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69章 滚,以后离他远点
    晚上还不到九点的时候,南浔就抱着他哥的囚衣和自己的,提前去了大澡堂。

    b监区狱霸季河已经穿好了囚衣,他坐在床上,没有马上走,待看到南浔进来,他才将一支药膏扔了过去,“今天的事儿我听说了,这个送你。”

    南浔下意识地接住那药膏,跟接了什么烫手山芋似的,立马就要扔,可惜季河已经走人了,真要扔了也怪可惜的。

    自从上次撞见季老大跟b监区狱花烙饼,南浔一见这人就避开,那人似乎看出他的躲避,并没有上赶着凑。

    阎罗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孩儿盯着一支药膏发呆的模样。

    他不禁蹙了下眉,“哪来的?”

    “b监区狱霸给的。”南浔老实回答道。

    阎罗闻言,眼睛倏然一眯,立马就从他手里抽出那药膏扔到地上,然后一脚狠狠踩了上去,踩得那药膏膏水横流。

    这是监狱里的好东西,一般人都没有,南浔没想到他直接将东西给踩得稀巴烂了。

    “哥,你怎么……多可惜啊!”

    “下次他再给你东西,直接扔了,这人对你不安好心。”阎罗冷声道。

    南浔当然看出季老大对他心怀不轨,但这季老大显然是个有分寸的人,一直没有冒犯他,南浔本来想解释两句,但见他哥心情不爽,就没敢多说。

    哥俩冲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南浔洗的很小心,避开了淤青的地方。

    事后南浔照例想给阎罗捏背,阎罗没同意。

    “等你伤好了再说。”阎罗揉了揉他脑袋上的两撮呆毛。

    周日到了,下午是囚犯们的自由活动时间,就是在这时,a监区来了一不速之客——b监区狱霸季河。

    a监区和b监区的囚犯们平时们并不互相走动,因为如果没有对方的允许,这会被视为一种挑衅,可这次来的不仅是b监区的囚犯,还是他们的狱霸,单枪匹马来的。

    季河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a监区囚犯,微微耸肩,“别这么不友好,是你们阎罗王让我来的。”

    众人一听这话,脸色一变,什么?阎罗王约b监区狱霸一见?

    就在这时,所有的声音小了下来,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落在大楼门口。

    他们阎罗王正揽着小弟苏墨白往里走,看到季河后不禁挑了下眉,“你还真敢来?”

    季河面色平静地看他,“我季河天不怕地不怕,更不会怕你阎罗王。”

    阎罗的嘴角轻轻一勾,“不错,有骨气。”

    南浔惊了,“哥你约季老大过来干嘛呀?”

    阎罗微微垂眸看他,“干嘛?当然是干架。”

    说着就把南浔轻轻推到了一边,“小白,你离远一些,免得等会儿伤到你。”

    一听这话,原本一楼大厅的囚犯们一哄而散,全部跑到二三四楼的走廊上,扶着栏杆往下看。

    囚犯们怂得很,不敢当着阎罗王和季老大的面起哄,就那么死死盯着大厅里的两人。

    阎罗王和季老大面对面站立,无形的气场已经倾轧向了对方。

    季老大捏了捏自己的手腕,突然道:“阎罗,就这么对决太没意思了,我们加个赌注吧。”

    阎罗似乎猜到他要说什么,双眼不禁危险地眯起,不等他阻止,季河已经朝苏墨白的方向看了过去,道:“如果你赢了,以后我不会再打你们a监区狱花的主意,如果你输了,就不要阻止我追求他,我会用很温柔的手段追人,保证不吓到他,毕竟,这事儿讲究个乐趣。”

    无故躺枪的南浔:……

    卧槽有病啊,这季老大还真打上他的主意了?他是个男人啊男人!这季河难不成能看到男人身里面的女人心!?

    阎罗的拳头捏得咯嘣直响,目光变得阴狠至极,这个时候没人会注意到他俊帅的外表,全都被那双眼里透出的阴狠劲儿给吓到了。

    “季河,不会有如果。”

    阎罗一声话落,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两人已经打斗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的囚犯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忘了自己身处监狱,而是来到了武打片现场。

    妈的,这两个人真的是人类?动作太快了吧!

    还有那招式,卧槽,简直帅哭他们了!

    什么截肘、旋肘、膝顶、膝撞、锁喉。

    什么绊脚、飞踹、侧摔、扫踢、冲膝。

    什么折颈跤、空气摔、凤眼拳、空心拳。

    离得最近的南浔看得瞪大了眼,张大了嘴,然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近身搏斗很牛掰了,不过是力量比刀疤和阎罗这类人差上那么一小截,可现在看了阎罗和季河的打斗,他才发现,他的那些近身搏斗术都特么是小孩过家家!

    两人也不知道打了多久,汗水都浸湿了囚衣,然后两人一个撞击后停了下来,脱掉了身上碍事的囚衣。

    “天啊!”不知谁感叹一声。tk63

    两个男人,身上都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疤,触目惊心,尤其是阎罗王,那前胸后背都是,光子弹孔就有好几个。

    男人们,特别是美寰监狱里崇尚弱肉强食的犯人们最是崇拜身上有疤痕的男人,众人已经欢呼叫喊起来,这一刻完全忘了那打斗的两人是惹不得的。

    第二轮激烈的打斗又开始了,众人高声欢呼起来,看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在不知道打了多少回合之后,阎罗一个假动作骗过了季河,然后再一个扫堂腿将他踢翻在地,飞快地上前扣住了他的腿,将他的右臂狠狠一拧。

    南浔清晰地听到了胳膊脱臼的声音,不止南浔,离得近的二楼囚犯们也听到了,不禁打了个寒颤,就算被拧的是别人,他们却莫名地觉得自己胳膊很疼。

    季河也算个硬汉,愣是没吭一声。

    众人以为季河这么挑衅阎罗王,阎罗王再怎么都要撞破他的脑袋,拧断他的双臂和废掉一条腿,却不想他就拧掉他一条胳膊,而且只是拧得脱臼。

    男人嘛,很容易在打架过程中心心相惜,阎罗王难遇对手,季河是第一个跟他对打这么久的人。

    “滚吧,以后离小白远点儿。”阎罗睥睨这地上那疼得脸色发白也没有吭一声的人,冷冷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