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24章 别气,赔你个更大的
    南浔臊得不行,幸好自己眼睛上懵了东西,避免了自己亲眼看到现在这孟浪的画面。

    “寒哥哥,你好像没脱衣服,你这样很像个衣冠禽兽。”南浔为了忽视某些羞窘的感觉,开始奚落对方。

    燕寒的唇移到了她的耳边,沉沉的低笑出声,那声音性感极了,“摇摇,我就是个衣冠禽兽,但我只对你一个人禽兽。不过摇摇既然喜欢我不穿衣服,那我马上脱掉。”

    南浔一怔,连忙道:“不不不,你不用脱,真的!”

    然而,燕寒三两下就把自己身上的衣袍扯了下来,然后结结实实地盖了下来。

    床帐子放了下来,床在摇摆,大地在颤,某个被烙的饼在忧伤地哭泣。

    南浔中途被烙糊了一次,累得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在燕寒的怀里,脸上还蒙着布。

    然而,在注意到自己周身被温热的水流包裹着之后,她在心里已经骂了好几声禽兽。

    某只禽兽抚摸着她光滑如丝的身体,手指指腹在每个地方划过,满意地道:“摇摇,现在你的身上都是我的痕迹了,你是我的。”

    南浔不敢动,怕这禽兽一不小心又发了情。

    然而,她就算不动,某禽兽也发情了。

    “摇摇,你这浴桶太小了,刚刚只够两个人坐下,干别的事儿都干不成。”某只已经发情的禽兽这般道。

    南浔:……

    所以,你特么的想干什么?

    你知道这浴桶小你还跟着进来?这浴桶没被你坐烂就是万幸!

    可下一秒,南浔就发现,这禽兽是没有下限的。

    禽兽说,“摇摇,我们站起来吧,你扶着浴桶边儿。”

    南浔:……

    然后某只禽兽就连哄带骗地压着南浔烙起了饼。

    后来,哗啦啦一声,浴桶直接散架了,水流了一屋子。

    外面听到响动的翠环被这剧烈的响动给惊醒了,她连忙冲了进去,看到的就是那一地的狼藉,而屏风后面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影。

    翠环顿时就明白过来这浴桶是怎么裂掉的了,她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收拾了残局,之后便又退了出去。

    屏风后的南浔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气愤的她一下就拽掉了脸上的衣巾。

    然而燕寒比她更快,一个晃眼,他的脸上已经戴上了面具。

    南浔被他的速度惊叹到了,她心里正憋着火,趁他不注意,一脚就朝他踹了过去。

    结果,燕寒防御能力极强,直接伸手挡住了她的一脚,然后顺势握住了她的脚丫子,将她往自己这边一拉。

    南浔被拉得栽进他怀里,被他死死地箍在怀里。

    “你个不害臊的,下次再敢这样,我休了你!”南浔放狠话。

    燕寒的臂膀倏然一收,沉声道:“你敢!”

    似乎觉得自己语气太重了,他马上又放缓了语调,温柔地带着一点点悔过地道:“摇摇,我知道你生气我弄坏了你的浴桶,下次我再送你一个更大更好的,你别生气了,嗯?”

    南浔:……特么的她真不是气这个!

    燕寒抱着眼前只披了一件袍子的女子,现在这人是他的妻,所以他没忍住,有把手探进去摸了摸。

    触感柔软,令人心神荡然。

    “寒哥哥,趁我没发火之前,你真的可以滚蛋了。”南浔一巴掌拍开他不规矩的爪子。

    燕寒抱着她又索了一记缠绵悱恻的吻,然后才依依不舍地道:“我确实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了,摇摇,我会随时来看你的。”

    等人终于滚蛋了,南浔唉声叹气起来,“小八,现在这个真是**oss,感觉自昨晚之后,他就变了个人似的,有点像、有点像——”

    “像情窦初开索求无度的毛头小子。”小八很给力的补充道。

    南浔听了这话顿时卡壳了。她这么一想,还真有点儿像,但这可能吗?有点不可思议啊。

    原以为是个老司机,结果是个纯情大男孩?

    这样的日子过了近一个月,南浔每天不是烙饼就是烙饼,如果不是身体无法受孕了,她有点怀疑自己能一胎怀十个。

    晏陌寒那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小八,我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不会再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我觉得再过个把月就得想办法揭开真相了。”南浔思忖道。

    小八不解,“为啥要揭开真相啊?**oss最近的恶念值降得很可观啊,现在已经降到25啦。”

    “你没发现恶念值有小半个月都没有动了吗?应该是已经饱和了,除非发生别的事情,不然这样下去再过上一年半载也是这么多。”

    小八一惊,“宝贝儿,你突然变得这么积极进取,让我好意外啊。”txp3

    其实它怀疑是南浔不想再烙饼了,所以才变得这么“积极进取”,不过南浔说的很有道理,再这样下去,**oss倒是爽了,但爽完不给它降恶念值的话,那就太渣了,这么渣的人绝壁不能便宜他,一定要虐死他。

    就在一人一兽在商量着该如何揭开燕寒“真面目”的时候,迟暮宫里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南浔正在院子里和翠环一起晒被褥,却不想一道白影突然从院外飞了进来。

    来人穿一身白衣锦袍,头戴玉冠,腰间挂一枚成色上好的玉佩,面容清俊,温润如玉。

    南浔搜索记忆,立马就知道了此人的身份。

    贤王晏陌钰,上辈子秦步摇的……奸夫。

    “翠环,你先退下,我有话跟你家娘娘说。”晏陌钰道,目光直直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看起来疏离而陌生。

    翠环显然也是认识贤王的,她神色慌张地瞅了一眼院子外,自己也不知道在穷紧张个什么。

    “奴婢就在院门口候着,贤王您为了我家娘娘好的话,最好不要逗留太久。”翠环朝他福了福身,离开了。

    就在翠环刚刚阖上大门的那一瞬间,晏陌钰的目光陡然一变,热切中带着心疼之色。

    南浔:……

    她突然就明白为啥晏陌钰会是小八口中的气运子了,因为晏陌钰太会变脸了,他在外人眼中一直表现得淡泊名利,对皇位没丝毫兴趣,瞒过了一干大臣,也瞒过了上辈子的晏陌寒。

    晏陌钰猛地上前一步。

    南浔猝不及防地就这么被他抱入了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