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圣(福先生)〕〔被炮灰的天命之女〕〔苍穹祭〕〔逆天九小姐:帝尊〕〔美女租房〕〔隐婚蜜爱:老公V5〕〔千亿宠妻〕〔娇娃联盟:小妻超〕〔老婆乖乖,BOSS要〕〔香爱〕〔三国大气象师〕〔盛嫁无双:神医王〕〔三寸人间〕〔黑科技研发中心〕〔嚣张鬼医妃,邪王〕〔他的情深似海〕〔校园逍遥高手〕〔楚臣〕〔妙手小村医〕〔都市极品天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53章 小孩儿,毛没长齐
    南浔纠结了。

    他才刚洗完澡,难道就要穿上这散发着浓浓气味儿的脏衣服?

    阎罗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好整以暇地挑挑眉,“小孩儿,你要是嫌弃可以不穿,你可以选择裸着回去,这澡堂离囚室大楼也不算远,大概路过一个篮球场一个操场一个厂房,就到了。”

    南浔一听这话,再不敢犹豫了,动作飞快地将这套散发着味道的囚衣套在了身上,套裤子时,他下意识地背对着阎罗,比套衣服的时候速度还要快上一倍。

    阎罗看他这反应,有些忍俊不禁,“小孩儿,你毛都没长齐,害羞个什么劲儿,哥不会取笑你的,来吧,过来给哥按按。”

    南浔走到他面前,目光不自觉从他耳垂上扫过,男人右耳耳垂上有一颗不太明显的小痣。

    果然,上次他并没有看错。

    “我手艺不太好,要是轻了重了你吭一声。”南浔目光微微垂了垂,低声道,然后就伸出爪子开始干了起来。

    刚才有水蒸气熏着,看不真切,只觉得这人颜好腿长身材好,可南浔现在才发现,这人的后背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不下五十个,其中光是子弹孔就有三个,一个在肩胛骨,一个在腰窝,还有一个在胳膊上,这些还只是后背上看到的,若是前面也加起来,岂不是更多?

    也不知这人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南浔可能是被那各种疤痕惊吓到了,捏得很用心。

    阎罗舒服地喟叹一声,没想到小爪子捏起来还挺舒服的,就是捏得不太均匀。

    “小孩儿,来,骑哥背上来。”

    南浔:……

    “这样会冒犯哥的。”

    “哥都不怕,你怕啥,上来。”

    南浔朝天翻了个白眼,爬上床,一屁股坐在他腰上。

    阎罗哎哟一声,“调皮的小孩儿,你这一坐差点儿把哥的腰坐断。”

    南浔嘴角一勾,两爪一起开始捏,捏得这人舒服得直哼哼。

    捏了也不知道有多久,这人还不说停,南浔的胳膊都酸了,腿也麻了。

    期间,还有人偷偷摸摸地往这屋里瞄,应该是等着洗澡的人,可以看到屋里这两人,顿时跑得没影儿了,也不知是不是这人跟后面的人通了信儿,再没有一个人往澡堂这边来了。

    一天不洗澡不会死,但是碰上阎罗王,那就不一定了。他们宁愿自己臭死或者熏死,也不想被阎罗王揍死。

    整个澡堂就南浔跟这口上哼哼的男人,怪安静的。

    南浔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了句,“哥,管够不,我胳膊已经酸了。”

    阎罗一挑眉,“你这小孩儿也真是的,胳膊酸了早说啊,哥以为你还想多伺候伺候哥,为了成全你,哥都没忍心叫停。”

    南浔:……

    特么的他突然想一拳头朝那后脑勺招呼过去,反正他后脑勺也没长眼睛。

    后脑勺没长眼睛的阎罗突然道:“小孩儿,你是不是在磨牙,想对哥这样那样?”

    南浔:……

    阎罗勾勾嘴,“今天你对付刀疤的那一场,哥看到了,刀疤是头蠢猪,一身莽力使不出来,才会栽在你手上,但你想打哥主意的话,还是太嫩了些。”

    南浔手一抖,一爪子戳在他脊梁骨上。

    阎罗皮厚,不觉得疼,就是觉得这小孩挺爱记仇的,“小孩儿,你是不是还记着哥当时候不帮你的事儿呢?”

    南浔呵呵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哥,我哪敢啊,再说了,最后不是我赢了么。”

    阎罗点点头,“唔,乖小孩儿。”

    南浔:……

    “小孩儿,你叫啥,是犯了啥事儿进来的?”

    “哥,我叫苏墨白,因为杀了人,所以进来了。”南浔老老实实地回道。

    阎罗因为舒服半眯起来的眼睛唰一下睁开,嘴角也扯开一个淡淡的弧度,“名字倒是斯文,就是犯的这事儿不咋斯文。”

    南浔有些委屈地道:“不是故意杀的人,是打架的时候把人给推狠了,一脑袋撞在了桌角上,我当是也慌了,就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血一直流啊流,当场就咽了气。再说,我这是因为啥啊,为了我那兄弟才跟他干架,可是出了事儿后,这白眼狼也不出堂作证,对方家里有钱有势,我就被判了个无期,还被搞到这里面来了。”

    阎罗“哦?”了一声,似乎是不经意间问了一句,“这美寰监狱里的事儿可不是一般人能插手的,对方把你弄到这里面了,可就不能整你了。”

    南浔切了一声,“哥你傻啊,这美寰监狱是什么地方啊,我看着这么弱,把我扔到这里面,不落得一个分分钟被人欺负的下场么?到时候哪里还用得着他们出手,我自己已经死里面了。”

    阎罗被他说傻也稀奇得没有发火,反而是长眉一挑,喉间发出沉闷的笑声,“也是这个理儿,只是对方没想到,你不是小绵羊,是头小野狼。”顿了顿,他嘴里砸吧了一句,“小孩儿啊,你挺有趣的。”

    南浔听到他第二次说自己有趣了,在他这种人眼里,自己或许就是他闲暇无聊时喜欢逗弄的宠物。tadx

    这里的“有趣”那就是用来评价宠物的。

    “哥,你叫我名儿吧。”南浔说,“你叫我小孩儿,我要是听得多了,会真把自己当小孩的。”

    “你不是小孩儿是什么,刚才哥瞅了一眼,毛真的没长齐。”

    南浔:……

    南浔捏了捏拳头,捏得咯嘣直响。

    阎罗逗弄够了,开始安慰小孩,“好吧,哥不逗你了,也不叫你小孩儿了。小白,你胆儿挺大啊,一个人就敢闯进来,难道没人告诉你,哥洗澡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搅?”

    南浔一听这个就气得牙痒痒的,“我是被人骗了,他们骗我这个时候洗澡的人少,所以我就这个点儿来了。”

    阎罗笑了一声,不知什么时候,耷拉在床沿边儿的右胳膊抬了上来,正拄着脑袋,那张俊脸朝南浔的方向偏来,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怎么,不喜欢跟这群大爷们一块洗澡?”

    南浔咳了咳,“不太习惯这么多人一起。”

    阎罗若有所思地打量这小孩儿许久,没有说话。

    南浔被他看得不自在,嘿嘿笑了一声,然后撇开了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