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妃惊天:王爷,〕〔一生就为那颗星〕〔驱魔龙族之极品言〕〔都市降魔人〕〔末日之武道守护〕〔美女总裁之超品高〕〔农家凤女初长成〕〔绝色总裁的极品仙〕〔开局两个福利怪〕〔快穿女配:黑化反〕〔探花为王〕〔萌妻枕边宠:总裁〕〔死亡帝君〕〔接引诸天〕〔宠物天王〕〔蜜恋百分百:恶魔〕〔九尾狐妃千千岁〕〔田园辣妻萌包子〕〔鬼手神医:王妃请〕〔重生之最强剑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22章 尼玛,要死人啦
    燕寒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女子,看着她那两瓣儿开开合合的粉唇,然后全身上下都在轻轻地颤抖,身体里沸腾的血液让他双眼充血,然后又齐齐朝下蹿去。

    浑身又烫又硬。

    咕噜一声。

    燕寒咽了一下口水。

    “摇摇,这些日你受苦了。”燕寒道,声音已经变得低沉喑哑。

    南浔听了这声音儿,有那么一刻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又偷笑起来。

    装,你再装。

    个不能人道的男人,你还会发情?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一点儿苦都没受。”南浔不在意地摆手,忽而想到什么,她连忙道:“寒哥哥,先前我瞒着你没说,你不会怪我吧?皇上不能人道,这不是大事儿么,我连翠环都没说,就是不想她说漏嘴惹祸上身,现在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夫妻之间是没有秘密的。”

    燕寒听到最后一句,嘴巴微微张了张,最终却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寒哥哥,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夫了,而我也是你的妻了,你以后不能三妻四妾,只能有我一个。”南浔霸道地宣称。

    燕寒默了一瞬,郑重地点头道:“我答应你,日后就只宠你一个,就只上你一个人的床。”

    南浔差点儿没一口口水喷出来。

    尼玛啊,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耍流氓吗?要不是提前知道**oss不举,她听了这话恐怕要心慌了,因为对方说这话时,表情特别特别的认真。

    燕寒说完这话,突然将南浔一把打横抱了起来,直接走向床榻。

    南浔懵了一下,问小八:“怎么都这个时候了,他还在装?”

    小八犹豫了一会儿,“难道他想将你一掌劈昏,等你醒来就告诉你们已经洞房了?”

    南浔听了这话,觉得还真有这可能,所以她已经做好了随时晕过去的打算。

    然而事实并没有朝着一人一兽预期的方向发展。

    燕寒将南浔抱到床上之后,开始脱她的衣裳,一件一件的,动作不失温柔地却很利索地将南浔剥得只剩一件肚兜。

    南浔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拽了被子盖上,遮住了身上密密麻麻的齿痕。

    燕寒看着那一个个青紫的齿痕,几乎遍布了女子的全身,就连某些难以启齿的地方也有,不禁怔了一下。

    “寒哥哥,我们熄了蜡烛好不好?”南浔将头埋进软枕里,表情有些心虚和羞愤。她忘了那暴君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印记。

    燕寒没有多说什么,低声说了句好,然后起身将红烛吹灭。

    在他转身之际,南浔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心里咯噔一跳,慌兮兮地问小八:“小八,我恍惚间看到他衣袍下藏了一把利器,不会是我看、看错了吧?”

    小八变得结巴起来,“如果我说我好像也看到了,你会不会打死我啊?”

    黑暗中,身姿挺拔的男人一步步朝床榻这边走来。txp3

    南浔一双眼睛陡然瞪大,她怎么都没想到,燕寒身上会带着这样凶狠的利器。

    会死人的,真的会死人的。

    不久之后,一声凄厉的悲壮的惨叫从内殿传了出来。

    守在门口的翠环下了一大跳,还以为有刺客行凶,可随即一想,燕公子在里面啊,怎么可能有刺客伤得了她家娘娘,加上下一刻,那惨叫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变成了低低的唔唔声。

    “摇摇,别怕,别怕,我会很小心,不会伤害到你的。”燕寒耐心的隐忍的声音传来出来。

    翠环听到燕公子的声音,彻底放心了,继续拄着脑袋打瞌睡。

    隐约间,翠环好像听到她家娘娘在哭,只是这哭声有些奇怪,跟平时被人胖揍一顿的哭不一样,偶尔伴随着燕公子沉闷的哼声。

    半夜的时候,翠环听到她家娘娘抽抽噎噎地让她准备热水。

    翠环连忙去烧水。

    翠环提着热水进去的时候,内殿一片漆黑,她连忙点了一根蜡烛,蜡烛晕黄的光暖暖的,翠环看了一眼床榻,床帐帘子虽然放了下来,但帐子里两人的影子投射了出来,在那帘子上放大。

    待翠环看清两人的姿势时,小脸唰的一下红成了猴屁股。

    天,天啊!

    “娘娘,奴婢将沐浴的水准备好,奴婢先、先告退了!”翠环匆匆撂下一句,飞快地打开了门滚了出去,还不忘将门阖得死死的。

    经过这么一刺激,翠环一点儿也不瞌睡了,规规矩矩地在门口坐好,耳朵却竖得老高。

    果然,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水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这哗啦啦还有一些令人面红耳赤的不可描述的声音。

    翠环顶着一张猴屁股脸,脸不红气不喘地坐到了大概四更天的时候,才熬不住地眯了会儿。

    次日清晨,南浔睁着眼睛望着头顶破旧的床帐子,一双手捏得咯嘣直响。

    燕寒已经离开了,留了张字条,说有事先离开一趟,让她好好休息。

    小八嘤嘤嘤地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oss明明不能人道啊,为什么会酱紫啊啊啊啊!”

    小八哭了一会儿不知想到啥,立马叫唤起来,“不对啊,据爷查证,这暴君确确实实没有宠幸过后宫妃嫔,都是他最得力的影卫之首影大动手的。”

    南浔面无表情,“那昨天晚上按着我烙饼的是谁?特么的我都快被烙糊了!”

    小八觉得自个儿好委屈,它这次是真的给南浔找了个无法雄起的,哪知道……嘤嘤嘤,它真的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哇。

    “我就是仗着他不能人道,所以才一个劲儿地撩他,现在想想,以前我都在作死啊。”南浔感叹了一句。

    见小八不说话了,南浔还安慰它一句,“行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怪你也没啥用了,你既然坚持说你不知道,那我就相信你不知道,下次别再这么做了,知道么?”

    小八:……

    丫的你这话是相信的意思吗?是吗?

    等等,这话它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是不是在哪儿听过?

    “亲爱哒,这件事真是意外,不过你没有白掉节操哦,经过昨天一夜,**oss的恶念值咻的一下降了15,变成30了,咦嘻嘻,照这个速度下去,这个世界说不定是最快完成任何的一个世界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一品道门〕〔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