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婚蜜恋在八零〕〔美食征服世界进行〕〔三国懒人〕〔军阀盛宠:少帅,〕〔乡野小仙农〕〔总裁宠妻有点甜〕〔傻女逆天:捡个相〕〔九层仙莲〕〔都市终极神医〕〔独家宠婚:景少,〕〔圣途职迹〕〔汉武挥鞭〕〔终焉异世启示录〕〔重生之女警冷妻〕〔恃宠而婚∶总裁小〕〔总裁的替嫁丑妻〕〔仙神外传之灵缘传〕〔阳光地府计划〕〔嫡女嫁到:殿下,〕〔裴少第一名媛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75章 啧,粘人的小孩儿
    “小白我偷偷告诉你,你可不要跟我哥说哦,我确实挺喜欢你的,但没有心动的感觉,我想,我还是更喜欢大叔型的。”阎蔓一脸娇羞地说着自己的小心事。

    南浔看着小姑娘羞涩的模样,心里好感倍增,眼里闪过一丝恶趣味,“蔓蔓,我也跟你说个秘密,其实……我不喜欢女人。”

    这下变成阎蔓被口水呛了,她伸手指着南浔,你你你了半天,最后小脸憋得通红,爆发出一阵魔性大笑。

    阎蔓刚才还收敛了一点儿,这会儿干脆跟他手挽手肩并肩了,还幸灾乐祸地跟他咬耳朵,“小白你太厉害了,我就说我哥昨晚上回来表情怎么不对劲儿了,原来是因为你!咦嘻嘻,他想把我嫁给你的计划泡汤了,他心情能好才怪。”

    “蔓蔓,你好像很高兴啊。”南浔呵呵一声。

    阎蔓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我喜欢看我哥吃瘪的样子,谁让他平时老管束我了,跟个小老头似的。”

    “蔓蔓,你哥是为了你好。”南浔摸了摸她的头,那动作与阎罗摸他的如出一辙。

    阎蔓朝天翻了个白眼,“小白,你说话的口气跟我哥,不对是咱哥,好像啊,果然是被他影响了。我当然知道咱哥对我好啦,但我现在叛逆期啊,就不想顺着我哥的意思。”

    南浔听了这话哭笑不得。

    两人一块吃了点早餐,阎罗不在屋里,一大早便去巡视几个领地了。他最近的工作量很繁重,毕竟空窗了一年,不过阎罗王的名声很大,道上没人敢背着他做什么小动作。

    小八突然叹了一声,“**oss每天五点就起来了,一出去就是一天,你要再像今天一样睡成死猪,就别想着消除恶念值了。”

    南浔:……

    吃过早饭,阎蔓带着南浔在附近玩了一圈,还给他一一介绍了几个厉害的打手,南浔兴致一来,挑了其中一个对打。

    南浔的力道不比对方,但胜在动作灵活,两人打得不相上下,那几个打手一开始还瞧不上他,这一架之后倒有了点儿情分。

    阎蔓看得兴奋不已,直夸小白好棒。

    两人回去之后,天已经快黑了,阎罗果然还没回来。

    阎蔓习以为常,倒是南浔挺担心他的,在门口徘徊了好几次。

    南浔这副望眼欲穿的模样落在阎蔓眼里,令她一惊,有些不确定地问,“小白,你、你该不会……喜欢我哥吧?”

    她自己说完话便咽了下口水。

    南浔一听这话,整个人懵了,因为他不知道咋回答。

    你说他要是个女人吧,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但他现在是个男人啊,男人喜欢男人,他自己想想都接受不了。

    阎蔓语重心长地提醒道:“小白,咱哥不是凡人能够喜欢的,我不是嫌弃你的性别哈,你别多心,咱哥他这个人啊,他是个天生的禁欲者,是个奇葩你知道吗?他不喜欢男女之间的这种事,男男就更不用说了。你千万不要在咱哥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tk63

    南浔十分诧异,“哥都二十八了,他不会一个女人都没碰过吧?”

    “没!一个女人没碰过,一个男的也没碰过。”

    阎蔓后一句总要加个男的让南浔忍俊不禁。

    “蔓蔓,我喜欢咱哥这事儿别告诉任何人啊,我只想偷偷喜欢他,不想给他任何心理负担,我现在就做他眼里的乖弟弟。”南浔说,自己都要被这句话感动了。

    阎蔓突然鼻子一酸,重重地点了点头。

    阎罗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孩站在门口等人的焦灼模样,心里突然就软得一塌糊涂。

    他今天确实有事情要做,但更多原因是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这小孩儿,是装作不知道昨晚上的事儿,还是做一个将他引入正道的好哥哥?

    阎罗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做一个好哥哥。

    于是,阎罗将小孩儿带进了自己的书房。

    “哥,今天一切顺利吧?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茶?累吗,我给你捶捶肩膀?”

    南浔一连串的话让阎罗莫名得有些不忍,但他为了这小孩儿,必须说。

    “小白,你坐,我有话跟你说。”

    南浔乖乖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做好,黑漆漆的跟小狗似的眼直勾勾地瞅着他。

    阎罗抿了抿嘴,语重心长地道:“小白,我昨晚上查了很多资料,你这种情况不是天生的,你就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所以才会对别人产生依赖感,女人瘦小,可能不如男人那样能给你想要的安全感,所以你才会产生喜欢男人的这种错觉。”

    说着,阎罗走到他面前,将他抱入了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低声承诺道:“所以小白别害怕,以后有哥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喜欢女孩子了。”

    南浔先是懵了一会儿,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哥,你觉得一个能打败监狱二把手的男人,会缺乏安全感吗?我的确是从小没了父母,但我有奶奶啊,虽然现在奶奶也没了,但我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昨天那么说是骗你的,我只是……咳咳,不习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女人卿卿我我。”

    阎罗的身子蓦地一僵,面无表情地松开了手。

    所以说,他昨天一晚上没睡都是白操心了?

    南浔朝他一摊手。

    阎罗不解地看他。

    “给我钱啊哥,我打算啥时候抽空自己去酒吧玩,嘿嘿,没钱的话怎么**。”

    阎罗:……

    阎罗心塞地直接扔给小孩儿一张银行卡,想了想又从抽屉里取出两沓现金给他。

    第二天南浔是被小八吼醒的,“尼玛你再不起来等会儿**oss又会出去一整天!你不跟他呆在一起的话怎么消除恶念值?!”

    南浔被小八的鬼吼震醒,迷迷糊糊地跑下了楼找阎罗,等看到院子里那正**着上身打拳的男人后,打了个哈欠招呼道:“哥,你等等我啊,我洗漱完马上就来。”

    阎罗停了下来,见小孩儿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不禁好笑。

    小孩儿是怕他又跑了,所以来盯人了?

    啧,小孩儿怎么就这么粘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从姑获鸟开始〕〔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