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23章 殇无言篇,悍妻小魔狐
    ter

    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padding-bottom:10px;/td

    /tr/table

    殇无言是个风流胚子,他之所以这么风流,起来也是有原因的。

    殇无言还在凡人界的时候,是个富商之子,他爹挣的金子多得能用箱子抬。

    人一多就喜欢显摆,他所在的那个国家,女人的多少便是一个男人成功的标志,他爹娶了他娘之后,先后往屋里抬了不下十个

    姨娘,是当地最牛掰的男人,堪称人生赢家。

    因为当地风俗,他娘很是贤惠端庄,他爹往府里抬女人的时候,他娘比谁都高兴。

    那个时候殇无言还是个屁孩,七岁大,平时最大的爱好除了玩金子就是看美人。

    他受到爹娘的影响,心里对女人不大重视,觉得男欢女爱之事实属平常,女人就是用来取悦男人,外加相夫教子的。

    八岁时,殇无言被修真界来的仙长看中,辞别凡间爹娘,自此踏入修真界。

    他走时,他爹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是殇无言却撇撇嘴儿。

    他老爹那么多女人,等到日后有了其他儿子,哪里还想得起他?

    殇无言时候的三观本来就歪了,熟料后来又拜入了合欢派。

    这合欢派听着是修真大派,但其实很多修士都看不起合欢派弟子,只因合欢派里的风气实在不好。

    门派里的师兄师姐们在不缔结道侣的情况下便双修了,这几天跟这个双修,过段时间又跟那个双修。

    句难听的,这跟花楼里的姑娘和倌有何区别?

    殇无言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又如何指望他长成一个多正直的苗子。

    他生得好,才十五六岁便已迷住了不少师姐。

    但殇无言精明极了,十五岁打算给自己破身的时候,找的是他们合欢派一位长得最好看的师姐。

    一晌贪欢,自此,荒唐不断。

    合欢派的双修讲究个你情我愿,他也极有风度,从不吃强扭的瓜。

    后来,他大了些,对此事也愈发挑剔,并非谁都可以,而是精挑细选。

    殇无言很怕女人缠上他,他喜欢的是百花丛,并不是花丛中的任何一朵。因而,就算主动勾搭别的女修,他也会先观察对方是

    哪种人。

    专情痴情的他不惹,青涩苹果他也不惹。

    他从未想过自己也有失足的一天。

    入魔道之后,他行事愈发张狂肆意,魔域的女修也比修真界放得开,他可以随便撩拨,但她们也更贪婪,企图从那一晌贪欢中

    得到什么。

    作为一个合格的情人,殇无言会善待每一位同他有过关系的女修。

    到底,这也不是一个交易而已,谁也不比谁高尚。

    成为笑面魔君之后,他有了更多的美酒和美人儿,但他从来不留人共眠。

    他偶尔会想,有没有那么一天,他会允许女人跟他同床共枕,当他午夜梦回,都能看到身边躺着同一个人。

    那想法不过一瞬而过。

    他自嘲一笑。有谁会爱上他这样风流多情的男人,会陪这个风流多情的男人白头偕老?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厌恶自己,何况别人。

    奢望有个女人陪在他的身边一辈子,还不如奢望墨儿永远陪着他。

    它是他的魔宠,它又这么喜欢黏着他,或许,他们真能相伴一辈子。

    那晚,他不心喝多了,迷迷糊糊中看到前面站着个浑身**的美人儿。

    她长得跟宫殿里的那些女魔修都不一样,清纯中透着一丝妩媚,正含羞看着他。

    殇无言记得,屋子里并没有女人,因为之前的美人被凶悍的墨儿咬了一口,离开了。

    魔宫里的侍女都知道,他最宠这只魔狐,就算被它咬下几块肉,她们也不敢多一句。

    可是,如今墨儿不见了,屋子里却偷偷潜入了一个女魔修。

    还不用他动手,自己就先一步衣衫尽褪。

    殇无言轻笑一声,一把将美人儿搂入怀中。

    那美人儿吓了一跳,伸手推他,“别,我是……”

    下一瞬他已经堵住了她的嘴。

    美人儿瞬间瞪大了眼,怔愣了好一会儿后,开始慢慢回应他。

    她的生涩让殇无言很喜欢,虽然觉得整个魔宫里的女魔修都不可能保留着元阴,他还是被她取悦到了。

    后来,她半推半就地同他行了鱼水之欢。

    他震惊,她竟真的保留着元阴之身。

    但一瞬的震惊之后,女子已羞涩地抱住他,声音轻柔地唤他主人。

    听着她的声音,殇无言本就有些晕乎的脑子忽略了其中的各种疑点,将这场鱼水之欢进行到底。

    一夜过后,他还在想,以后这段时间就把她留在身边,他喜欢她的青涩和那双灼热的眼睛。

    然而,等他亲眼看到怀里的女子变回双尾魔狐后,他的脑子里轰隆一声,彻底空白。

    还是一团,但那一团居然做出了人性化的娇羞表情,爪子踩在他大腿上,口吐人言:“主人,昨天晚上墨儿好害羞

    ,也很开心,难怪主人总是同她们做这种事,真的很……但是以后主人只能跟我做这种事儿,墨儿的元阴都被你采了,你可

    得负责。”

    殇无言看着蹲在大腿上的那只魔狐,一脸懵逼。

    声音跟昨晚上那娇羞美人儿……一模一样。

    然后,他可耻地逃了。

    几天避而不见,佯装忘了那事儿,等到后来避无可避,他便故意当着她的面同别人卿卿我我,希望让她看清他的风流本性。

    殇无言不是没有注意到她受伤的表情,但他还是狠心地视而不见。

    他以为自己是为了墨儿好,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他有多伤她的心。

    那天,她哭着问他,到底喜不喜欢她,不喜欢为何要那般对她,难道在他眼里,她同那些女人是一样的?

    殇无言多情了无数次,独独绝情了那一次。

    他不喜欢,那一晚,她同那些女人是一样的。

    然后,她不见了。

    他的魔狐离家出走了,足足五年没有回来,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等她走了,他才开始后悔。他开始回想以前的点点滴滴,回想她黏着他的样子。

    后来,他才明白,他可能真的对她动情了,只是他不敢喜欢她。

    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又如何让这样的自己去爱别人?

    五年的空虚寂寞让他性子变得喜怒无常,他不再喜欢美人,唯有美酒相伴。直到南浔和腾血冥来访,两人之间浓厚的感情让他

    愿意尝试一次。

    或许,为了他的墨儿,他可以把自己变得更好。

    殇无言找到墨儿的时候,她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中。

    他大惊失色,心脏骤停。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自己入魔当日的情形,合欢派对他无情,唯有她不过一切地护着他。

    原来,从那时起,她在他心中就已经无可替代。

    殇无言用了足足五十年才将墨儿的身子彻底养好。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殇无言,你今天是不是看那个女魔修了?我看你眼睛都黏她身上了——”气鼓鼓的墨儿叉腰大吼,模样凶悍至极。

    殇无言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笑呵呵地道:“怎么可能,在我心里你最美了,别的女人都不及你一根脚趾头。”

    墨儿立马喜笑颜开。

    殇无言欺身而上。

    这种时候什么都不用多,来一场抵死缠绵的欢爱,用身体告诉她,自己只对她感性趣。

    他娶了个悍妻,但是她很好哄,他很爱她,以后或许会越来越爱。

    ter

    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