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网游:灵武皇妃〕〔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封神问道行〕〔洪荒之大反派〕〔联盟之超级奶妈〕〔人族第一帝〕〔万界次元商店〕〔仙尊传人在都市〕〔神级承包商〕〔重燃热血年代〕〔帝姬传奇:华都幽〕〔木叶之式神召唤〕〔缉魂录〕〔快穿之女配的悠闲〕〔艾梅达斯战记〕〔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盛世医妃:病娇太〕〔天龙神主〕〔圣武称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81章 小白,你也是卧底
    一直到苏墨白被她哥抱回来,然后专用医生给苏墨白包扎好伤口,她哥不吃不喝地守着他,这期间他兄妹俩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阎蔓后悔了,很后悔,她不该意气用事离家出走,结果被敌人绑架,还害得小白重伤,跟阿黑同去的阿发也因为救她死了。

    浓浓的愧疚和懊悔让她再没心思想那些儿女私情,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从没有认识过季河。

    咯吱一声,阎蔓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她猛地站了起来,抬头望去,终于看到她哥从那间屋里出来了。

    阎蔓想过去,但她的脚步沉重得一步也迈不开。

    “哥。”阎蔓怯怯地叫了一声。

    阎罗的目光这才落到了她身上,只一眼便又挪开了。那一眼冷漠又嫌恶。

    阎蔓脚步一踉跄,差点儿又摔倒在地上。

    阎罗走到她面前,目光冷冷地睨着她,“阎蔓,我很后悔收养了你。好在小白没事,不然的话,我要你给他……赔命。”

    这话说得又轻又淡,阎蔓却吓得大哭出声,“哥,我知道错了,我真的错了!”

    “在我阎罗王这里,没有知错能改,有些错不是你知道了就行了,你要为此付出代价。”阎罗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淡淡道:“蔓蔓,做一个乖乖听话的妹妹不好吗,为什么要这么任性?”

    阎蔓忍不住瑟瑟发抖,阎罗这么温柔的话语让她害怕,“哥,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会很懂事的。”

    蓦地,那压迫感减少了些。

    阎罗离开了,走前冷冷地撂下一句,“收起眼泪,小白已经醒了,别让他看到你这副哭哭啼啼的样子。”

    阎蔓吸了吸鼻子,见她哥走远了,才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双腿还有些打颤。

    她怀疑,若不是看在小白喜欢她的份上,她哥很可能把她赶出阎家。

    一想到这个可能,阎蔓就浑身发寒,她是个孤儿,无处可去,哥哥就是她唯一的亲人,若是哥哥都不要她了,她还不如去死。

    这次的事情之后,阎罗把南浔当个瓷娃娃一样养着,哪里都不准去了,就连他平时去巡视地盘也没有再带着南浔。对于阎罗霸道的管束,南浔是既欢喜又忧愁。

    小八说,阎罗的恶念值又降了,到现在已经降到50了。

    这大半年,阎蔓照常去上学,跟个没事人似的,她再也没提起季河的名字。

    若不是有小八在,这么闭塞的南浔都不会知道外面已经变天了。

    “蔓蔓。”南浔突然叫住她。

    阎蔓不解地看他。

    “今天我要去找二哥,你去不——”

    南浔一句话还没说完,阎蔓就连忙摇头,“我和他之间一直是我一厢情愿,他甚至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在他眼里我或许只是个陪酒的女人。小白,是我错了,为了一段不确定的感情,上次害你差点儿……”

    在阎罗为季河接风洗尘的那一天,阎蔓偷偷混入了酒吧,然后被季河当成了里面的陪酒女,将她拉上了床,两人的孽缘就是这么开始的,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南浔捏了捏她的鼻子,“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阎蔓一把抱住他,“小白,你真好。”

    南浔轻叹一声,阎蔓就好像一夜之间从任性的小姑娘变得懂事了,这种被强迫长大的感觉并不好,但是她总算是活了下来。

    在经过阎罗的同意后,南浔去了季河管辖的地盘,带着阎罗给他安排的四个打手。

    南浔去的时候,季河正在自己管辖的一家家酒吧里喝酒,怀里还搂着个女人。

    眼前的男人还是记忆里的模样,其实季河说得对,在阎罗和他面前,自己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阎罗。

    “小白,二哥本来是想去看你的,可是抽不开身,而且,阎罗他大概不太愿意让我去见你。”季河微微笑了笑,“看见你没事就好。”

    南浔也笑了笑,一双漆黑的眼睛直直盯着他,“听说最近帮里面出了叛徒,上次李大头的一批货被警察截了,前不久周贺管辖的地下赌场和**也全被警察查封了,两人都被送进了监狱。二哥是哥的得力助手,正忙着帮他找叛徒,当然没有时间来看我。”

    听着他似乎意有所指的话,季河面不改色,只递给他一杯酒,“小白,陪二哥喝两杯吧。”tk63

    季河遣散了陪酒的女人,包间里便只剩他和南浔两人。

    南浔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砰一声放在桌子上,“二哥,敢不敢跟我玩真心话大冒险?”

    季河静静地看着他,那双写满沧桑的眼闪过晦暗不明的光,“你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二哥,二哥会告诉你的。”

    南浔嘴角扯开一个弧度,笑得有些难看,他问得直截了当:“二哥,你如实告诉我,叛徒到底是不是你?”

    季河手微微一顿,灌了一杯酒,没有回话。

    南浔的目光落在他握着酒杯的右手上,手上有很多刀疤,就连指腹侧面都有。

    “你手上的疤痕是想掩饰什么?因为练习射击留下的茧子吗?”南浔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他,步步紧逼,“二哥,你是不是警方派来的……卧、底!?”

    季河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有些意外地看他,说了一句让南浔当场破功的话,“小白,不用在二哥跟前装了,二哥知道,你也是卧底,赵队派来的卧底。”

    南浔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

    赵队俩字就是他的梦魇,梦魇!他没想到会从季河的口里听到这俩字。

    “二哥,你说什么,我不懂。”南浔打死不承认。

    季河:“我已经跟上头的人接洽过了,他告诉我,赵队派了你来当卧底。我记得赵队,我警校毕业的时候,他刚任市局特案小队的队长。”

    南浔:……

    季河继续道:“他是个工作狂,为了抓捕罪犯可以不吃不喝数日,只是我没想到,他为了击破阎罗王,竟敢派一个什么基础都没有的毛头小子当卧底。结果现在,反倒被他误打误撞了。”

    说到这儿,他目光复杂地看着南浔,“小白,没有人比你更接近阎罗王,想拿到他犯罪的核心证据,只有你能办到。”

    南浔唰一下站了起来,面色沉冷,“所以,当初你故意接近我和阎罗,根本不是为了出狱,而是为了得到阎罗的信任?”

    季河不答反问,幽黑的眼睛与南浔对视,“小白,你是不是陷进去了?”

    南浔内心默默翻白眼。陷毛陷,哥从一开始就没真打算当卧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