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028章 矮油,演技不错哦
    血冥本欲一把火将这整个醉离家府邸都烧得一干二净,却在看到这中年男子与怀中女子有几分相似的相貌后手下留情,大掌挥过,一团黑雾朝为首的那几个老头袭去。

    在黑雾包裹住几个老头后,几个老头周身不点自燃,尖叫连连。

    众人连忙灭火,再抬眼之时,那一身是血的妖王已经带着生死不明的女子离开了。

    “家主!几位长老已经、已经……”一人悲痛出声。

    众人悲愤欲绝地看着眼前的几堆黑灰,几位长老竟直接被那妖王的赤血黑雾烧成了灰烬!

    醉离萱她爹醉离磬石狠狠握了握拳头,一字一顿地道:“妖王杀害我宝贝女儿,还活活烧死了我醉离家族的五位长老,此仇不报,我愧对列祖列宗!更愧对所有的驭兽族人!自此,妖王将是我所有驭兽族人不共戴天的仇人,我醉离磬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这孽畜铲除!”

    南浔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妖王怀里。

    那人一双血瞳一转不转地盯着她,先前那恨不得将她撕咬吞咽入腹的蚀骨恨意已经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灼热如岩浆般的爱意以及浓浓的懊悔。

    南浔缓缓抬起手,触碰上男人脸上血肉外翻的伤口,有些心疼地道:“几日不见你,你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不过没关系,在我眼里,你还是跟我初见你时一般俊美。”

    她的声音很轻,仿佛随时都会睡过去,嘴角轻轻一勾,令那苍白的脸颊多了一分生气。

    血冥也跟着勾了勾唇,“是我忘了,浔浔最喜欢我这张脸,我不该顶着这副鬼样子来吓你。”

    说着,他大掌上氤氲了一团黑雾,朝脸上覆去,等到黑雾散去,那张满是伤痕的脸又变得俊美如妖神。

    南浔轻笑一声,伸出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脸,“你呀,我又不嫌弃你,你应该先把身上的伤处理一下。”

    “好,都听你的。”血冥道,声音难得的低缓柔和。

    他将身上的伤口全部治愈,只是胸口之处的伤似乎有些重,治愈的时间用得久一些。

    于是,察觉到不对劲儿的南浔一下子扒拉开他的衣服,看到了胸口之处一个刺眼的血窟窿。

    “血冥,这里是丹田之处,莫非他们掏了你的……兽丹?”南浔心疼地掉下两行清泪,忍不住轻轻抚摸着那血窟窿,“他们怎么能、怎么能……”

    血冥摸了摸她的头,在她鼻尖上和没什么血色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低声道:“浔浔别担心,即便本王身中巫毒,他们也休想轻易重伤本王。本王的兽丹没有丢失,只是暂时放在了别处。”

    微顿,他目光深沉地盯着南浔,问:“浔浔,你可知你中了巫毒,且时日已久?”

    南浔诧异地瞪大了眼,“冥,你说什么?我中了巫毒?我何时中了巫毒?”

    血冥轻抚着她纤细的脖子,这脆弱的地方他只要稍稍有用力便能将其掐断,可怀里的女子却丝毫不觉,将自己所有致命的弱点暴露在他的面前。

    这个女人啊……为什么就要招惹他呢,他不会放过她的,他绝不会放过她,她这一辈子都休想离开他。

    “冥,你说话啊,到底怎么回事?”南浔摇了摇他的胳膊。

    血冥看着她,动作温柔地将她鬓前一缕碎发别至耳后,淡淡道:“我一直在想,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给我下了巫毒,虽然想不起但干这事的总归是你,所以我以为你是恨不得我死的,那个时候我很生气,气得想将你吞到肚子里,这样你便再也不能骗我了,可是在发现你也身中巫毒之后,我才明白过来……浔浔,你在来魔域之前身上便被下了一种厉害了得的巫毒,我日夜与你欢好,你身上的巫毒便也传给了我。”

    说到后面,血冥一双血瞳里充斥着嗜血杀意,周身也缠绕着阴郁的暴戾之气。

    南浔听到这话,在心里卧槽了一声,“小八,我要你何用?我中了什么见鬼的巫毒你居然都不知道!”

    虚空兽干笑一声,“本神兽虽然神通广大,但并不是全能的。这醉离家的巫毒连医师都查不出来呢。”

    “你居然说话了?”南浔诧异。

    虚空兽哼了一声,“妖王都伤成狗了,连那颗碉堡的兽丹也喂你吞下,他如今饶是有四只眼四只耳也察觉不到我。”

    南浔一怔。

    血冥将兽丹给她服用了?

    向来怕妖王怕得要死的小八居然不怕他了,那他该伤得如何严重?

    南浔望着眼前的男子,忽地问道:“冥,那你身上的巫毒……”tisl

    血冥微微笑了笑,道:“浔浔放心,已经解了。”

    南浔松了一口气,却在想起什么后,脸色微微一变,立马追问道:“兽丹呢,你的兽丹到底在哪里?”

    血冥抿了抿嘴,淡淡道:“这个不用浔浔担心,总之我无事。”

    南浔突然就红了眼睛,问,“是不是放在我体内了,是不是?你说啊?”

    血冥沉默。

    “你拿回去,我不要!我不要你的兽丹,你给了我,你怎么办?你明明伤得这么重……我不要,你拿走,你快拿走……”南浔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态度决绝,望着血冥的目光满是心疼。

    虚空兽小声嘀咕一句,“演技进步神速哦,回头给你颁个新锐女演员奖。”

    南浔心疼的表情差点儿破裂,好在忍住了。

    血冥将女子眼里的心疼之色尽收眼底,抱着她的手臂陡然间收紧,一低头便狠狠吮住女子的唇瓣,贪婪地不知餍足地索要起来。

    “唔……唔唔唔……”南浔卯足了劲儿地去推他,好不容易得以喘息,连忙低喝一句,“你若不把兽丹拿回去,以后休想再上我的床!”

    也不知这句话哪里取悦了妖王,竟令他愉悦地低笑出声,沉沉的笑声带动着胸腔震动,通过紧贴的肌肤传到南浔耳中,心情也被感染得好了许多。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南浔有些羞恼地道。

    血冥边笑边震碎她的衣裳,二话不说便将她打横抱到了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