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在末世〕〔穿书之世子不按剧〕〔魂荒戮道〕〔嘘,今夜有鬼来袭〕〔罗刹王妃:冰山王〕〔会穿越的道观〕〔三国大封神〕〔重生之极品红包系〕〔高魔地球〕〔天下珍藏〕〔宋疆〕〔诸天投影〕〔娇妻太撩人:霍爷〕〔农门娇医:带着萌〕〔恋你情深〕〔清穿皇妃:四爷,〕〔三国之极品姑爷〕〔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一世唐人〕〔网游之血舞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01章 阿溪,你真美
    南浔就像条小鱼似的,身子剪开那漂亮的星光制成的绸带,翻搅起漂亮的水花。

    等到游累了,她才停了下来,一脚踩在了河底的石子儿和淤泥上。

    河水并不深,只到她的胸前,刚好遮住了让人害羞的地方。

    南浔慢慢走到河里凸起的一块大石头边,那里放着一些她准备好的香草,揉碎了擦在身上,擦得久了会产生一些泡沫,虽然跟现代的沐浴露啥的没法比,但这种散发着自然清香的香草反而很得南浔的喜欢。

    南浔刚刚搓完香草清洗掉泡沫,身后突然响起咚的一声,是什么重物砸入河水里,然后溅起巨大水花的声音。

    南浔被吓了一跳,她连忙调转身子,还没看清楚是啥玩意儿,一个高大的黑色影子便朝她火急火燎地扑了过来。

    火热的吻密密麻麻盖了她一脸。

    “阿莽!”南浔一惊。

    “阿溪,我好想你!上次狩猎我都在想你,结果差点儿被野兽咬掉一条胳膊。”阿莽边亲她边直白火热地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

    南浔一听这话,抬头就要去看他的胳膊。

    阿莽低低一笑,“没事,就是差一点儿,我可是我们部落里最厉害的勇士,野兽也奈何不了我。我还想把我的小野豹举高在我的脖子上,阿溪我想你,你比食物还让人着迷。”

    南浔被他直白的情话臊到了。

    这、这这不要脸的禽兽。

    下一刻,南浔就觉得身子一轻,他居然真的把她高高举了起来……

    南浔死死地扶着他的脑袋,一张脸憋成了猴屁股。

    “阿溪,你真美……”锯齿流氓虎赞美道。

    之后的时间过得很慢,南浔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空白,她只看得到男人额上一层薄薄的汗水,和他脖子上因为用力一鼓一鼓的青筋,还有那形状漂亮的薄唇里偶尔泄露出的一两声低吼。

    夜色好像比之前更美了,虫鸣中多了浪花拍打的声音,动听中散发出一种燥热的气息。

    南浔被锯齿流氓虎抱上了大石头,幸好在巨石足够大,锯齿流氓虎坐在石头上,而她坐在他身上,两人跟连体婴儿一般拥抱在一起,然后一起望向头顶的星空。

    “夜色真美啊。”南浔叹了一声,她的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还带着一池春水,清波荡漾的,仿佛带了钩子一般。

    阿莽的喉结滚动了一下,直勾勾地看着她,“阿溪,你比夜色还美,在你的眼里,我能看到一片星空,闪亮极了。”

    南浔直接伸手在他脑袋上来了一下,“你够了啊,别再给我说情话了。”

    阿莽嘴角斜斜一勾,“阿溪,你的脸好红,就像那最红的果子,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

    南浔:……

    尼玛啊,再说下去她真的要变成大蒸虾了。

    说情话什么的,她没想到这个远古人居然这么厉害,每一句情话都直白火热得让她脸颊发烧。

    南浔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投降,她要反击。

    于是,南浔一双带钩儿的眉眼斜斜睨着他,也学着他的腔调,十分直白地赞美道:“我喜欢你纤薄的唇,我喜欢你喷薄结实的肌肉和有力的臂膀,我还喜欢……”

    结果可想可知,十分惨烈。

    阿莽的目光变得滚烫滚烫的,他开始生火,等那火烧得火光通天的,他就把眼前的这只小野豹架在火上翻烤,烤得外焦里了,随便一咬都能吃得满嘴流油。

    南浔一晚上被翻烤了几次后,整个人都瘫掉了。

    她不得不感激小八给她找了一副强健的身体,不然她会在被烘烤的过程中彻底焦掉。

    为了防止那只虎视眈眈的锯齿流氓虎再行流氓事儿,南浔逮着机会一溜烟地跑回了岸边,然后也顾不上身后那只流氓虎可能把她的整个果体都看光了,飞快地用干兽皮擦干身子,再拽下搭在虬枝上的衣服,飞快地往身上套啊套。

    阿莽低笑一声,声音带着饱食过后的慵懒,“阿溪,我都看到了哦,你的背真好看,你的腰肢真细,还有你的……”

    南浔脚下一踉跄,差点儿没摔倒。

    阿莽低笑连连,如野兽般锐利的眸子在星光下闪着愉悦的光泽,正懒洋洋地倚在巨石上看她。

    等到那小野豹把自己过得严严实实,没啥可看了,他才惋惜地叹了一声,取了搭在巨石上已经湿透了的兽皮围裙,大咧咧地朝南浔走了过去。

    “你、你你你特么的先把围裙穿上!”南浔一着急就说了普通话。

    水里的男人愣了一下,但他大概弄懂了南浔的意思,得意地哈哈大笑两声,“阿溪,方才不都让你看过了么,你怎么还这么害羞?”

    南浔:……tk63

    卧槽不要脸,一个不要脸的远古人。

    阿莽见她实在臊得慌,有些为难地抖了抖手里的兽皮围裙,“阿溪怎么办?围裙都湿了。”

    南浔咳了一声,“那就穿湿的,你这么穿着走一圈,一会儿就被风吹干了。”

    “这样会生病的。”阿莽继续道。

    南浔想到远古人根本没啥医疗条件,如果感冒了,稍不留神就可能要去一个人的命,她心肝一颤,马上取了自己擦身用的干毛巾,塞到他怀里,“这个先将就着用,到时候记得还我。”

    她绝不承认自己怀着一些小心思,这锯齿流氓虎一消失就是好多天,谁知道下次又是什么时候见面,如果他借了自己的东西,他肯定还会再来的。

    阿莽不客气地收下了南浔用来擦身的干兽皮,还放在鼻尖处狠狠地闻了闻,感叹道:“阿溪用过的兽皮就是不一样,真香,跟你的身上的香味儿一样。”

    南浔臊得不行,“是香草的味道,不是我身上的味儿。”

    阿莽的目光定在她身上,当着她的面儿又吸了几口,“不,除了香草味儿还有别的味道,一种令我着迷的味道。”

    南浔的脸已经没法看了,哪怕是小麦色的肌肤都变成了猴屁股那么红的颜色。

    “阿溪,你等我一下。”阿莽突然道,用那张兽皮勉勉强强地围住下面之后,他走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将之前扔在那里的东西捡了起来。

    南浔看着他递来的东西,有些发怔。

    那是一条用蛇皮缝制好的围裙,因为她的腰比较细,所以接口处要比一般人的更收拢一些,而这件蛇皮围裙的大小,一看就是她的号。

    阿莽笑了,他笑起来总给人一种坏坏的带着邪气的感觉,可现在南浔觉得他的笑迷人极了,勾得她特别想化身为狼扑上去啃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