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万年〕〔以我江山,许你盛〕〔遂古之上〕〔凡俗至尊〕〔天价宝贝:总裁爹〕〔梦幻天朝〕〔嫡女令〕〔重生军婚:首长大〕〔都市圣医针神〕〔帝国总裁的囚笼〕〔韩少追妻:老公狠〕〔大德云〕〔清穿娇妃:四爷,〕〔重生蜜恋:上校,〕〔一抱成孕:总裁甜〕〔一生一世笑皇途〕〔逆天命:问梦情〕〔森罗拈花录〕〔惹火田妻:至尊丑〕〔首席心尖宠:甜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16章 阿溪,你做的很好
    南浔今天的遭遇可以写一部历险记。

    一开始遇到巨蟒,浑身紧绷,虽然后来那巨蟒走了,接着又是企图非礼她的阿豹,一场神经紧绷的打斗也耗费了她不少体力和精力,再到现在,她死命地逃跑,跑得忘了东南西北。

    南浔又饿又渴又累又困,真尼玛没有比现在更窝囊的时候了。

    南浔发誓,她只是想稍微眯一会儿的,但后来她真是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居然就真的睡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出现的脚步声令南浔懵然惊醒,她看到了出现在洞口的黑影,又高又大。

    南浔目光一凌,立马摸出了挎包里的小石刀。

    在那黑影靠近之前,她猛地举着石刀朝那人的胸膛砍了过去。

    她不想杀人,但她若不杀,她就会被对方抓住烧死。

    既然她不能死,就只能让对方去死了。

    南浔觉得自己这一击的速度很快,却不想来人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腕,轻松打掉了她手上的石刀。

    下一刻,男人把她抱入了怀里,狠狠地抱着,像是找到了什么失而复得的珍宝。

    南浔先是一怔,随即狂喜,“阿莽!”

    黑暗中,她看不到对方的神色,但能感觉到他周身的气压极低。

    这个男人正处在暴怒的边缘。

    “阿溪……”他低低叫了一声,手臂收得更紧了。

    南浔等到了阿莽,顿时不累了不困了,腰杆都直了,她连忙也死死地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委屈巴拉地打小报告,“阿莽,你的族人们要烧死我,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就逃出来了。”

    “我知道……”阿莽的声音带了两分沙哑,在风中微微地轻颤。

    他原本多么高兴啊,因为他又猎捕到了一头大型锯齿虎,那漂亮的虎皮刚好可以送给阿溪做裹身的毯子。可是,当他欢喜地扛着那头大型锯齿虎回到部落后,他没有看到阿溪的身影,部落里的氛围很紧张,族人们的表情也都很严肃。

    那个叫阿香的女人哭着说,阿溪让巨蟒吞了阿豹,阿溪是巫魔派来的巫使,他们想要烧死阿溪为阿豹报仇,可是阿溪逃了。

    在阿香哭嚎着抱住他大腿,叫他给她做主的时候,阿莽一脚踹开了她,然后飞速地蹿进了丛林里。

    丛林里这么多毒虫猛兽,阿溪一个女人该有多危险!

    那个时候,他的脑子里没有什么巫使也没有阿豹,只有阿溪。

    她是他的女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他还算什么勇士!?

    等到那颗咚咚直跳的心脏终于平缓了下来,阿莽松开了怀里的阿溪,然后拉着她慢慢往回走。

    出了山洞,视野一下明亮了起来,今天的星星没有以往璀璨,大概是今晚满月夺走了它们的光辉,这会儿正是月上中梢的时候,月亮又大又明亮,皎月的银光从层层树缝儿里照射下来,将周围的山石和树木都盖了上一层薄纱,不像之前那么昏暗。

    阿莽沉默不语地往前走,那只握住南浔的手大而有力,也很灼热。

    南浔有些担忧,“阿莽,我们这是回部落吗?可是大家要用火烧死我。”

    “不怕,有我在。”阿莽道,握着她的手稍稍紧了一下。

    “阿莽,我不是什么巫使。阿豹的确被那条巨蟒吞了,但巨蟒不是我指使的。”

    “阿溪,就算你是巫使,我也要你。”阿莽郑重其事地道。

    南浔嘴巴弯了弯,但还是想跟他解释清楚,“阿豹他趁你不在,想抱我亲我,还想占有我,如果不是那巨蟒突然出现,我很可能就——”

    阿莽的脚步猛地一顿,南浔立马止了声儿。tk63

    南浔以为他要说什么,却不想他只是顿了一下后便又继续拉着她走。

    月光下,男人的脸色黑沉,目光幽暗,薄唇抿得死紧。

    南浔咳了一声,绕过前面那个话题,继续解释道:“搏斗间,我用长矛刺向了他胸膛,然后他怒了,想要弄死我,巨蟒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它没有攻击我,而是选择了阿豹,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血腥味刺激了它。”

    阿莽嗯了一声,手动了动,与南浔手指交握,良久才说了一句,“阿溪,你做的很好。”

    部落里火光通明,篝火已经燃起,族人们也已架起了木桩子,堆放好了木柴,只等着他们首领将那巫使抓回来,然后一把火烧死巫使。

    他们是如此笃定着,在关乎部落安危的这种大事上,族长一定会为了他们部落选择烧死那个女人。

    当族人们看见阿莽果然带回了那女人后,他们高举着手中的长矛,齐声大喝起来,“烧死这个女人!烧死这个女人!”

    南浔撇了撇嘴,真心觉得这些远古人太凶残了,动不动就放火烧人。

    阿莽突然举起手中的长矛,示意众人安静。

    “你们为何笃定阿溪是巫魔派来的巫使?”阿莽问。

    阿香开口了,声音尖锐得有些刺耳,“这个女人指使巨蟒吞了我的男人阿豹!这个恶毒的女人是巫魔派来的巫使,只有巫使才有驱使猛兽杀人的能力!巫使会将我们的族人一个个杀死,直到整个部落的族人一个不剩!”

    阿莽目光冷冷地瞪了阿香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一一扫过他的族人们,质问道:“如果阿溪是巫使,她会教你们编竹背篓,做陶器,还带你们找食物、找盐石?”

    族人们沉默不语,但态度依然很坚定。

    阿莽呵了一声,突然走到窑炉跟前。

    窑炉旁边还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刚做好的陶器,费了族人们许多心血,他二话不说,直接举起手里的长矛……狠狠地挥了过去。

    哐当的声音接连响起,陶器碎了一地。

    女人们先是一愣,接着崩溃大叫,“阿莽,你在做什么!?”

    打碎完陶器不说,阿莽还将部落里的竹背篓和竹篮子等各种竹制品全部扔到了火堆里。

    他进入一个又一个的石洞,将里面的盐罐子哐当哐当全部砸到地上。

    族人们全部呆住了,南浔也傻眼了。

    卧、卧槽,虽然有些不厚道,但南浔觉得现在的阿莽简直……帅呆了!

    砸完了自己想砸的东西,阿莽嘴角上挑,笑得很是邪肆,“这些都是巫使教大家做的东西,既然巫使想要毁掉我们的部落,那这些东西肯定也带上了巫魔的诅咒,不如统统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