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恶魔先生〕〔独家占有:陆少宠〕〔假面骑士之空我的〕〔世界级BOSS〕〔九零军嫂很凶萌〕〔霸主萌宠:墨爷养〕〔快穿:炮灰女配要〕〔一拳正义〕〔美女的最强医仙〕〔海贼盖伦〕〔联盟之佣兵系统〕〔帝少惯宠:夫人太〕〔时尚大佬〕〔超神天才系统〕〔斗罗之逍遥山庄〕〔LCK之职业女选手〕〔禁区之唯一传说〕〔我被系统托管了〕〔跨界永恒〕〔卫临巅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07章 刺客,月黑风高之时
    早朝结束,秦老将军,也就是秦太爷和同朝为官的自家儿子秦将军走在一处,低声交谈着。

    “爹,看来皇帝是铁了心要对付我们秦家了。”秦将军沉着脸道。

    秦老将军撸了撸自己满脸的络腮胡须,粗声粗气地道:“气死老子了,这小皇帝是不是忘了,这天下乃老子跟先皇一块打下来的!他才登基多久,就想过河拆桥了?!”

    秦将军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有些无奈地道:“爹,我的老爹哎,您说话能不能小点儿声,若是被皇上听去免不了被安上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秦老将军没好气地道:“老子就是个粗嗓门,当年你老爹只要这么吼上一嗓子,保准把敌军吓得屁滚尿流。”

    秦将军扶额道:“您也知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天下太平,没有敌军让您这么吼了。”

    说着,秦将军压低了声音,“爹,如此下去不是个事儿啊,皇上对付我们这些大爷们也就算了,可是步摇她……哎,是我这个当爹的无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闺女在宫中受苦。”

    若是皇上光明正大地放出秦步摇被打入冷宫的消息,他们还能当面找皇上讨个说法,但现在皇上封锁了消息,他们若是主动找上门去,岂不是在告诉皇上,宫中有他们秦家的眼线?

    秦将军越发怀疑,皇上就是仗着这一点才肆无忌惮地欺负他女儿。

    这事儿两人都没敢让家里的夫人和老夫人知道,不然他爷俩肯定要被指着鼻子骂窝囊。

    他们秦家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彪悍。

    秦老将军听了儿子的话,不禁陷入了沉思,他放在手心上疼的宝贝孙女被皇上如此糟蹋,他真的很想一枪戳死皇上,但他不能啊,如今秦家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口,他不能一时冲动被小皇帝握住把柄。

    好在他打探来的消息说,宝贝孙女虽然被打入冷宫,但日子过得挺潇洒的,加上有翠环这丫头在,他才稍稍放心了些。

    秦将军突然压低了声音,“爹,先皇又不是只有皇帝一个儿子。”

    “儿子,你是说……”

    “嘘,爹,这事儿咱回家后再细细商量。”

    ·

    “听说这几天皇上去后宫去得很频繁?”歪在躺椅上的南浔手上拿着话本子,小嘴里含着葡萄。

    翠环将一个小盘递到她嘴边,接住她吐出的葡萄籽,哼哼道:“是的呢娘娘,听说皇上最近雄风大振,每晚都要宠幸妃嫔。”

    南浔啧了一声,“皇上也不怕肾亏。”

    翠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娘娘,这话也就您敢说。”

    说着,翠环看了看盘里的葡萄籽,问,“娘娘,这葡萄籽以后真的能长出葡萄藤吗?”

    “能啊,不过要等到明年才能播种了,你先把这些洗净晒干收好,等明年开春咱再种。”

    “哎,好嘞。”翠环得令,屁颠颠地去洗葡萄籽了。

    南浔在摇椅上悠哉悠哉地晃了两晃,翻到了话本子的最后一页,一目十行看完之后,不由地叹了一声,“什么嘛,怎么都是书生跟狐狸精的故事,更可笑的是,这书生家里有妻有子了,他还要去跟狐狸精搞在一起,而那狐狸精特别大方地表示不在乎这些,然后他们就滚成一团了。”

    翠环一边晒葡萄籽一边听她家娘娘叨叨,不禁笑了起来,“娘娘,这书里不是说了么,书生长得玉树临风,又才华横溢,惹女人喜欢是正常的,何况是只狐狸精呢。”

    南浔打了个哈欠,“我的重点不是书生,而是那狐狸精,书里用很多笔墨描写了这狐狸精有多貌美有多勾魂,我要是这只狐狸精,肯定找个更好的,不需要长得多俊,不需要多有才华,这些东西再好都没有用,重要的他是对我好,肯宠着我一人,只有我一个。”

    说着说着,女子的声音越来越小,那对漂亮的眸子也慢慢阖了起来。tqdj

    翠环放轻了脚步,将她虚虚握在手里的话本子给拿开,然后找了个薄被给她盖上。

    南浔这一觉直接睡到傍晚,一醒来就听到小八在叨叨,“睡睡睡,你这样睡下去真的要变成猪了。”

    南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这身体太瘦了,要多睡睡养养膘。你能找到一个比我还能睡的人吗?”

    小八:……

    睡饱了的南浔想找点儿事做,于是挽起袖子,亲自下厨了。

    虽然是冷宫,但也有自带的小厨房,南浔摘了点儿槐花,准备做槐花饼。

    翠环星星眼看她,“娘娘,奴婢怎么不知道您还会做这些东西啊?”

    南浔一脸心酸地道:“我也不会,瞎弄的,最近没东西可吃,嘴巴馋了。”

    翠环立马掉了两颗泪珠子,“都怪奴婢没用,连糕点都不会做,赶明儿奴婢去御膳房偷两块糕点吧。”

    南浔:“……为了咱的小命着想,这想法还是暂时搁置吧,乖~”说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翠环哦了一声,放弃了这个念头。

    主仆俩吃完,翠环烧了热水,准备伺候她家娘娘沐浴。

    木质浴桶里洒满了槐花,溢满了一室的香气,而窗外,正是月黑风高之时。

    南浔三两下扯掉宫裙,坐到了浴桶里,温热的水触及到肌肤,令她舒服得喟叹出声。

    “娘娘,奴婢给您搓背。”

    翠环取了汤匙和浴帕,往南浔背上浇水,轻轻揉搓着。

    气氛一时正好,而就在此时,翠环擦背的手一顿,唰一下站了起来,朝窗口的方向猛喝一声,“谁?!”

    南浔半阖的眸子倏然一睁,飞快地从浴桶里出来,拽下架子上的披风裹在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就在南浔刚刚裹好披风的那一瞬间,一个黑衣人突然破窗而入,一把长剑朝南浔刺了过来。

    翠环神色大变,猛地扑过去想挡在南浔前面,却不料来人那一剑只是个幌子,不等翠环扑过去,他便一剑架在了翠环的脖子上。

    他一开始瞄准的就是翠环。

    “倒是个忠心的丫头。”来人嗤笑了一声。

    这男人穿一声束腰黑色长袍,身姿修长挺拔,面上罩了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一双狭长犀利的眸子陷在面具里,而面具下,挺直的鼻梁露出半个,纤薄的唇微微抿着,因为方才那一声嗤笑,微微挽起了一个弧度,有些冷,也有些性感的邪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