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之军妻撩〕〔一世帝尊〕〔无敌真寂寞〕〔情深不晚:求婚请〕〔丞相大人被翻牌了〕〔精灵之捕虫少年〕〔幻想世界大穿越〕〔权臣之妻多娇宠〕〔神通不朽〕〔修改超凡〕〔豪宠无限:恶魔少〕〔你从外星来〕〔最年轻的好莱坞大〕〔守望先锋——重整〕〔超级仙帝重生都市〕〔邪王专宠:腹黑逆〕〔房中有术〕〔大侠饶命〕〔勾魂咒〕〔寻宝全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77章 卧底,二哥季河?
    南浔摇头,“不知道,白天他的心情明明不错。哥呢,在书房?”

    “不是,刚回来不久,正在浴室冲澡呢。”

    南浔跑到二楼浴室门口,透过那毛玻璃的门,隐约看到一个人影,他轻轻敲了两下浴室门,大声道:“哥,是我,我回来了!”

    里面的水声突然没了,里面传来阎罗低沉冷漠的声音,“嗯,知道了,去休息吧。”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阎罗重新打开了花洒。

    他扬起头,任由那密集的水柱喷洒在自己脸上,像是让水冲洗进自己的脑子一般,洗刷掉那些让他烦躁的情绪。清水顺着脸颊汩汩地往下流,结实的肌肉在刚才那一刻绷紧,然后又在这一刻松开,他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了,看着浴室门的方向,目光幽暗而深邃……

    第二天阎罗很淡定地嘱咐了南浔一句注意身体,不要玩得太过,然后就没啥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疼这小孩儿,跟以前没差。

    过了半个月的时间,阎罗把季河也从监狱里弄出来了,只是阎罗没亲自去接人,派了小弟过去。

    接风洗尘的时候,上次那几个得力干将也没有全去,只去了两三个。阎罗也算大方,直接拨了一个赌场给他。

    因为考虑到了小白的话,阎罗直接让酒吧经理给季河办了一张贵宾卡,让他这天晚上随便玩乐,第二天再去接收赌场。

    “哥,你为啥不让我也去给二哥接风洗尘啊?”南浔问。

    阎罗眉头轻挑,“我怕你又喝醉。”

    不等小孩儿抱怨什么,阎罗已经转移了话题,“蔓蔓那丫头呢?”

    南浔果然没有问这个,回道:“今天周末不上学,她出去找姐妹玩了。”

    “小白,你想继续上大学吗?”阎罗目光动了动,突然问。

    南浔愣了愣地看了他一会儿,摇头,“档案上已经被记了一笔,我不想上学接收大家异样的眼光,我想跟着哥做事。”

    阎罗摸了摸他的头,没有再劝他。

    从这天起,阎罗去哪儿都带着南浔,哥俩跟连体婴儿似的。

    一年内,阎罗手下的大大小小的弟兄,全都知道阎罗有多疼苏墨白这个弟弟,那简直比疼小情儿都疼,不过众人也都清楚,阎罗是禁欲一族,不开荤。

    南浔在床上翻了个滚,高兴地问小八,“恶念值多少了。”

    小八:“70。”

    “啊?才70,照这个速度,三年内好像消不完恶念值啊。”

    小八:“我就说兄弟情啥的根本行不通。”

    南浔立马反驳:“咋就行不通了,你应该知道阎罗是禁欲一族吧?他根本不近女色,亲情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我现在可是他最疼爱的弟弟。”

    小八听到这话,长长地叹了一声,“你知道爷最初是想让你穿到谁身上吗?”

    南浔脱口而出:“阎蔓。”tk63

    小八惊讶不已,“这你都能猜到?”

    南浔翻了个白眼:“显而易见的事儿,蔓蔓不是他亲妹妹,但跟他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感情在那里摆着呢。你是不是想让我穿成阎蔓,然后再让亲情变质成爱情来度化他?”

    小八嘀咕起来,“对啊,多么完美的身份啊,还记得厉琛粑粑不,那个世界你是他闺女他都能盯上你,现在只不过是妹妹,凭你的逼格,**oss肯定会喜欢你的,唉,现在说这些都迟了。”

    南浔不知想起什么,眸子微垂,抿了抿嘴,问道:“小八,你知不知道,我死后厉琛怎么样了?”

    小八啊了一声,“这个我哪知道啊,我跟着你一起走了啊,反正恶念值变成0之后就不会死了,我想他应该是给你报仇了吧,然后啥时候找到一朵解语花,抚慰了他的心伤,最后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了。”

    南浔:“……你可以闭嘴了。”

    小八:……

    是你让爷说的。

    “等等!”南浔突然想起啥,神色猛地一变,“你曾经说过阎蔓会惨死,什么时候的事儿?!”

    小八掐指一算,“还早呢,起码两年后,不过,蝴蝶效应么,从你穿成苏墨白之后,这个世界原本的轨迹就发生了细小的偏差,我不保证一定是两年之后。”

    南浔连忙问它阎蔓怎么死的。

    小八嘤嘤道:“你不知道,真的很惨啊,他爱上了一个男人,他哥不同意,一气之下她就离家出走了,结果半路上遇到了**oss的仇家,被仇家先那啥再那啥,最后肢解了送给阎罗王,嘤嘤嘤,好残忍,我都说不下去了……”

    南浔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阎蔓多好的小丫头啊,他绝不能让她出事!

    “阎蔓爱上的那个男人是谁?”南浔忙问。

    小八咦了一声,“你不知道啊?你们还一块去见那个男人,见了好多次呢,哎呀本来爷不想说的,但现在还是提醒你一句吧,那男人是这个世界的气运子,不过每个世界的气运子不一样,有的一帆风顺,有的命途多舛,几经磨难之后才能修成正果,季河就是这后面一种。”

    “卧槽!”

    南浔咚的一声从床上滚了下去,“小八,你说谁?卧槽谁谁谁谁?”

    小八一本正经地道:“季河啊,你二哥。”

    南浔的脑子空白了一秒钟后,有什么东西轰隆隆地砸了下来,那是晴天霹雳,九天神雷,劈得她外焦里嫩。

    他一双眼睛放空,在这一刻,有很多东西连成一条线灌输到了他的脑海里。

    小八咳了一声,继续道:“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知道这惊天大秘密后捅出来,你一旦捅出这个秘密,干预得就太多了,季河很可能会被你搞死,一旦被你搞死,呵呵哒,我俩就玩完了。”

    南浔的眉眼蓦地冷了下来,“让我猜猜,你说的惊天大秘密是不是……季河是警方的卧底?”

    小八不禁嘀咕起来,“不该聪明的时候这么聪明。”

    南浔扶额,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似是不信般喃喃低语,“季河怎么会是警方的卧底?他明明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他还比我哥先入狱。”

    南浔实在想象不到,到底是心怀着怎么坚定的信念,才能支撑一个人在地方潜伏了整整六年!!

    季河打架嫖赌样样都干,在监狱里还特么的玩男人,这种人特么的怎么是警察?!要不是有小八提醒,南浔想破脑袋都想不出季河会是个警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不灭剑主〕〔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