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恶魔先生〕〔独家占有:陆少宠〕〔假面骑士之空我的〕〔世界级BOSS〕〔九零军嫂很凶萌〕〔霸主萌宠:墨爷养〕〔快穿:炮灰女配要〕〔一拳正义〕〔美女的最强医仙〕〔海贼盖伦〕〔联盟之佣兵系统〕〔帝少惯宠:夫人太〕〔时尚大佬〕〔超神天才系统〕〔斗罗之逍遥山庄〕〔LCK之职业女选手〕〔禁区之唯一传说〕〔我被系统托管了〕〔跨界永恒〕〔卫临巅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078章 这态度,像养小情儿
    厉琛目光淡漠地盯着那不断求饶的人,语调不急不缓地道:“你父亲的确跟了老爷子不短日子,但他难道没有告诉你,我厉琛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打着厉家的名义做一些龌龊事?厉家的产业早就洗白了,如今厉家由我当家,你现在却弄上这么一出,简直是在打我的脸。”

    那声音明明是平淡无波的,却让人觉得比看到他雷霆暴怒还要可怕。

    咚咚咚。

    那人一边求饶,一边用脑袋磕地,一会儿就磕得头破血流。

    厉琛突然起身,他将怀里的女孩放在椅子上坐好,自己不紧不慢地踱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不听话的人。

    旁边那个领路的中年人见他伸手,立马就将一把两寸长的刀子递了过去。

    厉少用指腹试了试这刀刃,不过是轻轻划了一下便出血了。

    很锋利。

    地上的人看见他手里的刀子,吓得一个劲儿往后缩。

    厉琛慢慢走近他,蹲下了身子,高级定制的皮鞋在灯光下发着锃亮的光,就这么停在了那人面前。

    厉琛看着他,淡淡地道:“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亲自动手,免得其他人笨手笨脚弄疼了你。”

    顿了顿,他眼睛微微眯起,“放心,不取你性命。”

    男人手臂一挥,一道银光在空中闪过。

    “啊——”那人惨叫一声。

    刀子一点儿不差地,狠狠地扎入了地上那人的手掌心,刺了个对穿,还来回地转了几下。

    血肉被磨割的声音清晰可见。

    噗嗤一声,男人将刀子又拔了出来,刀子带出的血溅了他一脸。

    他毫不在意,动作熟练地挑断了那人的手筋,然后才将那刀子扔到了地上。

    哐当一声,沾满了鲜血的刀子落在地上还弹了一下。

    旁边立马有人给男人地上一块干净的锦帕。

    男人接过来,一点点将脸上不小心溅上的血渍擦干净,最后将那没有沾血的双手也细细地擦拭了一遍,连指缝儿也没有错过。

    脏污的锦帕被他随手扔到地上,恰好盖在那染血的刀子上。

    厉琛看向坐在软椅上呆呆看着他的女孩,走过去温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十分温和地问道:“宝贝儿,吓到了?”

    南浔轻轻地咽了一下口水,“还、还好。”

    被吓到还不至于,毕竟她是见过妖王吃人厉鬼剥皮场面的人,她只是有些意外,在她眼里,厉琛一直是跟外面很冷漠内心很温柔的爸爸,但刚才那快准狠的一幕完全颠覆了她对厉琛的印象。

    头上亲昵地揉着她的那只大掌,对,就是这只,前一秒还刺穿了一个人的手掌,挑断了那人的手筋。

    南浔总觉得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么一想着,头上那温柔的触感竟让她心里发毛。

    南浔突然抱住了厉琛,闷闷地道:“爸爸,我们回家吧,我想回家了。”

    “好,都听宝贝儿的。”厉琛顿了顿,嘴角微微掀了起来。

    他有些意外,这种情况下,他的宝贝儿第一个做法竟然不是推开他,而是主动抱住了他。

    就是这小身板有些抖,不知道是不是吓坏了。

    厉琛将她一把扛到背上,往外走。

    南浔惊呼一声,连忙道:“爸爸,我又不是没腿,你干嘛老抱我或者扛我啊,你这样惯着我,我以后自个儿都懒得走路了。”

    厉琛低笑出声,“爸爸以为你腿软了,宝贝儿若是以后不想走路,爸爸可以抱你扛你一辈子。”

    “爸爸说反了,日后等爸爸老了,我来抱爸爸才对。”南浔立马道。tisl

    南浔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挺贴心的,却不想厉琛听了这话,那张帅脸唰一下就黑了下来。

    厉琛很温柔地问:“宝贝儿,你觉得爸爸很老?”

    南浔觉得问出这话的厉琛特别幼稚,但人家是**oss啊,说啥都是对的,于是她连忙回道:“爸爸,你当然不老了,爸爸才28岁,还算得上小鲜肉呢,而且爸爸可是所有女人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爸爸可帅了,我还没见过比爸爸更帅的男人,什么当红小生超级名模,简直跟爸爸没法比……”

    厉琛的脸色稍微好了点,但还是有点纠结刚才的问题,“那宝贝儿觉得爸爸跟你比老吗?”

    南浔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他,厉琛没发烧吧?怎么问这种脑残问题。

    莫非是自己刚才那句话刺激到他了,他不想变老?

    南浔想了想,说,“爸爸,人总要变老的嘛,爸爸也就比我大十三岁,爸爸变老的时候,我也差不多变老了……”

    厉琛将她塞到了车里,两人很快就开车走了。

    先前那带路的中年男人全程躬着身子,直到车子开远了,他才直起了身子,然后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今儿厉少只要了那人一只手,这完全不像厉少的作风,若搁在以前,便不是要一只手那么简单了。

    这人微微皱了皱眉,他也是后来听到那女孩叫爸爸才知道了女孩身份,原来这就是厉少那位含到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千金,只是——

    厉少这态度,哪里是养女儿啊,分明是在养一个……小情儿。

    南浔跟厉琛在车上父慈子孝地打闹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南浔连忙将她厉琛粑粑的手抓了过来,找到了那根还有血珠子往外沁的手指头。

    “宝贝儿,没事,只是小伤——”厉琛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了,因为他的宝贝儿突然将他的手指头含进了嘴里。

    湿热的包裹让厉琛的眸色顿时变得幽深起来。

    南浔吮了吮,然后将指头取出来,笑吟吟地道:“好了爸爸,现在已经不流血了。”

    厉琛正在看她,那目光看得南浔心里毛毛的。

    南浔连忙问在心里小八,“难道我刚才做得太狗腿,被厉琛发现我在刻意讨好,所以不高兴了?”

    虚空兽打了个哈欠,“想多了,我能感受到你厉琛粑粑的血液在沸腾,应该是高兴吧。”

    南浔有些惊讶,“小八,你还能感受到别人的喜怒哀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