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49章 干架,谁弄死谁
    南浔丝毫不敢懈怠,他清楚地知道,若是被刀疤打上那么一拳头,他就很有可能瘸腿断胳膊,内脏被打得出血就更不用说了,妥妥的。

    他没有对方那么厚的皮,所以他必须保证自己不被他打到,他不能受伤。

    刀疤大喝一声,提拳朝南浔砸来。

    南浔左躲右躲,气得刀疤口中脏话连篇,叫骂不已,“小杂碎,有本事别躲老子!”

    这个时候,四层楼看热闹的囚犯们开始欢呼起来,鲜血开启了一场饕餮盛宴。

    “打啊,打啊!”

    “小子你倒是上啊……”

    口哨声,欢呼声,唏嘘声,充斥着整座囚室大楼。

    刀疤听着这声儿,觉得自己被嘲讽了,他双眼怒睁,“小杂碎,老子弄死你!你别跑!”

    南浔哈哈笑了起来,“你白痴啊,我不跑,难道等着你打?”

    众人被他这话逗笑了,他们还清楚地记得,这小子刚才揍刀疤时的那种狠劲儿,那小眼神凶狠的,就像是一个狼崽子。

    刀疤追着南浔跑,你追我赶了好一会儿。

    这样跑了两圈后,南浔猛然一个调头,侧蹲躲开对方的拳头,然后飞快地出拳,准准地一拳砸到刀疤的右眼上。

    这一拳可真是一点儿力气都没留,刀疤当场惨叫一声,捂着右眼就跪了下来。

    南浔趁热打铁,一肘子朝他肚子上撞去。

    刀疤痛呼一声,却在这时,他不顾自己,竟蓦地伸出双手钳住了南浔的双肩。

    那力道捏得南浔的肩膀都快碎了。

    这亡命之徒捏住了敌人就再也不放手,突然将南浔整个人都举了起来,然后狠狠朝地上砸去。

    南浔脸色骤变,在被抡起的时候,双手于混乱中准确无误地找到刀疤的眼睛,直接伸指戳了上去。

    刀疤又是一声惨叫,手一松的空档,南浔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后滚翻,稳稳地落在地上。

    刀疤抱着自己的双眼在原地嗷嗷乱叫唤,显然是疼惨了。

    “刀哥!”几个小跟班立马凑上前扶人,不料这大块头疼得乱挥拳头,将上去扶人的小弟给揍得个鼻青脸肿。

    小弟们眼里闪过怨恨的情绪,但还是一起上去将人给制住,然后将人给抬走,送去a监区的医务室了。

    一场搏斗结束,南浔差点儿虚脱,他站在场地上狠狠喘着气儿,平复着刚才差点儿跳出来的小心脏。

    如果刚才的每一步稍有疏忽,他毫不怀疑,他的下场会比现在的刀疤凄惨数倍,他会把自己打得脑袋开花,满身是血,直至死亡。

    然后,这些看热闹的囚徒只会表情麻木地看着他倒在血泊里,直至死亡,第二天清早,狱警来通知晨练的时候,他的尸体才会被发现。

    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在监狱里,没有人会掉下一滴同情的泪水。

    所以南浔一点儿也不后悔刚才自己下手这么狠,如果不是刀疤的这些跟班,他还想直接将人弄死的,毕竟人已经得罪了,留着只会再生祸端。

    南浔甩了甩自己带血的手,想起不久前那个男人走路的拽样儿,自个儿也不禁将双手插在了裤兜里,哼着小调,就这么慢悠悠地上楼了。

    所过之处,众人下意识地避让,但众人还是忍不住暗搓搓地偷瞄这小子,心道:将刀疤揍得嗷嗷乱叫的这臭小子,真他妈的帅!

    242的铁哥懵了好一会儿,招呼着身后老二老三他们一起跟了过去。

    242的囚室门砰地一声关死,隔绝了所有或探究或震惊或畏惧的目光。

    “小六啊,原来你这么厉害,大哥真是小瞧你了。”铁哥哈哈笑了两声,一想到刚才这小子打人的那毒辣劲儿,突然觉得有些牙疼。

    南浔哥俩好地将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大哥,小弟我只不过是运气好才干倒了刀疤,以后小弟还是得大哥罩着。”

    铁哥连忙拍胸脯保证道:“那必须的,以后小六你就是我亲弟!”

    说这话时,铁哥瞄了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还沾着血呢,a监区二把手刀疤的血。

    老三已经很狗腿地接了一盆干净水,“小六,洗把脸吧,你看你身上脏的。”

    老四和老五一人站一边,给南浔捶肩按背的。

    老二杜潘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脖子,笑呵呵地道:“小六啊,二哥要是早知道你连刀疤都能干倒,说什么也不敢捉弄你的,以前是二哥不对,你可别跟你二哥一般见识。”

    南浔斜了他一眼,“二哥长得真像一只狐狸。”

    杜潘干笑一声,“小六好眼力,以前大伙儿都叫我笑面狐狸。”

    南浔:……

    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南浔也不想跟他计较,直接一锤头砸到他胸前,“下不为例,否则拳头伺候。”tadx

    杜潘笑了两声,心道:真是个小孩,这么好哄。

    “小六,你实在太厉害了!你知道刀疤称霸a监区多久了吗?你可是这么久以来第二个打败他的人!”老三一脸崇拜地道。

    他听说苏墨白是大学生的时候,就相当崇拜他了,方才迎新仪式的时候,还怕他撑不过去一头撞死,他咋都想不到,看起来这么个牲畜无害的小伙子干起架来比刀疤都狠绝。

    南浔目光转了转,故作好奇地道:“我是第二个打败刀疤的人,那第一个是谁?”

    五人突然止了声儿,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杜潘先打破死寂,只是他脸上招牌式的笑容没有了,神色有些严肃,“小六,这个人不是咱们能够惹得起的,以后见了他有多远躲多远,不要试图触犯他的底线。”

    南浔连忙点头,“我不去招惹他,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人的来头。”

    杜潘笑了一声,看向老大铁哥,“这事儿还是由老大来说吧。”

    铁哥瞪了他一眼,不自觉地放低了嗓门道:“阎罗,外号阎罗王,是我们道上的这个。”

    他朝南浔竖了一个大拇指。

    “除了贩毒,他什么都干。”杜潘插了一句。

    “比如?”南浔问。

    杜潘:“走私。”

    老三:“歌舞厅。”

    老四:“赌场。”

    老五:“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