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少撩妻99式〕〔天下为聘:重生娇〕〔人道崛起〕〔我的老婆是女帝〕〔女总裁的神医兵王〕〔重生肥妻:首长大〕〔美女租房〕〔重生之战神吕布〕〔全能影后撩夫记〕〔重生八零撩人军婚〕〔烽火佳人:少帅的〕〔都市杀手行〕〔都市医尊〕〔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电影彩蛋收集者〕〔超级科技学院〕〔宇文川白书〕〔超级吞噬系统〕〔三国第一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027章 浔浔,可算找到你了
    南浔后悔了,她不该让小八帮助她开“千里眼”的,明明都做好被吃的准备了,可方才看到了妖王吃人的实况直播,她宁愿一刀子捅死自己提前上天,也不想被妖王吞咽入腹。

    铃铃铃,铃铃铃铃。

    醉离家族外的测妖玲突然在沉静的夜色中响了起来,震动剧烈。

    众人被惊醒,很快便有各种灵兽的嘶鸣声响起,饱含畏惧。

    “不好,有厉害的妖兽闯入——”不知哪个长老大喝一声,紧接着便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慌乱的叫声。

    南浔猛然直起腰,“卧槽小八!别告诉我是妖王寻上门来了,他不是在魔域寝宫吗?!”

    虚空兽解释说,“有一种玄技叫做瞬移,意思就是,眨眼间他就能破碎虚空到达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南浔:……

    虚空兽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吭声,南浔估摸着妖王已经到了。

    在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画面,最终定格在“醉离萱”被他生吞的那一幕上。

    双脚如同灌了铅似的,真是想动都动不了。

    于是,她眼睁睁地望着前方,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眨,眼里噙满了泪花……

    被吓的。

    眼前的夜色轻微搅动了一下,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袍男人出现在南浔面前。

    男人纤薄的嘴唇微微一咧,温柔地对她道:“浔浔,可算找到你了。”

    南浔的眼泪流得更凶了,她望着男人,轻喃出声,“血冥……你终于来了……”

    两人慢慢朝彼此走去,深情凝视,然后齐齐探出了手。

    一只手颤抖着想触碰对方脸颊上的鞭痕,另一方手却直接掐住了对方纤细白皙的脖子。

    南浔被掐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喉咙被扼住,对方再稍稍用力,那脖颈就会被咯嘣一声掐断。

    “浔浔,本王对你不好么?为何要背叛本王呢,嗯?”血冥凑近她耳畔,低沉的嗓音带着蚀骨的森寒。

    南浔想解释,但是特么的被掐着脖子声音都是破碎的,“冥……没……没有……背叛……”

    “浔浔,记得本王曾经说过的话么?若你不听话,本王便将你一口、一口地吃了。”血冥温柔地道,掐住她脖子的大掌慢慢松开。

    南浔得以喘气,剧烈咳嗽起来,可就在对方松手的下一秒,男人猛地低头,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狠狠地、狠狠地撕咬下了一块皮肉。

    南浔痛得眼泪唰唰直流,却愣是忍着没吭一声。

    血冥嚼动着嘴里的血肉,纤薄的唇被血色浸染,艳丽至极。

    “冥,我没有背叛你,为何你不信我……”南浔无声哭泣,话语中满是委屈。

    她是真委屈,明明啥都没做,结果所有的锅都让她背了。

    血冥张嘴,两颗尖锐的毒牙深深地扎入模糊的血肉中,准备再咬下一块肉,听到女子的辩解,他轻哧一声,冷声嘲讽,“浔浔,你我日夜相处,能神不知鬼不觉给我下巫毒的人,便只有身为驭兽族人的你了。那巫毒可真是厉害啊,竟能冻住本王大半修为,本王被那九心缚魔牢笼困住,在里面呆了两月有余,你可知那两个月本王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说着,他声音陡然一沉,“而这一切,全都拜你醉离萱所赐!”

    “浔浔,本王是真的喜欢你,但你如此算计本王,难逃一死。本王思来想去,不如将你吞咽入腹,这样我们就能合二为一了,浔浔,你说可好?”

    南浔的身子止不住轻颤起来,先前那种虚弱感又袭上来了,这个时候尤为强烈。

    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昏过去了,于是她一手狠狠地掐住了男人的手臂,一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胸膛,喘着气解释道:“血冥,我不知道你为何中毒,更没有将魔域的防御布置图泄露出去,我与你日日呆在一起,从未踏出寝宫一步,又如何知道魔域的防御布置?冥,知道你被抓后我很担心你,真的很担心你……我好害怕你死,好害怕……”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低泣出声,“我不是人族口中大义凛然的奇女子,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你活着回来,冥,你信我,信我啊……”

    血冥看向她的目光先是嘲讽不屑,接着漠然,最后他竟是慢慢瞪大了眼,目中浮现出惊恐之色。

    南浔觉得对方的表情很奇怪,莫非是她刚才表演得太煽情,血冥终于相信她了。

    脑子有些沉,有什么液体顺着口鼻流了下来,南浔一怔,不禁伸手摸了摸。

    血。

    她的鼻子和嘴巴都流血了。

    眼前一阵模糊,眼角也留下了两行血泪。tisl

    “我、我这是怎么了?”南浔不解地问。

    “血冥,血冥,我头好晕,眼睛也看不清你了,我好累,好想睡觉啊……”

    南浔抓住血冥胸膛的手不知不觉中松开,身子也慢慢地往后倒了下去。

    血冥猛地伸手勾住了她的腰肢,将她狠狠地抱回了自己的怀里,声音带着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惧怕,“浔浔!浔浔……”

    血冥打横抱起南浔,正欲离开,却见院子外火光通明。

    嗅觉灵敏的灵兽闻到了大妖的味道,领着醉离家族之人围了这处院落。

    众人只以为是魔域的什么妖兽将领,却不想竟是妖王他本人!

    “妖王不是被关在青龙大人的九心缚魔牢笼里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首的长老又惊又惧。

    这九心缚魔牢笼乃二十万年以上龙骨和龙筋所制,还是用极其罕见的天火锻造的,铸成之后又加了数道上古禁制,乃是龙族的圣阶宝器!妖王竟这么容易就逃脱了??

    “萱儿!”人群中一美妇人惊叫出声。

    妖王怀里的女子生死不明,七窍流血,肩膀之处血肉模糊,鲜血顺流而下,染红了白裙,看起来十分凄惨。

    “你这孽畜!将我女儿如何了?”醉离家主醉离磬石神色大变,暴喝一声。

    醉离萱她娘看到醉离萱已经被妖王吃了几口,直接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