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08章 阿溪,吃饱了吗
    南浔还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食人族的族人们看起来很善良,不像那种凶残得会吃人的人。

    不多时,有一个女人偷偷撩开石洞口的兽帘,往里面看了一眼。

    看到南浔醒了后,她才走了进来,笑着解释道:“族长和部落里的大部分男人们出去狩猎了。”

    说着,她不着痕迹地瞅了瞅南浔身上遮掩不住的吻痕,眼中露出了几分了然,脸上的笑容带了些许暧昧之色。

    南浔朝她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女人叫阿花,也是食人族几年前从别的部落买来的,在临近酷寒的时候,只用一头吭哧兽就换来了。她目前跟两个男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分别给两个男人各生了一个崽。

    南浔问阿花借来了骨针和柔韧的草绳,将自己被阿莽扯坏的小吊带和围裙重新缝了一下。

    在阿花问南浔要不要一块去摘果子的时候,南浔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她很有必要让部落里为数不多的女人见识一下她的劳动力。

    除了要照顾小孩儿的女人,其他女人都出动了。

    南浔麻溜地爬树、摘果子、摘野菜、摘椰果,惊呆了一群女人。

    女人们恍惚间明白了什么,阿溪一个女人可顶一个男人,还能生崽,他们的族长太有眼光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男人们带着猎物回来了。

    南浔发现,这里的男人真的很碉堡,他们没有什么花哨的武器,全都是清一色的带石枪的长矛,但他们很擅长捕猎,才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们就成功抓到了两头吭哧兽。

    午时,所有的族人饱食了一顿,女人们拿出了自己摘的野果。

    因为这次的野果要比以往多出好多,男人们不禁有些诧异,在听到很多都是阿溪摘的之后,男人们看向新族长阿莽的眼神不禁带了几分戏谑。

    阿莽一把搂过正在烤肉的阿溪,臭不要脸地道:“哈哈哈,我的阿溪真厉害,不愧是我阿莽看上的女人。”

    说完,捧着南浔的脸就凑过去亲了一口。

    南浔一巴掌拍开他的头,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阿莽哈哈大笑,“阿溪生气了。好好,等晚上咱们回洞里再说。”

    有了女人的男人们心照不宣地笑了。

    南浔很想冲阿莽大笑的脸上来上一拳。

    麻蛋的,能不能稍微含蓄一点?能不能!

    中午饱食了一顿,男人们又出去狩猎了,这一次要天黑了才会回来。tk63

    女人们上午已经摘了足够的果子,所以下午并没有出去,而是坐在一起缝缝补补。

    酷寒的冬天不久之后就要来了,女人们开始用兽皮做冬天的衣服,每家人发了一张兽皮,虽然一部人还没有分到,但这些人一点儿不急,因为他们相信男人们的能力,一定会在冬天到来之前,猎捕到足够多的猎物,获得足够多的毛皮。

    女人们只会做简单的衣服,毕竟工具有限制,比如没有剪刀,骨针也比较粗,大多是顺着兽皮的纹理,做出简单的袖子和衣结,可就算如此,南浔也觉得她们已经很了不起了。

    南浔想了想,也拿出了阿莽放在洞里的那张没处理过的大型锯齿虎虎皮。

    在她拿出虎皮之后,女人们的眼睛都亮了,目光黏在那虎皮上,挪都挪不开。

    一人羡慕地道:“阿溪,你可真是好福气,族长是我们食人族里最勇猛的男人,任何女人都想给他生崽,可他谁都不要,就要你。”

    南浔以为只有阿莽这个臭流氓说话才这么直白,但她发现她错了,整个食人族里的男人和女人说话都很直白,他们喜欢就会大胆地说喜欢,不喜欢也表现得很直接。

    就像另一个女人,她看向南浔的目光满是嫉妒,阴阳怪气地道:“我阿香也不比这个女人差,阿莽为什么就看不上我?别的女人都跟很多男人睡过,可我只跟他的好兄弟阿豹睡过。”

    旁边的女人嗤笑,“阿香,你咋还惦记着阿莽呢,阿莽说了,他不喜欢你,你就死心吧。”

    南浔被那个阿香的话膈应到了。

    卧槽,她都跟别的男人睡过了,还敢惦记她家阿莽,她的脸到底有多大?

    南浔没有理会满嘴酸水的阿香,自己整了整那张虎皮,开始丈量尺寸。她要给阿莽做一件保暖又好穿的虎皮大衣。

    男人们不喜欢穿长袖,冬天也是,所以南浔打算做个七分袖,衣襟就做成古代的那种开衫,然后自己打结。

    多余的虎皮做成那种系带子的长裤。

    做完虎皮大衣和虎皮裤,剩下的那些碎小的虎皮就用来做虎皮靴。

    南浔想的特别好,等她真正动手做的时候,她快哭了,骨针实在不好用,虎皮密密麻麻的不透风,用骨针去戳,好不容易才能戳进去一个洞。

    等阿莽和其他男人回来的时候,南浔连一个袖子都没有做好,可是手上已经被骨针戳了好些个洞洞。

    阿莽看到后,二话不说,直接去抓了一把草药嚼了给她敷上。

    男人们的战果依旧很丰硕,等大伙饱食一顿后,多余的食物被男人们扛进了最靠边的一个没有住人的石洞里。

    虽然食人族不知道什么地窖,但南浔发现那个石洞的位置比较低,所以里面气温偏低,用来储存冬天的粮食最合适不过了。

    “阿溪,吃饱了吗?”阿莽问,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南浔咽了咽口水,“吃饱了,还吃多了,所以我想出去走走。”

    阿莽的眼睛闪过一道光,立马应了一声,“好,我陪你。”

    然后,两人便大手拉小手地出去散步了。

    阿莽随手抓了一把什么草,分了一半给南浔,“阿溪,把这个放到嘴里嚼一嚼,然后再吐掉。”

    南浔这下总算明白为啥他牙齿那么白,嘴里还总是有一股好闻的青草香味了,原来他时不时就嚼这种草,这种草似乎能祛除口中的异味和牙垢,完全可以当牙膏使用。

    小八突然贼兮兮地插了一句,“亲爱哒,你说他好端端地清洁牙齿做什么,你不觉得他接下来要,咦嘻嘻……”

    南浔:……

    经过小八的提示,南浔真是看哪儿哪儿不对,比如现在,他们经过了一片高高的蕨类草丛,若是走进那草丛里,只要稍稍一低头,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很方便来一场野外的妖精打架。

    又比如那旁边的某棵粗壮的大树,两人躲在后面,阿莽一把将她抵在上面,举高她的腿……

    尼玛啊,南浔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觉得她肯定是被某只一脑子黄色废料的兽兽给影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