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陆三少〕〔重踏花都修金仙〕〔久爱成疾〕〔寻宝全世界〕〔综漫之重建地府〕〔王牌自由人〕〔情剑风云诀之神琴〕〔我是机械大师〕〔同桌凶猛〕〔仙临大秦〕〔陆少缠婚,狠毒杀〕〔主神的崛起〕〔我的地下城没有问〕〔混迹在二次元的男〕〔西游除魔传〕〔无限从龙骑士开始〕〔走出海贼的虐杀姬〕〔警察攻略〕〔逆锋〕〔非凡教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22章 陆时与篇,日渐情深
    ,!

    有时候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陆时与想,如果不是师娘给了他那么一个任务,他跟夭小萌便没有后面的这些交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夭小萌是他最避之不及的那一类女修。

    长得美,却太娇柔了,像他的……母亲。

    其实,他的母亲是位温婉美丽的女子,可她把爱情看得太重,把父亲当成了她的天,因为患得患失便开始疑神疑鬼,最后变得嫉妒丑陋。

    这个女人把本该甜蜜的生活变成了一座牢笼,将自己困在了里面,也将他的父亲困在了里面。

    最后,活活困死了两人。

    人的一辈子很长,尤其修士,这一生除了爱情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他希望自己未来的伴侣可以是一个独立自强眼界开阔的女修。

    如果找不到,那便算了。

    与夭小萌短短几日的相处让他对其改观。那之后他才明白,有的人是不能光看外面的,她外表娇柔,内心却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子,她心中不止有小情小爱,更有修仙大道。

    有的人善良过了头,她的善良却恰到好处。

    她知道照顾他的自尊心,从不在他面前说他丑,遇到危险,她没有一味地维护他,而是等他对付不了的时候再出手相帮。

    她看到食人兽的幼崽也不会同情心泛滥,想着放那幼兽一马,因为她明白,这幼兽长得再可爱也只是吃人的妖兽,今日不杀它们,日后它们就会吞掉更多的修士。

    呵呵,她打架的时候也简单粗暴,但他有那么一瞬间却被这种简单粗暴所吸引。

    当她说自己喜欢坤云月华公子,要追那人的时候,陆时与被她的简单直白吓到了。

    她还说,那人看着让她很想欺负。

    陆时与听到之后哭笑不得。

    他在外人眼里清冷寡言,不易亲近,怎么到她嘴里就变成让人想欺负了?

    可是,当她说月华公子内心很孤独的时候,他却怔住了。

    他们见面不过两次,她竟从他眼底看到了他内心的孤独……

    他有对他多加照顾的掌门,有暗中爱慕他的众多师姐妹,还有在他生活最黑暗的时候给他温暖的神秘师父和不靠谱师娘。

    所以,他在孤独什么?

    后来一想,他似乎明白了。

    掌门的确对他多有拂照,但在他修为再无长进时,他的眼底只有失望,哪怕这修为停滞只是表象。

    这让陆时与明白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掌门对他的父亲寄予极大的厚望,父亲陨落后,他便把希望放在了这位爱徒的独子身上。当自己达不到他的要求时,他自然会失望。

    门派里的确有众多师姐妹暗中爱慕他,但这些师姐妹多是修为境界低下的女修,那些修为高的师姐妹们或许也会多看他几眼,却只是因为他出众的长相,和那让人唏嘘的便已雷灵根。

    若是要她们同他结成道侣,她们定是不愿意的。

    他也的确有师父和师娘,但因为门派关系,他同他们见面的次数极少。

    不管这些给过他温暖的人以后会变得如何,或者这些温暖伴随着何种目的,他都被温暖过。所以,哪怕看清一切,他仍然心存感激。

    只是,他会觉得孤独。

    为了掩藏这份孤独,他努力修行,二十岁的时候便已经步入了元婴境界,众人若是知道定要道一句资质逆天。

    可是,比起那些追捧,他更愿意韬光隐晦。

    看到那些平时瞧不起他的,亦或者那些可怜他的师兄弟们,在得知他的境界后露出震惊崇拜的表情,他会感到高兴吗?

    并不会,他只会觉得无趣。

    不过二十岁,他便已看尽了这修真界的人情冷暖,若不是师父和师娘,他大抵会成为一个内心沧桑的“老头子”。

    这份孤独他藏得如此深,夭小萌却看到了。

    她说喜欢他,陆时与初时震惊,随即觉得好笑,想她应当是被自己这副皮囊吸引,喜欢得很肤浅,但在听到这句话后,他被触动了。

    或许这世上真有一见钟情,不是喜欢一具皮囊,而是喜欢那具皮囊下的灵魂。

    她说:他修为低,没关系,有我。谁欺负他,我帮他欺负回去。

    她还说:他长得俊,我也不差,我们很相配。

    自信得可爱。

    陆时与突然有些期待起来,期待她要如何去追这个口中一见钟情的月华公子。

    同夭小萌分别之时,陆时与生出了一丝不舍之意,这让他颇为诧异。

    呵,倒是这丫头,走得潇洒至极。

    那时候的他在她眼里只是个丑八怪低境界修士,的确没啥好留恋的。

    她说要追他,陆时与便给她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只是他等了许久也没等到。

    坤云的门不好进,除非他自己离开坤云。

    两个月后,陆时与终于动了,主动同几位师兄弟一起下山历练,夭小萌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竟同他来了个巧遇。

