪荒二郎传〕〔重回七岁:霸宠小〕〔真实舰娘游戏〕〔乡村透视小神医〕〔魔皇,江山来聘!〕〔篮坛之氪金无敌〕〔漫威世界的术士〕〔燕堂春好〕〔浪迹在奥特世界〕〔英雄联盟:我的时〕〔清穿之茗后〕〔顾先生,蚀骨缠绵〕〔我成了一条锦鲤〕〔系统创始人〕〔时空静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21章 剧情,如脱缰草泥马
    陆心墨怔了怔,也不知在这瞬间想到了什么,竟有些走神。

    随即,他道了句:“魔皇和魔后甚是恩爱。”

    这便是直接承认了血冥魔皇的身份,答应日后以他为尊。

    “如今你的执念可还在?”血冥突然问他。

    陆心墨知道他的意思,不禁笑道:“我因她而生,这份执念融于神形,如何不在?但是执念不是爱慕,魔皇大可放心。”

    微顿,他握着茶杯的手指往里一收,低垂的眉眼染上了一抹温柔,“我已有心悦之人。”

    初次见面,他对白莲仙子的感觉格外不同,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情。

    那时的他以为那就是男女之情,但随着时光流逝岁月变迁,他见得多了,感悟得多了,也便明白过来。

    那不是男女之情,而是一种求而不得。

    这种求而不得来自陆世寒,并非他。

    他因这二人而生,却又脱离于这二人之外,他是陆心墨,是个独立的人。

    听了他的话,南浔颇为意外,心里却微微松了口气。

    如此甚好,她家男人可是个大醋缸。

    归顺于这杀戮魔皇之后,陆心墨同殇无言一样,当即放出神识,宣告归顺杀戮魔君,尊其为皇。

    魔域再次轰动。

    卧槽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笑面魔君和问心魔君先后归顺杀戮魔君,还尊其为魔皇!

    照这趋势,火羽魔君莫非也要归顺了,整个魔域岂不为杀戮魔皇统领?

    血冥和南浔离开后,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阿冥,你可感觉到了,问心魔君的院中似乎藏匿着一个人,只是此人藏于无形,我找不到位置。”

    血冥执起她的手,目光落入她的玉镯之上。

    空间里的小八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血冥嗤了一声,“不过是个储物的仙器罢了,比不上你这个。”

    南浔轻笑,“或许正是他口中的心悦之人。”

    两人离开巫山,前往流火峰。

    就在两人刚走后不久,陆心墨的庭院之中凭空出现一人。

    悄咪咪关注这边的小八瞬间卧槽一声。

    气运子苏未语?

    妈妈咪啊,这是什么神展开,气运子跟陆世寒的心魔?

    卧槽!他要疯了。

    陆心墨一拂袖,桌上的几杯热茶不见,换了两盏新的,他看向女子,淡笑道:“语儿,我方才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苏未语坐在他对面,刚才南浔坐过的石凳上,端起茶杯小口啜饮,瞥他一眼,“若今日是那白莲仙子一人前来,你还是这副反应?”

    女子相比百年前的冷漠多了几分人情味儿,说这话时语气明显带着一丝调侃。

    陆心墨微微摇头,笑问:“不若下次我再单独见她一面,同她再说一次,我对她并无爱慕之情?”

    苏未语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学着他的腔调来了一句,“我因她而生,这份执念融于神形,如何不在?”

    陆心墨突然执起她的一只手,道:“语儿,我本就是一团执念,除非我死,这执念才会散去,你想我死吗?”

    苏未语微微垂眸,“不过口头说说罢了,倒是你这肉身,我更为嫌弃,毕竟同别的女修欢好过,连孩子都有了。”

    说起这肉身的孩子,苏未语更是无语,那个叫陆时与的男人幼稚至极,总喜欢扮丑,那拙劣的易容术她一眼便识破了,也就那碧尘仙子被他骗得团团转。

    陆心墨颔首,“依你。等我修为再稳固一些,我便去鬼界借用那幽冥岩浆池,据说幽冥之火可重铸肉身,我若没有看错,他二人皆已用那幽冥之火重铸过肉身了。”

    苏未语想了想,长叹一声,“算了,你本就是邪物,我怕那幽冥之火伤你。”

    “语儿不嫌弃我了?”

    “嫌弃。但是任何事都不及你的性命重要,我便勉强接纳你好了。”

    陆心墨笑了起来,“语儿,这话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认识你,吾之幸。”

    苏未语:“认识你,吾之不幸,可我甘之如饴。”

    这头两人在打情骂俏,修真界那头的两人也在打情骂俏。

    小八通过神之眼找到了陆时与和夭小萌的身影,眼瞅着两人笑闹着笑闹着就吻上了,糟心的小八立马转换了画面。

    呵呵哒,夭小萌在浔大大的牵线下,果然把气运子的男人抢过来了,而气运子居然嫌弃陆时与幼稚,还跟他“爹”好上了,这剧情可真是……脱缰草泥马!

    小八努力回想了一下原世界走向。

    原世界的月华公子淡漠高冷,就跟现在的陆心墨一样一样的,陆时与跟气运子从相识到相恋之间磨合了很久,经历重重考验才最终走到了一起。因为气运子穿越以前受到过情伤,极不信任人。

    但现在,由于南浔和血冥大大的搅和,引起了蝴蝶效应。陆时与的性子只是略略跳脱了些,对夭小萌也改观得早了一些,三人的感情线就跟着发生了大变动。

    就在小八感叹世事无常的时候,火羽魔君也已昭告火羽州众魔修,尊杀戮魔君为皇。

    自此,杀戮魔君一统魔域,称杀戮魔皇!

    一统魔域后,两人马上去了修真界。

    听说夭小萌和陆时与已经在擎山坤云见证下结为道侣后,南浔颇为兴奋。

    “阿冥你看,命数也是可以改变的!”

    血冥环着她的腰,道:“是你改变的。”

    会面后,夭小萌和陆时与欢喜不已,齐齐行叩拜大礼。

    南浔打趣道:“行大礼就不用了,给我包个大红包便是。”

    “仙子,时与都跟我说了,以后我便同时与一样,称您一声师娘了。”夭小萌羞赧道,偷偷看了陆时与一眼。

    陆时与拉着她的手,感激道:“若非师娘当年牵线,我跟小萌或许此生就错过了,多谢师娘。”

    “唉?我可没有牵线,你们想多了。”南浔否认。

    陆时与和夭小萌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是不是师娘牵线,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岂会不知?

    夭小萌搬出几坛子桃花酿,拉着她最崇拜的仙子,大呼不醉不归。

    到后来,陆时与同血冥各自站到一边,看着自家的醉鬼。

    南浔笑呵呵地扭腰哼歌,朝血冥抛媚眼勾手指,“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夭小萌听了一遍就学会了,也跟着唱了起来,比南浔稍稍矜持一下,只给自己的道侣送了秋波。

    陆时与无奈扶额,血冥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南浔,薄唇微掀,一脸宠溺纵容之色。不管百年千年,她不变,他亦未变。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