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34章 又见,那装样白轿
    第234章 又见,那装样白轿

    “行,我的姑奶奶,妈妈马上就让厨房做。”张妈妈妥协道,现在这就是她的摇钱树啊,小祖宗说是啥就是啥。

    当初知道南浔是一个饭桶的时候,张妈妈也是有些震惊的,那小小的肚子怎么就能吃下那么多东西?但后来,张妈妈就麻木了,对南浔饭桶一般的饭量见怪不怪。只要她能帮自己挣银子,这么点儿伙食她还是供得起的。

    南浔吃完一只红烧大肥鸡之后去雅间见了那位祁公子。

    雅间里的男人身姿挺拔、容貌俊美,才华横溢还出手阔绰,完全是男主标配。

    如果小八没有跟南浔说出这人的身份,南浔可能还会对他客气几分,但现在,她实在不想跟着东临国的七皇子打交道。

    原世界的李云朵就是一颗心遗落在七皇子祁衡卿身上,为了他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最后落得那样一个凄惨下场。

    而这位七皇子明明知道李云朵的心思,却任由她为自己上刀山下油锅,最后美人儿香消玉殒,他也只是惋惜地叹了一声。

    从李云朵的角度来看,这次的气运子就是个妥妥的渣男。

    南浔扫了那男人一样,不等他开口便自己落座,取了一个茶杯,兀自倒水饮了起来。

    祁衡卿先是一怔,接着笑了起来,“蔷薇姑娘果然是个性情中人。”

    南浔砰地一声将杯子放到桌上,笑眯眯地看向对面的男人,“祁公子,今天你想聊什么呢?上上个月说了琴棋,上个月说了书画,这一次公子想要跟我聊什么?”

    祁衡卿看着她半响,似在思忖什么,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就谈这国家大事可好?”

    南浔就知道他的目的,立马就摇头道:“抱歉啊公子,我蔷薇乃一介女子,对这些国家大事不感兴趣。”

    祁衡卿目光蓦地一凌,沉声道:“蔷薇是个聪明人,你不是对这些不感兴趣,而是一早就猜到了我的来意。”

    南浔也懒得跟他装了,开门见山地道:“祁公子,你不像南云国的人,我每次见你,张妈妈都一反常态地催促我见你,这醉月楼的背后老板该不会……就是你吧?”

    祁衡卿目光一闪,沉默良久竟直接承认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姑娘的法眼。这醉月楼的确是我四年前所建,为的不过是搜罗这南云国的情报。我其实是——”

    “嘘~”南浔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祁公子,不要告诉我你的身份,我不感兴趣。而且,我很快就要离开醉月楼了。”

    祁衡卿的面色微微一变,“姑娘这么急着离开,莫非有什么苦衷?”

    南浔无趣地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淡淡道:“祁公子多虑了,我进醉月楼才是真有苦衷,因为身无分文,所以不得已选了这条路,当初与妈妈签了活契,为的也是方便脱身。”

    祁衡卿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被他咽了回去。

    他兀自喝着闷酒,南浔则默默地在一边给他斟酒。

    等到祁衡卿喝得两颊泛红,俊脸微醺,他忽地一把握住了南浔的手,“蔷薇姑娘,其实我——”

    咚的一声。

    南浔一拳头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祁衡卿被砸得晕趴在桌上,一动不动,鼻子流出了两行……鼻血。

    南浔朝他脑袋瓜子上戳了几戳,见他没反应,于是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了。

    小八一惊:“我靠你干嘛打晕他啊?”

    南浔:“他非礼我,抓我小手,他还想说喜欢我。哼,你以为我真把他打晕了?我那是给他台阶下,他懂我的意思就顺势装作晕倒了,不然尴尬的是他。”

    果然,南浔刚刚离开,原本晕过去的祁衡卿就慢慢睁开了眼,他看着南浔离开的方向,伸手抹掉已经流到嘴巴上的两行鼻血,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他没有看错,这个女人果然堪当大任,可惜,不为他用。而且,她现在已经知道这醉月楼乃他所创,也不知会不会对他的大事造成影响。

    祁衡卿拧眉片刻便舒展开来。

    他可以暂且留下这一个异数,谁说以后她就一定不能为自己所用呢?

    南浔打发了祁衡卿之后,百无聊赖地回自己小窝了。

    “小八啊,距离墨染堂招收蛊人的时候不远了,咱是不是该卷铺盖走人了?”

    小八有些惊奇,“你最近好敬职敬业啊。按照你以前的德性,你不是能多舒坦一日就多舒坦一日么?”

    南浔面不改色地说,“你难道不了解行情吗?多少人上赶着去墨染堂找死啊,我要是不注意点儿,一不小心蛊人的名额满了怎么办?错过了这次机会,再进入墨染堂可就不容易了。”

    小八听后,竟深以为然。

    第二日南浔就开始打包东西,打算离开这个她住了三年的金银窟。

    “哎,三年之后,我依旧是个穷光蛋。”南浔感叹道。

    小八呵呵哒,“怪谁啊,为了彰显你的高风亮节,以往那些客人给你的赏银你愣是一分不要。出去之后你这饭桶又要喝西北风了。”

    南浔:……

    一人一兽正在斗嘴,门外突然有人咚咚叩响了门,“蔷薇姐!蔷薇姐!你快出来啊,今天国师大人出来游街了!”

    南浔一听这话,飞一般地开门冲了出去,“牡丹,国师大人真的往这边来了?”

    门口长相娇艳的女人咯咯一笑,“是真的,我知道姐姐仰慕国师大人已久,得到消息立马就来通知姐姐了。”

    南浔这三年不着痕迹地打探着关于国师的事情,有心人都能看出她很仰慕国师大人,所以南浔并未多想。

    牡丹直接带着南浔去了观望视角最好的某个二楼雅间里,南浔将头探出窗外,果然看到街道两侧都挤满了人。

    那支熟悉的庞大队伍慢慢往这边行了过来,南浔看到了三年前的那装样的八人抬白色缀珠吊穗轿撵,透过那白色纱帘,她目光直直地落在轿中那人影上。

    街道两侧都是人,她就不信,这一次国师还能察觉到自己在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