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契约者〕〔娇妻似火:隐婚总〕〔美女总裁的透视高〕〔妖女受死〕〔我的拖鞋成精了〕〔神级大账号〕〔域王神主〕〔逆世魔尊〕〔超凡贵族〕〔我得拯救世界〕〔重生最强纨绔:邪〕〔通天帝尊〕〔极品小相师〕〔逐恒〕〔重生之都市仙尊〕〔最强捉鬼炼妖系统〕〔重生女魔头:晚安〕〔以罪之铭〕〔大时代之巅峰人生〕〔BOSS凶猛:陆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10章 好演技,可拿影帝
    南浔伸手挑起小翠环的下巴,笑吟吟地看她,“怎么,觉得你家娘娘太淫荡了?”

    翠环一阵摇头,连忙道:“不管娘娘做什么,在翠环心里娘娘都是最好的娘娘!”

    南浔觉得翠环小丫头这是愚忠,如果她是那种大奸妃,翠环妥妥的就是那种帮着干坏事的毒丫头,要被扔烂鸡蛋的那种。

    不过南浔现在就需要翠环这么忠心的丫头,不然她还真不好干事儿。

    在燕寒第三次来的时候,翠环看他的目光变得微妙起来,然后她不着痕迹地退了出去,把小院留给了两人。

    南浔没有理会他,而燕寒也不打搅。

    如此过了十数天之后,南浔实在忍不住了。

    这一次,她一套剑法练完,直接朝那面具男人走了过去。

    面具男人见她走来,双目微微一亮,直勾勾地看着她。

    南浔蹙眉,语气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干什么,三番数次地闯入我的迟暮宫,你也不怕给我招来祸患?”

    燕寒连忙道:“你别担心,我早就将这边的护卫巡逻次数和时辰打探清楚了,我避开了他们,况且你这迟暮宫地处偏僻,很少有人往这边来。”

    南浔听了这话,不禁冷笑一声,“所以,你是在嘲讽我如今身处冷宫,无人问津下场凄惨吗?”

    “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燕寒有些气恼。

    “那你是何意?”南浔面无表情地看他,“如果是为了上次的救命之恩,大可不必,如果不是你拿翠环的性命要挟,我不会救你,就算后来救了你我也取了报酬,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了。如果是为了我那句什么让你负责的话,那就更没有必要,因为,那不过我在逗弄你。”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看法,你认为两清了,我却觉得没有。”男人道。

    “燕寒!”南浔气恼地将剑架到他脖子上,“我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燕寒没有被南浔架在他脖上的剑吓退,他微微握紧了拳头,低声道:“那枚玉簪子,乃我燕家祖传之物,你既然收下了,就是默认当我燕家的媳妇了。”tqdj

    南浔气得立马从怀里掏出那么玉簪子,扔还给了他。

    然而燕寒没伸手去接,那精致的玉簪子就这么啪嗒一声摔到地上,变成了两半。

    “碎了。”燕寒淡淡道:“你可知这枚玉簪子值多少钱?”

    南浔恼火不已,“是你自个儿没有接住,干我何事?”

    燕寒一直盯着她看,顿了好久才道:“我不要你赔,我只希望你不要赶我走。”

    “随你的便!”南浔撂下一句就走人了。

    等人走远,男人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有些冷,有些凉薄,有些讥诮,唯独没有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深情,一双狭长漆黑的眼里闪过一道光,衬着面上那张精致的银色面具,显得尤为森寒冷冽。

    男人转身,一跃而起,挺拔颀长的身姿很快便消失在了迟暮宫。

    从这天起,每个晚上,这个自称燕寒的男人都会来光顾南浔的迟暮宫。

    南浔舞剑,他就静静地站在一边看她,不言不语,南浔荡秋千,他会走到她身后,时不时地给她轻轻推上一推,让她不用自个儿使力便能荡得很高很高。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整整一个月,男人看向女人的目光越来越灼热,眼底深处暗藏着汹涌澎湃的感情。

    南浔如同往常一样练习秦家剑法,可这一次,她练着练着竟练错了招式,一招错,招招错,她有些慌乱地盯着手中的剑,锃的一声把剑扔到了地上。

    “摇摇。”燕寒有些担忧地看着她,想要靠近她。

    “你不要过来!”南浔朝他大喝一声,目光有些错乱复杂。

    燕寒看到她明显有些失态的模样,眼底飞快地掠过一道精光,他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摇摇,你若是真的不想看到我,我……我以后就不来打搅你了。”

    说完这句话,他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背影看起来有些萧瑟落寞。

    一直见证两人感情的翠环有些不忍了,凑到南浔身边小小声地道:“娘娘,燕公子好可怜啊,您真的就这样把他赶走了啊?”

    南浔嘴角一抽。她养了这么久的小丫头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虚空兽嘤嘤嘤地哭出声,“他这么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你,视线如烈火般炙热,恨不得把你一口吞进肚子里,可是……可是特么的恶念值为毛一个点没降!”

    南浔漫不经心地道:“意料之中,因为他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虚空兽继续哭唧唧,“那他演技太好了,可以去拿影帝了。”

    其实,它不解的是,它明明感受到对方的情绪在波动,且波动得越来越大,一会儿喜一会儿怒的,没道理不降恶念值啊。

    南浔摸了摸翠环的脑袋,继续拿出了自己身为影后的演技,目光有些复杂地道:“翠环,你不懂,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翠环气得跺脚,“为什么不可能?娘娘上次跟奴婢说如果遇到一个真心待您的男人,您就不怕给皇上戴绿帽子,如今一个大好的男人就摆在眼前,娘娘竟然要辜负他!”

    南浔:……

    “我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翠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跟他在一起的事情被皇上发现了,岂不是刚好让那暴君找到对付秦家的借口?而且,依照这暴君睚眦必报的性格,他不会放过我们的,燕寒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南浔道。

    翠环听了这话不禁哭出了声,“原来娘娘的心里压了这么多事儿,娘娘,奴婢居然不知道,呜呜……”

    一连几天燕寒都没有再来,翠环感受到她家娘娘的情绪很低落。

    她家娘娘果然是……动心了,可是为了秦家,为了燕公子,她一个人将这些默默咽在了肚子里。

    “娘娘,奴婢看见迟暮宫外的池子里的白莲长得不错,奴婢去摘一些,给娘娘摆到窗台上可好?”

    南浔正拄着下巴发呆,闻言只是兴致缺缺地嗯了一声。

    可没过多久,翠环就一脸慌张地冲了进来,“娘娘不好了!不好!奴婢听说,听说昨晚上巡逻的护卫抓了一名黑衣刺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