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flowerfour〕〔炮灰女配大逆袭〕〔溺爱成婚:早安,〕〔异界召唤之神豪无〕〔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启禀王爷:王妃,〕〔我见军少多有病〕〔我停在这二天〕〔真龙〕〔神话烘炉〕〔绝世符神〕〔万武天尊〕〔官路女人香〕〔亲兵是女娃〕〔嗜血霸爱:爵少你〕〔硬汉奶爸〕〔纯阳第一掌教〕〔我的肾变异了〕〔大唐好相公〕〔重生危情:邪少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197章 不如,你再脱了让我看
    南浔嘴一颤,一不小心牙齿咬到了舌头。

    她连忙站了起来,单脚跳,跳啊跳,滑稽地一直往前跳。

    身后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沉闷的低笑声。

    南浔跳得更快了,却不料脚下有一条大树根系拱了出来,一个没注意,她被绊到了。

    眼瞅着她就要摔个狗啃屎,一只有力的臂膀突然勾住她的腰肢,将她一把拉了回去。

    下一刻,南浔忽觉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南浔惊呼一声,手臂下意识地勾住了男人的肩膀。

    ……是那个流氓野人。

    因为被抱着的姿势,她一抬头就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对方刚好偏头看了一下别处,将自己的后脑勺露了出来。

    南浔不知道看到什么,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一动不动。

    她的目光变得火热,她的眼睛变得更加明媚闪亮,缀着无数星星一般。

    野人垂头看他,充满野性的眸子里划过一抹光,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这次你走都走不动,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南浔没说话,盯着他直瞅。tk63

    这野人长得真好看啊,比上次给他的感觉还要英俊,充满了野性的那种英俊。

    野人见她不说话,浓黑的剑眉一拧,视线直直落在了她的大腿上,“小野豹,你被毒蛇咬了?”

    他视线逡巡一周,看到了那条被南浔弄死的蛇,不禁吹了一记口哨,“小野豹,这是你干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孤身杀死一条毒蛇。”

    南浔差点儿没被他的称呼雷死。

    小野豹?你咋不说小野猫呢?

    “小野豹,我叫阿莽,上次我说过的,你是不是忘了?”野人道,说着,他将南浔先放下来,将那毒蛇缠到自己腰间后,又重新抱起了女人。

    南浔咳了一声,“记得,记得。”

    阿莽看女人那模样,显然是骗人的,这小野豹果然把他忘了。

    阿莽不禁有些恼火,“我日日都在想你这只小野豹,你却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你这女人!”

    南浔静静地缩在他怀里,突然冲他一笑,笑得可灿烂了,甜甜地唤了一声,“阿莽。”

    这一叫,阿莽觉得自己的心都酥了,于是抿了抿嘴,没有再追究她把自己忘了这件事。

    “小野豹,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阿莽问。

    南浔嘴角一弯,道:“我叫阿溪。”

    阿莽不停重复着她的名字,眼睛有些发亮,“小野豹,你的名字真好听,阿溪,阿溪……”

    阿莽抱着南浔进了一个山洞里,这山洞应该是他短暂居住的地方,因为里面有些空荡,地上粗粗地铺了一层干草,旁边还有几张刚刚剥下来的兽皮,带着未消的血腥气。

    阿莽将南浔放在干草堆上,然后他趴了下来,在南浔大腿处的伤口上轻轻舔着。

    南浔大腿一抖,浑身也一抖,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在干嘛?”

    阿莽只是微微抬头看她一眼,继续舔,稍许,他对准那被毒蛇咬到的地方狠狠一吸,然后朝地上吐了一口血。

    南浔嘶了一声,“你轻点!”

    阿莽含糊不清地道:“不能轻点,我得把毒血全部吸出来。”

    南浔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尼玛要死了要死了,好痒,好痒,那是她大腿啊大腿,再往里面一点儿就到大腿根儿。

    不知道是不是南浔错觉,她总觉得这混球吸着吸着就一点点儿地往内侧蹭了过去。

    南浔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扯了起来,一张脸憋得通红,“不用吸了,我已经好了!”

    阿莽的俊脸突然在她眼前放大,嘴角一勾,戏谑地笑道:“真的不用了?”

    南浔没有后退,看着这流氓野人在自己跟前笑得有些欠扁,她突然问出一句:“喂,男人,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阿莽嘴角的笑容一点点扩大,笑得英俊而迷人,“对啊阿溪,我想跟你生崽,生很多很多的小崽子。”

    南浔:……

    眼前这远古人表达爱意的方式还真是直接。

    “阿溪,我头发被你扯痛了,你能不能先松开?”流氓野人道。

    南浔这才记起来自己还拽着他头发呢,于是松开手。

    她一松手,阿莽就直接压到了她身上。

    “重死了你,起来。”南浔连忙去推他,结果身上这大块头纹丝不动。

    “阿溪,你跟我走吧。”阿莽凑过去,蹭了蹭她的脸。

    南浔被他如此理所当然的流氓行径惊呆了。

    “阿溪,你跟我走吧,做我的女人,我一定让你成为所有部落里吃的最好穿的最暖的女人。”阿莽再次道,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紊乱。

    南浔想了想,摇头,“你要是喜欢我,就去我的部落向我阿达提亲,我是有阿达和阿兄的人,不能随随便便跟你私奔。”

    阿莽听得有些懵,“提亲”、“私奔”对他来说都是一些没听过的词,但他大概理解了小野豹的意思,这是要跟她的阿达阿兄说一声才能带走她?

    阿莽觉得小野豹的思维很奇怪,谁掳走女人还要去跟部落里的人说一声,这不是自己找打么?

    女人在部落里的地位很重要,尤其是小野豹所在的这个部落,据他这些日的观察,这里女人很稀少,他们绝不会允许外族的男人带走他们部落的女人。

    阿莽不想管那么多,他决定先把人搞到手。

    于是,他一边用手流氓着,一边儿用嘴流氓着,“阿溪,你上次偷走了我遮下身的围裙,你是不是每天睡觉前都放在鼻尖闻一闻啊,阿溪,我的味道好闻不?”

    南浔听得目瞪口呆。

    卧槽,这流氓说的话真不要脸!

    阿莽继续不要脸,“阿溪,你脱我围裙的时候把我看光了,你喜不喜欢?我是不是比你们部落里的男人都厉害?”

    南浔:……

    南浔的脸红红的烫烫的,她试图着叫了一声小八,结果小八已经很自觉地屏蔽了五识,所以没有回答她的话。

    对付流氓的最佳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所以脸红红的南浔说了有史以来最大胆最火热的话,“我已经忘了,不如你脱了围裙让我再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凌天至尊〕〔邪王独宠:纨绔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