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校园:天下男〕〔枕上萌妻:老公,〕〔她是我的星辰〕〔闻到你的世界〕〔无限升级系统〕〔仙妻在上:倾少,〕〔文道祖师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冒牌愿望店〕〔随身带着个世界〕〔哥哥是大反派〕〔都市之特种狂兵〕〔我的金主爱上我〕〔六耳猕猴闹洪荒〕〔精灵大师直播间〕〔魔王奶爸的幸福人〕〔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侯府商女〕〔超级制造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83章 次哦,被劈晕了
    这一刻,南浔很想打爆对方的头,你特么的不知道当众暴露卧底的身份对卧底来说多危险吗?卧槽你的职业素养呢?!

    南浔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阎罗。

    他正盯着南浔,一双眼睛因为这晴天霹雳的真相瞪大,瞳孔骤缩,然后那眼睛红红的,布满了血丝,蓦地,被欺骗的愤怒从那眼底喷涌而出,毁天灭地般浓烈。

    小八卧槽一声,“完蛋了,**oss的黑化值在刚才那一刻,咻地一下蹿到了100!”

    “哥,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报的信儿,真的不是我……”南浔简直要哭了。

    所有的弟兄们都一脸愤恨地瞪着南浔,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叛徒果然是这个臭小子!

    阎罗没有看南浔,他忽地朝赵队冷笑一声,“警官,你是以什么罪名逮捕我?我不过是跟一个老友做点儿瓷器生意,怎么,这年头,连做点儿生意都算犯法?”

    赵队脸色一变,猛地看向箱子里的那些东西。

    “赵队,都是假的!”一名警员惊道。

    阎罗挑了挑眉,看向一边受了不少惊吓的m国合作人,“我的老伙计喜欢青瓷器,所以向我购买了一部分高仿青瓷古董,想自己收藏。”

    赵队脸色铁青,“如果只是买卖简单的高仿青瓷古董,为什么你们如此鬼鬼祟祟?还有,这位m国友人为啥不直接给你转账,反而要拿着现金?”

    阎罗不紧不慢地道:“哦,这个啊,当然是我吩咐的,最近我刚好需要一笔现金犒劳手下这些弟兄,所以就让对方给我现金了。警官,你不会以为我在贩卖国家文物吧?身为国家的一份子,我怎么会干出这种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

    赵队气得不行,他是接到线人举报,说阎罗王这次会亲自出马贩卖一批文物,所以才带着这么多人来围剿,连特种队都带来了,没想到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暴露了他的线人。

    没错,赵队一直以为举报的线人是苏墨白,前几次也都是他。tk63

    赵队不甘心地解开了一群人手上的手铐,然后将南浔拉到了自己身后。

    阎罗嘲讽地看了两人一眼,没有阻止。

    南浔在心里嘤嘤嘤,“八儿啊,我觉得我完了,刚才**oss看我的眼神像是想要打爆我的脑袋。”

    小八也很颓废,“阎罗王生平最憎恶的就是叛徒,完了,真的,别说消恶念值了,他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就不错了。”

    南浔跟着赵队,恍恍惚惚地走了,他回头看了阎罗一眼,对方表情阴沉,眼中恨意滔天。

    麻蛋的,真的玩完儿了。

    南浔突然觉得心脏上被人戳满了针,很疼,也很委屈。

    他哥好像真的恨他了。

    等警察都走了,阎罗遣散了所有叫嚣着要报仇雪恨的弟兄,只留下了季河一个人。

    空气静了下来,两人对视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季河率先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死寂,无比肯定地道:“你都知道了。”

    消息是他放出去的,而阎罗刻意将这个假消息透露给了他。

    阎罗冷冷地看着他,手不知不觉中握成了拳头,“这箱子里装的什么,我只告诉了你一人,连小白都不知道。”

    季河没有说话。

    “季河,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阎罗目光阴鸷,突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消音手枪,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季河的额头。

    季河没有躲闪,甚至没有出现任何恐慌之色,他目光坦荡荡地看向阎罗,嘴角勾起了一抹仿佛终于要解脱了的笑,“在我接下卧底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杀了我吧,我们之间也算有个了结。只是……小白是个好孩子,希望你放过他。”

    阎罗听了这话,眼睛一下变得通红,怒喝一声道:“你闭嘴,我和小白之间的事情不用你管!”

    季河却还是继续道:“小白只是被赵队哄骗着入了这一行,他不是警察,只是个普通人,他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全是我做的。”

    “我说了,你闭嘴!”阎罗叩下了手环,一枪打在了季河的右肩上。

    季河捂着流血的肩膀,疼痛得滑坐在了地上,可他仍然坚持着说完自己想说的,“小白不能再跟你回去了,虽然他不是警察,但他的确是卧底,你的弟兄们不会放过他的。阎罗,以后别找他了,你会害了他。”

    阎罗怒红了眼,“他休想!这一辈子他都别想离开我阎罗的身边!就算是死,他也得死在我面前!”

    说完这话,阎罗一枪又打在了季河的右腿上,阴冷森然地道:“我不在监狱的那两个多月,是你照顾小白,看在这一点上,我今天不杀你,但从今往后,我二人再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季河捂着流血不止的地方,看着阎罗那暴怒走远的背影。

    就像苏墨白只认阎罗一人一样,阎罗也只认苏墨白一个,他季河自始至终都没能插入他们之间。

    按照阎罗的性格,他绝不会放过背叛他的苏墨白。

    小白,抱歉,二哥帮不了你。季河在心里轻叹了一声。

    因为时常有亡命之徒报复警察特别是卧底这种事情发生,所以赵队将苏墨白带到了自己家里,托自家老婆照看着。

    对于这事儿,赵队也是懊恼不已,当时候他把所有人都铐了,觉得在场所有人都是妥妥的有期徒刑,再也逃不出去,也就没有再藏着苏墨白卧底的身份,哪知道……唉。

    赵太太看着小孩儿长得干净,又听说了卧底的事情,骂了赵队好一通,特别疼苏墨白。

    然而,距离上次那次围剿才不过三天的功夫,一个月黑风高夜,赵队家的防盗门被人撬了,赵太太看到那一脸阴鸷的高大男人,吓得尖叫一声,只是那一声还卡在喉咙的时候就被来人一个掌刀砍晕了。

    南浔没有反抗,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哥,打个商量,我跟你走,别打晕我。”

    结果下一刻,南浔就觉得脖子一疼,眼前一黑。

    阎罗把他给劈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