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63章 哥俩,影形不离
    阎罗看起来是挺厉害的,但南浔觉得几人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

    杜潘想到什么,突然道:“小六儿,我今天见你跟阎罗摆冷脸了,该不会是他为难你了吧?也是,阎罗王的小弟哪有那么好当的,有啥委屈你都憋着哈。”

    南浔抿了抿嘴,不想说话,最后就拉着老三出去了。

    杜潘连忙提醒了一声,“千万要赶在十点以前回来,如果被打成筛子了,我可不去给你们收尸——”

    晚上十点之前可以在监区闲逛,超过这个点的话,很可能被当成试图越狱的犯人,然后被站夜岗的狱警用枪打成马蜂窝。

    南浔拽了脑残粉老三跟自己一起瞎走,顾名思义要熟悉一下监狱环境。

    老三哭笑不得,“小六儿啊,你咋非要大半夜出来闲逛呢,这监狱就这么些地方,有啥逛头?”

    要不是知道他们小六儿有两下,两人又走在大道上,他绝对不跟小六儿出来,毕竟晚上这监狱里很可能发生点儿什么血腥事儿。

    “马上就回去,我就是心情不好,出来溜达溜达。”

    老三一听这话,顿时闭了嘴,安静地陪他溜了一圈。

    路过小片绿化区的时候,两人突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老三脸色一变,低喝一声,“小六儿快走!”

    南浔点头,两人悄咪咪地调头走。

    就在这时,嗯嗯啊啊的声音从草丛里穿了出来。

    以为这里正在发生血腥命案的南浔和老三:……

    南浔一脸懵逼地看向老三。

    尽管进来的时候南浔已经知道这种事情会频繁发生,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了。

    南浔弯了弯腰,从两棵绿化树的缝儿之间往里瞅。

    这一瞅,脸唰一下就红成了猴屁股。

    他看到了另一种命案现场。

    不是杀人,倒让两人松了口气。

    老三扯了扯南浔,两人对视一眼后拔腿就跑。

    这种事被人打断的话,对方肯定会发火。

    南浔和老三都不想生事儿。

    然而,两人还没跑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一人冷沉的声音,“站住!看完了就想走?”

    两人一听这话,跑得更快了。

    那人几大步冲上来,瞅准南浔就朝他一拳揍了过去。

    南浔回头接住拳头,一脚踹了过去。

    不想这一脚非但没踹着人,手还被他的拳头震得发麻。

    南浔借着路灯灯光看清了这人的脸,心里咯噔一跳,暗叹倒霉。

    这个人竟然是b监区狱霸季河!

    草丛里另一人也出来了,是个二十出头的美少年,老三认得,这是b监区的狱花,一朵依附着狱霸而活的菟丝花。

    老三一把将小六儿扯到自己身后,呵呵赔笑道:“季老大,小六儿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呵呵。”

    虽然小六儿打败了刀疤,但这里面有对方轻敌的成分在,而且季老大肯定比刀疤厉害,老三真不想小六儿交代在这里。

    南浔看到老三挡在自己前面,心里挺暖的,他自己站了出来,朝对方赔罪道:“季老大,我和老三真是不小心路过这儿,没想着打搅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我们走吧。”

    季河搂着狱花,视线落在南浔身上,忽而一笑,“a监区的新狱花?”

    南浔嘴角一抽,没有反驳。

    “既然是不小心,那就算了。”季河道,幽暗的目光落在南浔身上。

    老三听了这话,拽着南浔调头就跑。

    一直跑出很远,南浔都能感觉到身后那道**裸盯着他后背的视线,让他脊背发凉。

    南浔脚下一踉跄,差点儿没摔个狗啃屎。

    两人气喘吁吁地回了屋,南浔立马就问,“这季河喜欢男人?卧槽,我第一次见到真的,以前就只听过。”

    囚室里的几人知道两人的遭遇后,幸灾乐祸地笑了。

    “小六儿你完了,这季河八成是瞧上你了。”老四说。

    “小六儿别太担心,据说b监区的季老大不吃强扭的瓜,你只要不从,他也不会将你如何。”老五说。

    南浔一阵恶寒。

    “他不会是那啥吧?”南浔问。

    老二耸耸肩,“谁知道呢,事实上这个群体的人并不多,有很多人不过是玩玩而已,毕竟这监狱里都是一些雄性动物。男人嘛,下半身动物,哥们之间互相帮个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南浔:……

    老二见他傻住,一把搂住他肩膀,笑嘿嘿地道:“小六儿有这个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南浔一胳膊肘捅向他肚子,老二当场弯腰捂肚,五官皱成了一团,胆汁儿都快吐出来了。

    收拾完老二,南浔便端着盆子去了水房,匆匆洗漱完就爬回自己的上铺了。

    南浔睁了半天眼,后来也不知想通了啥事儿,一闭眼就睡着了,睡得很香。

    第二天清早,南浔在熟悉的铃声中爬了起来,飞速地爬上了四楼,敲响了419囚室的门。

    阎罗一开门就看到小孩儿笑得无比灿烂,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特想在那白牙上嘣嘣敲上两下。

    小孩儿的脾气果然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昨天还在跟他发脾气呢,今儿一早就笑得跟个小白痴似的。

    阎罗忍了一下没忍住,直接上手冲那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几下,然后搂着小孩儿的肩膀下了楼。

    这一次晨跑,南浔努力跟随阎罗的步伐,结果就是十来圈跑下来累成了狗。

    阎罗看着特想笑,于是揽着狗小弟的肩膀往回走,笑了一路。

    一晃眼就是两个月过去了,a监区和b监区的犯人们都知道,a监区狱霸阎罗王收了个小弟,亲的跟什么似的,走哪儿都带着,晨跑、吃饭、做工、洗澡,特么的就连上厕所都要一起。tadt

    要不是知道阎罗王这人是笔直笔直的,众囚犯们都特么的以为他是弯的了!

    这事得从某一天说起,当时他们a监区的狱花主动上门献身,哪料阎罗王对这事儿恶心得不行,当场让那狱花折了胳膊折了腿儿。

    那狱花也是可怜,本来人就长得瘦小,一米七的样子,身体也娇弱得很,在那之后就落下了病根,没过几个月就病死了。

    之后,也不断有其他人试图勾搭阎罗王,下场无不以断胳膊断腿儿收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