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在末世〕〔穿书之世子不按剧〕〔魂荒戮道〕〔嘘,今夜有鬼来袭〕〔罗刹王妃:冰山王〕〔会穿越的道观〕〔三国大封神〕〔重生之极品红包系〕〔高魔地球〕〔天下珍藏〕〔宋疆〕〔诸天投影〕〔娇妻太撩人:霍爷〕〔农门娇医:带着萌〕〔恋你情深〕〔清穿皇妃:四爷,〕〔三国之极品姑爷〕〔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一世唐人〕〔网游之血舞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87章 阎罗回忆篇,天生的好感
    阎罗对苏墨白这个小孩儿有天生的好感,他被狱警领入囚室的时候,阎罗正好瞥了一眼,看到了小孩儿那张清俊干净的脸,一双如小鹿般茫然的眼睛,湿漉漉的,怪好看的。

    在大食堂吃饭的时候,有人不知死活地闯入了他的领地,他有洁癖,不喜欢这些脏兮兮的糙汉子靠近他,大家也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敢闯入他领地的人应该是新人,不知怎的他就想起了先前看到的那个小孩儿。

    等到他不紧不慢吃完饭,回头看了一眼,果然是那小孩儿。

    这小孩儿心挺大的,他都盯着那后脑勺好半天了,小孩儿愣是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吃饭吃得比小猪都香。

    其实,他只是想正面再瞅一眼这小孩。

    不过不急,有的是机会,晚上好像好个什么迎新仪式,以前他对此不屑一顾,但这一次,他居然怀揣了两分期待。

    阎罗坐在419囚室里静静等着,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无聊了,所以每隔几分钟都要透过囚室那一方小小的铁窗往外瞅。

    终于,那一楼大厅里汇聚了刀疤的人,而那小孩儿也被人推到了场中。

    在众人的起哄声,那小孩儿马上就要被羞辱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阎罗突然动了,他走在四楼走廊上,短暂地打断了这以羞辱人为乐趣的仪式,他察觉到那小孩儿在偷窥他,他的威严不容侵犯,所以他冷冷地一眼扫了过去。

    短暂的一眼让他意识到,这小孩儿或许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弱小,因为此时此刻,他没有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任何惧怕之色。

    这样的认知让他恶趣味兴起,难得地插了一句,“你们,随意。”

    然后,他回到囚室,暗搓搓地透过小铁窗往外看。

    可惜,什么都没看到,围在铁栏上的囚犯们挡住了他的视线。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了众人极其亢奋的欢呼声,还有各种起哄声。

    呵呵,小孩儿居然赢了。

    直到晚上洗澡,阎罗都在想,那么干净的一个小孩儿究竟是怎样将凶狠的刀疤打倒的,或许是对方轻敌的原因?

    正想着事情的时候,小孩儿居然来了。

    阎罗心下吃惊,这小孩儿真的没听过他阎罗王的威名?这让他有些不悦,他感觉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所以他打算教训一下小孩儿。

    阎罗没有想到,小孩儿真有两下,居然见招拆招,双腿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动作让阎罗觉得好笑,刚才那种被冒犯的不悦感顿时烟消云散了。他忍不住想逗弄一下小孩儿,于是脱了他的裤子和衣服,还取笑他像个瓷娃娃。

    他喜欢上了这种逗弄小孩儿的感觉,他也没想着让小孩儿真给他按背,可没想到小孩儿按得还挺认真的。

    听小孩儿各种拍马屁,阎罗忍俊不禁。

    他想,这是唯一一个当着他阎罗王拍马屁拍得这么诚恳的人,他一点儿不觉得讨厌,反而十分受用。

    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他觉得小孩儿有趣,所以就一直带在身边了。

    本来是觉得监狱生活无趣,小孩儿又刚好凑了过来,他就顺手为之了,可没想到,他后来越来越喜欢这个叫苏墨白的小孩儿,见不得他的小白受一点儿委屈。

    所以,他揍了季河,他杀了矿场那几个囚犯,因为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的小白。

    只是矿场那一次,阎罗没想到小白会为了救他冲出来,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感觉:自己就是小白的一切,小白甚至可以为了他去死。

    这种认知让他心底生出一丝隐秘的窃喜。

    出狱的时候,他没有回头,他怕看到小白的那双眼睛,那里面的不舍会让他犹豫。

    之后,阎罗用最快的速度将小白从监狱里捞了出来。

    再见小白,他心里说不出的柔软,这是共同生活了多年的阎蔓都给不了他的感觉。

    当初收养阎蔓只是一时兴起,跟小白接触也是一时兴起,可最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想,小白对他来说是不同的,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胜过任何人。

    不,应该这么说,只有小白走进了他的内心,在这之前,任何人在他的心里都掀不起半分波澜。

    他的一干弟兄或许觉得他很看重阎蔓这个妹妹,他的确待她不薄,还很关心她的学习生活,但这些只是作为她乖乖陪伴了他多年的褒奖,她是他生活无聊之际的调剂,将一个小女孩培养成一个聪明懂事的妹妹,这过程不失趣味。

    接风洗尘是帮里的规矩,以后小白是肯定要入帮的,所以阎罗亲自带他去了,还叫来了自己最得力的几个助手。

    在这一天晚上,他从小白口中听到了一个震惊的秘密。

    小白他,喜欢男人?

    有一瞬间,他的脑袋里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唯有那一句“喜欢男人”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四处回荡,荡得他一颗沉寂多年的心咚咚直跳。

    直到小白喝醉了,他将人送回去,一路上他那颗心脏都还在莫名其妙地乱撞,撞得他心烦意乱。

    这一天晚上,阎罗失眠了,除了年轻时在刀尖上讨生活的那段岁月,他已经很久没有失眠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他思来想去,应该是因为小白误入了歧途。

    他试图劝说小白离开歧途,哪料这小孩儿居然告诉他之前是骗他的,他不喜欢男人,他只是害羞,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干事儿。tk63

    然后,小白果然拿着他的卡去酒吧嫖了,他在门外听着里面激烈的动静,松了一口气,可同时,一种让他更加焦躁的感觉袭了上来。

    他冲着冷水澡,希望这样可以冲淡心底的那种焦灼烦躁感,可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他的脑子里全是小白和陌生女人干那种事的画面。

    这一刻他竟暴躁得有些想杀人。

    小白跟任何一个人女人在一起,他都会觉得是对方玷污了他。

    他知道他有些不正常了,他不喜欢男女之间的这种事儿,可他又是绝对理智的,他不会阻止下面的兄弟去嫖,相反他很提倡,因为这样能提高他们的定力,曾经就出现过帮里兄弟被敌方用女人骗走帮里秘密的事情,他不会再容许这件事发生第二次。

    可这一切,在轮到小白的时候却不一样了,他亲手将他推到别的女人身上,转眼间,他就后悔了。

    他舍不得小白,他想将小白放到自己眼皮下,现在他们住在一起,他可以每天看到小白,等小白长大了,他就将阎蔓嫁给他,他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

    他什么都安排好了,这种念头一直到阎蔓说喜欢季河的时候都很坚定,可是在看到阎蔓出走小白那么担心她的那一刻,他又后悔了。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小白竟已经这么喜欢阎蔓了?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在小白心里,他阎罗应该是排名第一的,应该是对他最重要的人,他不希望有人代替他的位置,阎蔓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