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17章 折磨,听墙角的皇上
    这一世,他一点点削弱了秦家的势力,还派了人在暗中监视晏陌钰的一举一动,也培养了一批忠心的死士和影卫,就算秦家和晏陌钰联手,他也不惧。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他规划的方向发展,就连秦步摇也要被他毁了。

    他该高兴的,他该高兴的!

    晏陌寒呆坐在地上,一直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他的腿都开始发麻,那黑影终于从迟暮宫里出来。

    影大跪拜在地上,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眼里的茫然顿时烟消云散,他记起了刚才的事情,他和那个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如此兴奋如此欣愉。

    影大等着皇上的指示,然而这次他许久都没有听到声音。

    他感受到一道冰冷得带着杀意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头顶上,没有感受错,真的是杀意。

    他有些惶恐,也有些不解。

    是因为这次时间太长,皇上等得不耐烦了?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似乎有些失控,一切太过美好,让他有种自己身在梦中的错觉。

    可是他离开的时候,那女人还在沉睡,看起来这么真实。

    头顶冰冷的视线在影大的头顶停留了许久,然后那男人终于开了口,他问,“影大,朕的女人滋味如何?”

    影大浑身一抖,以前食不知味,可这次却有些不同。

    晏陌寒见他怔住,不禁勃然大怒,一脚踢向他胸口。

    影大丝毫不敢反抗,这一踢不止是皮外伤那么简单,怕是有了很重的内伤。

    皇上这次是后悔了?

    影大才这么揣测着,就听到头顶那人用一种温柔得有些毛骨悚然的语气道:“很好,朕最喜欢耿直的人,既然你这么喜欢秦美人,那朕就给你这个恩惠,这七天,她都是你的了。”

    影大猛地抬头看他,对上男人那阴测测的目光,他又猛地低下了头,磕头道:“属下不敢!”

    然而晏陌寒一言九鼎,当真是说到做到,这一连七天他都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光顾了迟暮宫,然后赐给了秦美人无上的恩惠。

    南浔看着床上抱着枕头做起伏运动的影卫,口中啊啊哦哦地叫着,一边叫一边从桌上的盘里剥了个葡萄吃。

    小八:“亲爱的,你反应好淡定哦,这几天那暴君的恶念值一点儿没变,黑化值却唰地一下从最开始的75长到了85。一旦升到100,妥妥的变态啊。”

    南浔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窗外,不答反问,“**oss还在外面听墙角?”

    小八:“是的呢。”

    南浔:“个死变态。”

    小八立马道:“亲爱哒,现在这个跟以前几个比已经不算多变态啦。”

    南浔呵呵了一声。

    窗外,晏陌寒静静地立在墙角,听着殿内的动静,一张脸已是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死寂无波。

    整整七夜,他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在折磨殿内的那个女人,还是在折磨……他自己。

    等到影大离开,晏陌寒又在窗外站了许久,直到殿内传来哗哗的水声,他才飞上了屋顶。

    他的呼吸放得很轻,因为他知道屋里的主仆二人都是会武功的。

    晏陌寒轻轻地掀开了屋顶的两片瓦。

    南浔坐在浴桶里,翠环在一边伺候她洗澡。

    小丫鬟哭唧唧的,“对不起娘娘,奴婢没有保护好您。”

    南浔趴在浴桶边沿上,有些慵懒地半眯着眼睛,表情有些享受。

    见小丫头又哭了,南浔无奈地叹了一声,“翠环啊,你娘娘我都没哭,你哭个啥啊?”

    翠环直抹眼泪,“可是娘娘被那暴君糟蹋了,娘娘和燕公子可怎么办啊?那暴君糟蹋娘娘一次不说,还要连着七日,更可恶的是,他就算宠幸娘娘也是偷偷摸摸来的,奴婢听说这几天暴君宠幸娘娘的事儿根本没有记入册中!”

    南浔不以为意,“不记入册中才好,这样燕寒就不知道我被皇上宠幸过的事情了。”

    翠环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娘娘的清白没有了,燕公子他会不会介意?”tv16

    南浔嘴角一勾,“他以前也不知道我还留着清白啊,难道他还特意去打听过我有没有被皇上宠幸过的事情?之前我就问过他介不介意我是皇上的女人,他自己说了不介意,难道就因为我失了清白,他就嫌弃我了?那这不是自打嘴巴么?”

    翠环被她的歪理带到了山沟沟里,好久都没爬上来,只有些担忧地道:“那燕公子这几日为何都没有来?他会不会亲眼看到了皇上宠幸您的场面?”

    南浔闻言一愣,犹疑地道:“应该不会吧,有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除非这人不是个男的而是个太监,你觉得燕寒是个怂包么,看到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糟蹋还要忍着?”

    翠环听完深以为然。

    小八一个哆嗦,“你、你为什么这么说啊?我都跟你说了**oss就在屋顶上听墙角呢!”

    南浔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没看出来么,我在当着他的面辱骂他,然后使劲儿地揭他伤疤,个不能人道的死变态。”

    小八:……

    突然觉得**oss有一丢丢的可怜,当然这话小八是不敢当着南浔的面说的,怕她真把自己拍成饼。

    不过,她得感谢自己啊,要不是自个儿给她贡献了这种能产生幻觉的迷幻粉,她早就是那枕头的下场了,哼哼。

    “娘娘,您好像一点儿不在意啊,就这么失了清白真的没关系吗?”翠环斟酌着问,声音放得特别低。

    南浔说,“我现在这状态难道不好么?翠环小丫头,你难道想看到你家娘娘寻死觅活?上吊?或者跳井?”

    翠环一听这话,吓坏了,猛地摇头,“娘娘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不就是失个清白么,这后宫女人哪个还是清白的啊?全都被那暴君糟蹋了,您就当被狗咬了几口吧,奴婢给您好好洗洗身子。”

    南浔特别想笑,翠环小丫头骂得好,骂得特别好。

    翠环拿着浴帕给她搓起身子来,待看到南浔身上那些青紫的咬痕后,抽泣了好久。

    屋顶上,将主仆两人的话尽收耳底的晏陌寒,猛然间握紧了拳头,紧到手心滴血也不自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