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凉城空余心〕〔妇贵〕〔天下第九〕〔你们这些NPC〕〔都市修真邪少〕〔神通不朽〕〔无尽超武系统〕〔人皇葬天〕〔都市之最强快递员〕〔爆笑天王:来呀,〕〔赝品新娘〕〔谁不怀忧〕〔DNF之直播阿拉德〕〔重生之绝色男神妻〕〔网游之王者再战〕〔六零军嫂有空间〕〔无限次元之神迹追〕〔星球捕手〕〔游戏姬入侵异世界〕〔闪耀篮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16章 小八,我学得咋样
    南浔被晏陌寒一路拽进了内殿。

    “放开我!”南浔大叫。

    晏陌寒却不管不顾,直接刺啦一声撕碎了她身上的裙子。

    南浔尖叫一声,“晏陌寒,你敢!你这样做我会恨你一辈子!!”

    晏陌寒的动作僵了一下便又继续,他手臂一挥,整个内殿的烛火熄灭,变得漆黑无比,伸手不见五指

    然后,他直接撤掉了南浔身上的衣物,将她一把摔到床上,然后欺身而上。

    他在咬她。

    南浔丝毫不怀疑,有几个地方已经被他咬的流血了。

    黑暗中,他的呼吸十分粗重,南浔试图反抗,却发现这人的力气和内力都高出她数倍,她在这人身下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忽而某一刻,他突然离身。

    南浔听得出,那粗重的喘息声渐渐平息了下来,下一刻一个黑影走了过来,扑在了她的身上。

    南浔的目光骤然变冷,问小八,“是不是已经换人了?”

    小八的声音有些低,“换了,他刚刚飞出了窗子。”

    就在身上的男人按着她想要行凶的时候,南浔手臂一挥,将小八给她的药粉甩到了他的脸上。

    接着,她一把将身上的人掀开,再把一个抱枕塞到他身下。

    那床上的男人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幻境中,就这么抱着那枕头蹭了起来。

    南浔很配合地痛呼了一声,然后就坐在桌边,偏头看向窗外。

    她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很冷,很冷。

    小八不禁诧异出声,“你的情绪波动居然被我察觉到了!好稀奇啊,你知道吗,你的情绪波动一直很小,小到我很难察觉,以前的那些世界里,就算发生再大的事情,你的情绪我也察觉不到,可是刚才我居然感受到了,你似乎很……生气?”

    南浔微微掀了一下唇角,方才那一瞬间的情绪又不见了,她嘟了嘟嘴,“当然生气了,我刚才差点儿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强了呢。”

    小八不解,“反正都是掉节操,以前都掉了多少次了,还差这一次?”

    南浔淡淡道:“这不一样,没人可以强迫我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以前不管如何掉节操,那都在我的允许之中,可唯独这次……晏陌寒他触及了我的底线。”

    小八听完沉默下来。

    “小八,我真的很不高兴呢,我想掐死晏陌寒。”

    小八吓坏了,连忙道:“你别想不开啊,虐他可以,但是不可以弄死他,不然功德值就拿不到了。”

    南浔没回话,拄着下巴开始吟哦出声,“啊……哦……嗯……”

    小八:“卧槽你在干嘛?!”

    南浔朝天翻了个白眼,“配点儿音啊,光这冒牌货一个人在那吭哧吭哧的,**oss这么精明的人,肯定会怀疑啊。对了小八,你觉得我学得像吗?”

    小八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它认真听了听,开始给意见,“好像差点儿味儿。”

    南浔翻了个白眼,“差味儿?尼玛你怎么不说差火候呢?”tv16

    小八给她示范了一下,那叫声当真是一个音儿打三个波儿。

    南浔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弹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自个儿开始学习起来。

    窗外,晏陌寒背靠在墙上,一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他微微仰着头,狠狠地呼吸着,似乎有些喘不过气。

    月光下,他的一双眼布满了红血丝,有什么浓烈的情绪从深处破土而出,如同藤蔓一般狠狠地在他全身扎根,吸食养分后缠绕着他,越缠越紧,紧到他透不过气。

    殿内那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就像是一把锤子,一下又一下地敲打着他的心脏,每一下都敲在同一个地方。

    他蓦地抓紧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地方,那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更加严重了。

    他的手不禁收紧。

    心脏越跳越快。

    突然就觉得,有点儿疼。

    晏陌寒飞离了窗外的位置,踉踉跄跄地跑到了外面的一片小林子里,他一手掌在树干上,一手抓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两只手都越收越紧,紧到树皮都被他抓了下来。

    手指过于用力,已经有血从指尖沁了出来,然后那光溜溜的树干上也染了他的血。

    晏陌寒狠狠喘着气,他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脏咚咚咚重重跳动的声音,伴随着一阵一阵的绞痛,还有一种邪火慢慢地在小腹之处汇集,直往下蹿。

    晏陌寒大张着嘴喘气,一点点垂眸看向了小腹之下。

    他忽地大笑出声,笑声却充满了自嘲和苦楚。

    这辈子不能人道的他居然有反应了,就在他亲手将她送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亲耳听到他们“琴瑟和鸣”之后,他竟然有了反应。

    ……这多么可笑啊,这真的很可笑。

    可是,为什么会有反应,为什么会对一个上辈子侮辱背叛过他的女人有反应?

    他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晏陌寒想到某个可能,他的心脏骤然一紧,喉咙一股腥甜涌了上来,吐出了一口鲜红鲜红的血。

    他顺着大树滑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夜空中皎白的明月,似乎在里面看到了秦步摇的笑脸,她大着胆子调戏他,无意中对着他撒娇,她的一切一切……比这明月都要明亮耀眼。

    他多希望上辈子的一切都是他的一场噩梦,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就能,就能……

    就能如何呢?

    呵呵,他是晏陌寒啊,怎么会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上辈子的一幕幕早就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上,午夜梦回,他常常会被上辈子的事情惊醒。

    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被关在牢房里,连牢房里的牢头都在侮辱奚落他,每天吃的饭菜连猪食都不如,直到最后他的好弟弟登基,他的女人成了皇后,他饮下了穿肠毒药,结束了那窝囊的一生。

    他想,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这些事情,他重生而来就是为了复仇,他要让所有欺辱过他的人不得好死!

    哪怕是秦步摇,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