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之恋,项链爱〕〔王的二次元〕〔三界主宰〕〔美女总裁狂保镖〕〔三界微信群〕〔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游戏世界旅行者〕〔我有一座军火库〕〔皇家宠婢〕〔乡村兵王〕〔婚婚欲动总裁霸道〕〔极品姐姐领进门:〕〔养个狼人当宠物〕〔侠女来袭:本王妃〕〔先宠后爱:老婆大〕〔萌宝上线:爹地,〕〔我的老千之路〕〔李强寻美记〕〔器焰嚣张〕〔冥界典刑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040章 他死了,就在三天前
    咕噜噜……

    南浔挣扎了几下,那股怪力将她整个拉入了水中,直到脑袋也完全没入。

    呼吸开始变得不畅,嘴里不断有泡泡吐出。

    南浔隐约听到岸上有人大叫出声,叫的是白沫的名字。

    就在她意识一点点变得混沌不清的时候,似乎有人揽住了她的腰,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然后是给她一线生机的氧气。

    南浔下意识地抱住了对方,贪婪地汲取着对方输送过来的氧气。

    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无奈的轻叹,带着无尽的包容和宠溺,占据了她最后一丝意识。

    南浔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醒了醒了,白沫你没事吧?”旁边的人急切地问道。

    南浔摇摇头,有些懵地看着抱着她的男人,“你救了我?”

    这人长得很帅,闻言他微微颔首,一脸关怀地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了?我是白驹缘的哥哥白溪烨,刚才你落水了,把大家吓了一跳。”

    南浔连忙看向远处的池塘,“刚才那个落水的小男孩呢?”

    蒋文文的表情有些怪异,“白老大,你在说什么啊,那池子里哪里有什么小男孩,我就光看到你魔怔似的,飞快地冲了过去,噗通一声就跳下去了。”

    南浔怔怔地道:“可是我真的看到一个小男孩落水了,我跳进去就是为了救他。”

    周围的人静了一瞬,随即哄笑起来。

    白溪烨直接用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关切地道:“你是不是有些中暑了,所以看花眼了?”

    南浔被众人送到农舍休息,众人都说她看花眼了,她自个儿想了想,可能真是她……看花眼了?

    南浔想了想有些后怕,她的外挂小八这会儿还在沉睡,若是这期间她真出个事儿,那就玩完了。

    稍微坐了一会儿,南浔便去厨房帮忙了。

    突然想起什么,南浔连忙问旁边的蒋文文,“都这会儿了,付宇还没来吗?”

    蒋文文先是回想了一下,随即有些诧异,“你是说那个怪胎?”

    刚说完她就捂了捂自己的嘴,笑嘿嘿地道:“我错了,我不该随便给人取外号,不过这几年我没有这隐形人的消息,不太清楚他的近况,不过这种人,就算班长拉下脸给他打了电话,他也不一定来啊。”

    南浔微微蹙了蹙眉,她又多问了几个人,却发现这几人全都不知道付宇会来,就连班长也有些诧异,说他根本没有联系付宇,不仅如此,就连南浔今天会来他也有些意外。

    “我以为是其他同学通知你的,毕竟我打探许久也没有打探到你的消息,至于付宇——”

    班长顿了顿,目光中闪过一丝羡慕之色,“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当初还是一副怂样的付宇现在可是思沫集团的大老板,我听说他大二就开始创业了,毕业之后,公司已经被他经营得风生水起。”

    在场的人不禁啧啧出声,觉得很不可思议。

    在他们的印象中,付宇就像一个怪胎,他从不跟任何人说话,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似乎将整个世界都与自己隔离了开来。

    事实上,很多人私底下都在怀疑,付宇可能有重度自闭症,据说这种人最可怕,千万惹不得。

    “班长,付宇现在混得这么好,你怎么不请他来聚一聚啊?”蒋文文连忙问。

    班长讪笑一声,“高中的时候我鸟都没鸟他一下,现在突然给人打电话,是不是不太好?”

    旁边的人不禁取笑他,“瞧瞧你现在这副怂样儿,哪里还有一点当年班长的派头。”

    众人笑笑闹闹起来,南浔扯了扯嘴角,却笑不起来。

    上次那通电话,她得到了一个确切的信息,那就是付宇一定会来同学会,可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仍然不见他的踪影。

    南浔没想到,众人没有等到付宇,却等到了秦佳。

    她是开宝马来的,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脸上的妆很淡,却很精致。

    南浔对秦佳心存感激。

    高中的时候,南浔生活困难,所以没事就去附近打点零工,但因为她年纪不够,人家都不敢收,后来还是跟前的这小丫头帮了忙,才让她去什么咖啡店西餐厅端盘子。

    就算端盘子,她的逼格也高了好多。tisl

    听说秦佳的家里跟付宇家的关系不错,两家时常走动。

    秦佳摘下墨镜,目光扫视了一周,最后落到南浔身上时,一脸的诧异。

    “白沫,你竟然也来了?”秦佳盯着她看了很久。

    南浔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解释道:“我接到了付宇的电话,他告诉了我地址,所以我来了。”

    却不想秦佳听了她这话,双眼陡然瞪大,闪过一道惊惧之色。

    不过她这会儿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其他人已经都围了过来。

    算上秦佳,除去付宇,高中同学差不多都到齐了。

    农家乐的老板上了满满的一桌子菜,众人开始吃吃喝喝,有说有笑。

    秦佳没有说话,一直到饭局结束,她突然把南浔叫到一边闲聊起来。

    “白沫,我们找了你很久。”

    她说的是我们。

    秦佳来之前,大家的近况,南浔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听说,秦佳跟付宇念的本市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付宇是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考进去的,而秦佳是家里砸了钱送她进去的。

    “当初你说走就走,真的一点儿音讯都不给我们留下,人海茫茫的,我们又能去哪里找……”秦佳淡淡道。

    不知道是不是南浔的错觉,她觉得秦佳对她的态度有些奇怪,好像有些怨忿。

    但这些年她们毫无交集,这一丝怨忿又从何而来?

    秦佳突然盯着她,目光透着一丝凉意,“白沫,你知道吗?”她问,然后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扔出了一颗深水炸弹,“付宇死了。”

    “就在三天前,出车祸死的。”她冷淡地补充道。

    南浔的双眼猛地瞪大,觉得自己可能听到了什么笑话。

    明明前天,付宇还给她打了电话,跟她有说有笑地聊了那么久。

    莫非……有人在恶作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