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契约者〕〔娇妻似火:隐婚总〕〔美女总裁的透视高〕〔妖女受死〕〔我的拖鞋成精了〕〔神级大账号〕〔域王神主〕〔逆世魔尊〕〔超凡贵族〕〔我得拯救世界〕〔重生最强纨绔:邪〕〔通天帝尊〕〔极品小相师〕〔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096章 慢点儿,我害怕
    “卧槽!不好了不好了,刚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厉琛粑粑的黑化值咻的一下蹿到100了!”虚空兽突然鬼叫一声。

    正在路边吃大碗面的南浔被它这一声鬼吼吓得差点喷出嘴里的面。

    “大惊小怪的,又不是恶念值反弹到100了,黑化就黑化吧,我在意的是恶念值。”南浔不紧不慢地抽了一张纸,动作优雅地擦了擦嘴。

    大惊小怪的虚空兽:……

    虚空兽再一次被南浔强大的内心给征服了。

    它觉得南浔可能不太懂“黑化”两个字的意思,反正到时候遭罪的是南浔不是它,南浔不在意它还在意个毛?

    虚空兽以前总觉得南浔特别傻,可是你说她傻吧,她逃跑的东西还准备得一套一套的,她没敢拿厉琛给她的各种金卡,只揣着张一百块钱走人了。

    南浔先甩掉暗中盯梢的尾巴,然后去找了曾有一面之缘的李蓉蓉,这女人现在可不得了呢,已经是视后了,李蓉蓉给南浔准备了一个假身份证,还提供了一小笔钱。

    这笔钱南浔什么都不干光吃吃喝喝就能用上个至少十年,可是南浔为了躲避厉琛,专吃这些路边摊,厉琛怕是死都想不到,他娇生惯养的宝贝疙瘩放着山珍海味不吃,去吃这些玩意儿。

    不止这些,南浔还换了个发型,一头披肩的长发变成了齐肩学生头,穿着发旧的连衣裙,戴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看起来木讷得很。

    任谁都想不到,这会是一个月前的厉小南。

    吃饱喝足的南浔直接拎着包前往目的地,s省有名的风景名胜区。

    虚空兽说,“你这败家子儿,钱全部被你用来旅游了。”

    南浔哼哼:“你以为厉琛是吃素的?我就是计划得再完美,不出三个月,厉琛还是会找到我,反正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我干嘛要委屈自己?而且你想想啊,一个逃亡的人她有心情去游山玩水吗?我这是反其道行之,厉琛肯定猜不到现在的我在四处浪。”

    虚空兽竟无言以对。

    “别忘了正事儿就好。”虚空兽干巴巴地来了一句。

    放飞自我的南浔又浪了一个月。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南浔躺在大草原上,脑袋枕在胳膊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蓝天,双眼舒服地半眯着。

    周围很安静,她能听到风吹草动的声音,温暖的风儿从脸上拂过,有些瘙痒。

    人在安静的时候,总是容易想起一些自己封存在心底的东西。

    她想到了血冥,男人背着她,走在种满噬灵魔花的山坡上。那是一种十分美丽的魔花,黑色的花瓣中点缀着血色的小点儿,尾部发光的小灵虫在夜空中飞舞,照亮了那魔花上的红点,红点在夜色中跟着灵虫一闪一闪,像是无数颗红色的小星星。

    夜色很美,男人的肩膀也很宽实。

    她还想到了偏执鬼付宇,每个晚上,他都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宛如抱着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然后,她想到了厉琛。

    她想,她会想到这些,全都要归咎于那熟悉的感觉——在烙饼时,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感。

    有些事情她不愿意多想,因为想得多了,羁绊就多了。

    哒哒哒。

    南浔好像听到了马奔跑的声音,她坐起身,望向了远处,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棕色的小点儿。

    有人骑着马过来了。

    虚空兽突然插了一句,“祝你好运。”

    然后南浔就看清楚了那马上的人。tpdb

    她没想到厉琛这么快就找来了。

    男人并没有换上骑马用的劲装,穿着一身休闲西装就这么来了。

    马儿在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男人长腿一跨,从马上跳了下来,朝她的方向走近。

    阳光背对着男人,他的表情陷在一片阴影中看不真切,但南浔看到了他蜷起来的手,拉伸的长腿绷紧的肌肉,他往这边大步走来,步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

    咕噜一声。

    南浔咽了一下口水。

    眼珠子溜溜一转之后,南浔嘴角一弯,顿时换上了一张笑脸,然后朝来人奔了过去,老远就开始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爸爸,我好想你啊——”

    虚空兽差点儿被自己一口水呛死。

    真是个善变的女人。哦不对,应该说南浔的随机应变能力太强了。瞧瞧这笑脸,多真诚啊。

    南浔哒哒哒地奔向了厉琛,在快要砸到他身上的时候,双腿一蹬,一下跳到了他身上,双腿勾着他的腰,双手挽着他的脖子,小脸在他侧脸上蹭啊蹭,“爸爸,爸爸我可想你了,我离开的这两个月天天想你哦。”

    说话间,南浔偷偷斜了一眼,在瞄到厉琛微微斜勾的嘴角后,心里突突突地跳了起来。

    要遭,她厉琛粑粑这么笑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倒霉了!

    现在这里就俩人,倒霉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南浔把厉琛抱得更紧了,“爸爸,你怎么来了啊?人家正准备回去呢。”

    厉琛没有说话,也没有回抱她,过了好久,在南浔快要从他身上滑下来的时候,他才伸手拖了拖她的小臀儿。

    然后,他就这么一只手托着她,沉默着往回走。

    南浔被他抱着上了马,然后听到厉琛“驾”的一声,身下的马儿便散开了腿地跑了起来,奔驰在大草原的海洋里。

    速度有些快,颠簸得厉害。

    南浔抱紧了厉琛,“爸爸你慢点儿,我害怕。”

    厉琛微微垂眸看她一眼,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宝贝儿,你真的很不听话, 所以我现在就要惩罚你。”

    说完,他将南浔往自己身上抱了抱,撩开了她的裙摆……

    大草原上跑了一匹马,跑得很快,马上开了一朵花,有人在哭。

    南浔是被厉琛抱回车上的,中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真的啥都不知道。

    南浔问小八中途有没有发生什么,小八啊了一声,说不知道啊,它全程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呢,这一路上厉琛粑粑都在烙饼,而烙饼无非就是烙饼的力度啊角度啊姿势啊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