    “陆道友,真巧。”她朝他笑道。

    陆时与心中哂笑。

    对,真巧。

    他不过换了个身份,夭小萌在他面前便矜持了许多,看起来的确是个温柔端庄的女修,配得上那碧尘仙子之称。

    可他见过她私下里的样子,她后面同他说话时,他便觉得甚是有趣。

    夭小萌大抵是想支开他身边的几个师兄弟,可是几次未果,她便干脆放弃了,也不避讳别人的眼光,逮着机会就同他说话。

    “陆道友可见过千年地黄精?”

    “陆道友知道刚才那头妖兽是什么境界等级吗?”

    “陆道友,听说你是雷灵根,你能驭雷吗?”

    “陆道友……”

    他身边好几个师兄弟,她却只问他一个人。

    不过几日,她的矜持就没了,哪怕她对他的异常关注引得其他师兄弟神色微妙,她也毫不在意。

    她表现得如此明显,就差将喜欢两个字说出口,以至于任何人都看得出,修真界已经小有名气的碧尘仙子喜欢上了坤云那个“少年天才”。

    “少年天才”这称呼不过一种讽刺,谁都知道他的修为一直停滞在筑基初期,而她那时已是金丹中期修为。

    在外人眼里,他其实是配不上她的。

    一个月的历练结束后,夭小萌终于找到了和陆时与单独相处的机会。

    女子微微垂头,脸蛋粉里透红,低声问他,“陆道友,你应该看出来了吧。”

    陆时与故作不解,问:“看出什么了?”

    夭小萌立马抬头,目光凶狠地瞪他,“我都追你追了一路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心悦你?给个话,你觉得我这人如何?”

    不等他回答,她便羞答答地自问自答了,“我觉得自己挺好的,修为高,脾气好,长得也好看,配你足矣。”

    陆时与眼里笑意一掠而过,正色道:“仙子自然极好,只是……我们相处时日甚短,彼此还不是很了解。”

    夭小萌逮着这话中漏洞,立马回道:“对,我也觉得我们相处时日甚短,所以我们不如多相处相处?”

    然后,她给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完美的建议,“不如陆道友每个月都出来历练那么三四日?”

    陆时与轻笑,在她呆住时微微点了下头。

    门派弟子下山实属常事,有的是为历练,有的是为采摘灵草,以此换取灵石,只要外出的时候报备给执事长老便可。

    就这样,两人相处的次数多了起来。

    随着他对夭小萌的了解越来越多,他便越来越喜欢这个真性情的女子。

    到后来,他竟已不满足那每个月的短短几日。

    月华公子是清冷矜持的,但丑八怪余日寸却不是。

    以前外出,他都用面具遮掩身份,后来他不喜欢戴面具了,改为用余日寸的身份四处晃荡,寻求自己的机缘,也期盼着能与夭小萌来个巧遇。

    可惜,老天爷偏偏不让他如意,他确实巧遇了一个人很多次,但那人却不是夭小萌,而是——

    苏未语。

    几次巧遇,苏未语表现出的杀伐果断让陆时与十分欣赏。

    不过,大抵是因为心里已经先装了一个人,不管后来再如何巧遇这苏未语,心中再如何欣赏她,他对苏未语都没有更深一步的感情。

    最后一次巧遇,苏未语同他说,她一眼就识破了他的乔装,他真的是幼稚至极。

    陆时与觉得,这女人实在不可爱。

    亏他一开始觉得这人有趣,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还冒出过一个想法:如果他以后有道侣,一定要像这苏未语一样睿智冷静。

    这女子的确睿智冷静,但要真找她这样的做道侣,他日后估计得累死。

    小萌那样的多好,杀伐果断有,温柔小意也有,他喜欢的样子,她都有。

    他对她不是一见钟情,却日渐情深。

    十年后,夭小萌步入元婴境界,成为擎山第七十三峰峰主。

    然后,一身碧衣的女子直接冲上了坤云,对着坤云高声道:“陆时与,我以擎山第七十三峰为聘,前来求娶你做我道侣,你答应不?”

    那声音以灵力放大,响彻整个坤云。

    那一日,陆时与成了整个坤云的笑柄,可是陆时与本人却开怀大笑。笑过之后,他彻底恢复自己元婴巅峰大圆满修为,朗声应道:“我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