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强人都市行〕〔半岛岁月〕〔首席心尖宠:甜心〕〔大国轻工〕〔农医悍媳:傲娇夫〕〔天价宝贝:帝国总〕〔打败十三个男主之〕〔总裁大人我们离婚〕〔超级大仙农〕〔[综]审神者画风不〕〔无敌小药农〕〔霍少,请轻亲〕〔最后的神徒〕〔西游封印师〕〔至尊鸿图〕〔昆仑侠〕〔火影之黑色羽翼〕〔末日轮盘〕〔重生之上古归来〕〔黄皮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0章 厉琛篇,不如死去
    厉小南已经死了整整五天了,那个男人就这么抱着她的尸体整整五天,不吃不喝,若不是他的眼睫毛偶尔颤上那么一颤,或许没有人以为他还活着。

    他的眼神木讷而空洞,目光却始终一错不错地落在怀里的尸体之上——那具早就没了体温的尸体。

    看得久了,他空洞的眼里偶尔会划过一缕温柔,这会是他一天之中最有生气的时候。

    除了怀里冰凉的尸体,他仿佛已经忘记了一切,这是他的所有,他的宝贝,他不许任何人碰触。

    “厉琛。”厉老爷子低低叫了一声。

    然而,那人没有给出丝毫回应。

    经过这件事儿,老爷子看起来也老了很多岁,他看着眼前宛如行尸走肉般的厉琛,长长地叹了一声。

    厉小南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在他眼里,这就是他的亲孙女,可与厉琛相比,他的这点儿疼爱顿时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厉琛是把厉小南当成了心肝一样的疼爱着,哪怕她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他估计都会想办法给她摘下来。tqdj

    他爱她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而就是这么一个比厉琛命根子还重要的人死了,还是为他挡枪死的,他亲眼看着她朝自己扑来,不顾一切的,连丝毫犹豫都没有,就那么挡住了那本该刺穿自己胸膛的子弹。

    那女孩口中涌出刺眼的鲜血,一股股地往外冒,只来得及叫他最后一声名字,便这么咽了气,当着厉琛的面咽了气。

    普通人会震惊愧疚感恩,可对于厉琛来说,亲眼看到这一幕的他只会崩溃。

    厉小南的确是救了厉琛一命,但对厉琛来说,这不是拯救,而是惩罚。

    他宁愿死的是自己,也不想让厉小南死,或者,他是要跟厉小南一起死。

    五天五夜不吃不喝,他很快就要去陪她了。

    厉老爷子面前的厉琛,已经变得形容枯槁,面色苍白,完全没了以往的意气风发。

    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他是个猎人,吃了亏便面色不该地慢慢撒网,等到猎物诱入笼中,他再狠狠地撕裂猎物。

    唯独厉小南让他直接发了疯。

    厉老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敢用力,怕一不小心就将人拍晕过去。

    “厉琛,南南要是看到你这副模样,她会伤心的,你忍心让她伤心难过吗?”

    厉琛连眼睫毛都没有颤一下。

    厉老爷子恼怒道:“你想让南南白白替你牺牲吗?厉琛,你再这样不吃不喝下去,你会死,你真的会死!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什么德性,南南总说她爸爸比明星还要帅比模特还要有气质,可你现在变成什么怂样了!”

    厉琛还是无动于衷,目光静静地落在怀里的尸体上,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再难听到外面的声音了。

    厉老爷子狠狠喘了两口气,“好,我最后再说两句,你想作践自己陪南南一块死也可以,老子就当从来没生过你这个儿子!可是你就算要死,难道不该替南南报了仇再死?那个泄露你行踪的叛徒我已经抓来了,要杀要剐全凭你做主!”

    这话似乎是入了厉琛的耳,他死寂的眼波终于轻轻动了一下。

    “在哪儿?”他问,因为几天没有进水,那嗓子已经变得干涸嘶哑,声音有些难听。

    厉老爷子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回道:“那叛徒现在就关在厉家别庄的地下室里。”

    厉琛动了动胳膊,将一直抱在怀里的尸体慢慢放回到床上,还仔仔细细地给她捻好被子。

    他摸了摸女孩冰凉的脸蛋,然后俯身在那额间落下一吻,温柔地在她耳畔道:“宝贝儿,你先睡一会儿,爸爸有事要忙,不会耽搁很久的,爸爸很快就回来,你一个人要乖,不要再乱跑了。”

    厉老爷子看着这般温柔的厉琛,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感。

    他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这样的厉琛,就好像以前的厉琛心里一直住着一只魔鬼,在厉小南死去的那一刻,这只魔鬼才被厉琛从心里放了出来,或者说,厉琛的灵魂早就被魔鬼吞噬了,只是这魔鬼在沉睡,现在终于苏醒了……

    厉老爷子的一番话让厉琛终于振作了起来,他没有不理智地要求马上去见叛徒,而是慢条斯理地开始进食进水,还将自己好好拾掇了一番,除却他的面容有些消瘦,他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杀伐果断的厉爷。

    之后,他去了地下室。

    厉老爷子没有跟去,但他恍惚间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事后跟着厉琛进去又出来的保镖,面色皆苍白如纸,带着极度的惊惧之色。

    这样的惨叫持续了七天,除了那几个保镖,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第八天,两个面色发白的保镖拎着一个鼓鼓的麻袋出来,终于没忍住,直接呕吐了一地。

    那麻袋不知道被保镖扔到了什么地方,从第二天起,那地下室的惨叫声便没有了。

    而这以后,厉琛恢复了正常,他没有再抱着厉小南的尸体不放,而是和厉老爷子一起看着她被火化,然后葬了那骨灰盒。

    厉老爷子很欣慰,这才是他的儿子,即便遇到再大的坎儿,他也能跨过去。

    可就在厉小南下葬的第二天,厉老爷子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儿,从不赖床的厉琛还没有起床。

    厉老爷子叫着自己的老伙计王管家一起叩响了厉琛的房门,那间曾经是厉小南和厉琛共同生活的卧室。

    敲门声持续了很久,房门内无人应答。

    厉老爷子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没站住。

    王管家连忙扶住了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拧开了把手。

    屋子里有些昏暗,窗帘被拉得死死的,这房间许久都没有这么昏暗过了,以前的厉琛是喜欢黑暗的,可是自打厉小南闯入他的生活,这间屋子便常年保持着阳光沐浴的状态,到了清晨,厉小南那小丫头一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掀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屋子,而厉琛也在她的影响下养成了这习惯。

    厉老爷子看着床上那静静躺着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厉琛?”

    床上的人没有应答,他的面容很安详,明明是一副熟睡的模样,可是,在王管家将手指探到他鼻尖时,却已经感受不到他的呼吸了。

    厉琛死了。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服用过药物的迹象。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就好像他的灵魂突然从身体抽离了出来,而这副身体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厉老爷子以为自己会伤心难过到晕厥过去,可真到这会儿了,他却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要冷静许多。

    或许,他早就料到了一天,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忍不住反思,厉琛的这一辈子,自己到底有没有给过他父爱,从厉琛一出生,就被他当成了接班人来对待,这个孩子没有童年,没有母爱,就连自己这个当父亲的,也不称职。

    所以,当厉小南出现后,她不仅给厉琛亲情,还给了她最简单纯粹的爱情,理所当然地就这么闯入了厉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厉小南,就是厉琛的全世界。

    当他的世界都崩塌了,再活着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不如,就这么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从姑获鸟开始〕〔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