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11章 逗弄,我俩是狗男女
    “什么!”南浔唰一下站了起来,急声问,“有没有查探到那刺客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是不是燕寒?”

    翠环哭着摇头,“奴婢无能,没有查到,奴婢只知道那刺客已经被转到刑部了。”

    南浔一听到刑部二字,身形陡然一颤,“刑部?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若是进去了还能有命!”

    “翠环,翠环你再去打探一下,一定要打探出那刺客的名字!”南浔极力维持镇定的表情,但闪烁不定的目光已经泄露了她担忧紧张的情绪。

    翠环猛点头,火急火燎地就离开了。

    虚空兽啪啪啪地鼓掌,“亲爱哒,你的演技好棒哦,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德性,我都要被你骗了。”

    南浔一直维持着心神不宁的状态回到了内殿,啪一声关上门,然后打了个哈欠,“小八啊,这撒网撒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收网了。”

    小八有些茫然,连忙问,“你撒的什么网啊?啥时候撒的啊?”

    南浔乐道:“如果不是我给了晏陌寒暗示,告诉他我很可能已经对他动了心,他又怎么会整出今天这么一出?哎呀呀,是时候放荡一下了,最近装得好辛苦哦。”

    小八:……

    南浔“担惊受怕”了整整一晚上,翠环去打探消息还没有回来,她望着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沉,皎白的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在那双漆黑明亮的眸子里笼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看起来有些湿润,像是哭了一样。

    就在她不知望着窗外望了多久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她视线中一掠而过。

    南浔神色一变,砰一声推开门跑了出去。

    然而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不禁怀疑刚才那瞥到的一抹黑影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就在南浔失魂落魄地转身回屋的时候,她一抬头就看到了立在几步之远的男人,脚步猛然顿住。

    他还是一袭黑色的束腰长袍,身姿卓绝,银色的面具在夜色中闪着寒光,纤薄的嘴唇轻轻抿着。

    “摇摇……”男人低喃一声,短短两个字竟被他念出了两分缱绻缠绵的味道。

    南浔忍着忍着,最后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猛地朝他奔了过去,一头栽入他怀里。

    燕寒连忙抱紧了她,越抱越紧。

    他的声音在夜色中听起来越发低沉沙哑,“摇摇,我本来是不想再来打扰你的,可是我忍不住,还是想来看看你。”

    南浔哭着摇头,“别说了,不要再说了,燕寒,我喜欢你,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你了!”

    燕寒的身形陡然一颤,猛地抬起她的脑袋,“摇摇,你说什么?你……我……我、我刚才没有听错,你是不是说了喜欢我?”

    然而对上南浔那张泪流满面的小脸儿,燕寒脸上巨大的欣喜被担忧所代替,他小心翼翼地给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摇摇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南浔破涕为笑,这才将刺客的乌龙跟他说了。tui9

    燕寒听后忍俊不禁,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摇摇,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就这么没用么?不是我自傲,整个皇宫的防御布局我早已烂熟于心,就算闭着眼睛都能躲开巡逻的护卫。”

    南浔轻笑两声,伸手抱住他的腰身。

    她微微仰头看他,因为刚刚哭过,那双眼睛看起来明亮,水汪汪的,似盈着两汪春水。

    “燕寒,你怕吗?”她突然问。

    燕寒双手捧起她的小脸,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细嫩的脸蛋,轻声问,“怕什么?”

    南浔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道:“你就不怕皇上发现我们这对狗男女背着他乱搞,然后将我俩碎尸万段么?”

    燕寒的手顿了一下,眼底深处有什么浓烈的情绪在剧烈翻滚,但在那情绪快要喷薄而出的时候,他又极力镇压了下去,目光看起来无比柔和。

    他对着南浔淡笑道:“摇摇,哪有你这样说自己是狗男女的,如果皇帝真的发现了,我就想办法带你出宫。摇摇,我虽然比不上皇上,没有无上的权利,但我燕家家底丰厚,绝对会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南浔哈哈大笑起来,下巴微扬地看他,“我出身将门,爷爷是秦老将军,父亲是前锋将军,什么锦衣玉食的生活没见过,至于权利,便是皇帝让我当这后宫之主,我秦步摇也不稀罕,皇后什么的听着威风,其实就是帮皇帝管他后宫的这一群莺莺燕燕,这些女人说话绵里藏针弯弯绕绕的,我最烦这些,我秦家都是直爽人,向来是怎么想怎么做,学不来那一套。”

    女人说这话时,神采飞扬,明眸善睐,带了三分傲气,却一点儿也不让人觉得厌恶。

    燕寒的眸子微微闪了闪,一时之间竟看得入了迷。

    南浔突然伸手勾起燕寒的下巴,笑吟吟地看着他问,“燕寒燕公子,上了我这艘贼船可就下不来了,你真的想好了吗?”

    燕寒伸手握住那根勾起他下巴的手指,笑骂了一声,“胡闹。”

    “摇摇,我不会后悔,我只盼日后你不要后悔。”燕寒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嘴角微微一挑,竟挑起了一抹邪肆。

    翠环哭唧唧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家娘娘跟那位她以为已经在刑部接受严刑拷打的燕公子言情脉脉对视的画面,俊男靓女,美得她肝疼。

    “燕公子,原来您没事啊,我家娘娘方才可担心您了。”翠环吸了吸鼻子道。

    燕寒看到翠环进来,刚想将怀里的女人松开,却不想这女人立马又抱紧了他,冲他笑盈盈地道:“不怕,翠环是自己人。”

    燕寒:……果真是个荡妇。

    那只准备收回去的胳膊又揽在了南浔纤细的腰肢上。

    “摇摇,原来你这么担心我。”燕寒似笑非笑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南浔丝毫不觉得窘迫,反而笑问道:“如何,是不是有些感动?”

    燕寒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顿了顿才道:“摇摇,我很庆幸你也喜欢我,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南浔听了这话,笑意盈盈的,正想接话,却不想小八突然煞风景地来了一句,“就是这句,就是这句!言情里霸道总裁最爱说的一句,我该拿你怎么办!哇咔咔,**oss不愧是**oss,这么前卫的情话都能琢磨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