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47章 下场,万箭穿心
    第247章 下场,万箭穿心

    小八说,“这下你明白他为何活了这么久了吧?巫术啥的,你可比爷懂。”

    南浔眉头紧皱,冷冷地道:“你可知道施用这种逆天秘术,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断子绝孙不得好死都是轻的!”

    小八的声音颤了一下,“这么凶残?难怪……”

    南浔目光陡然一变,“难怪什么?小八,原世界oss最后如何了?”

    小八有些同情地道:“oss最后被吞并南云国的气运子弄死了,万箭穿心而死!我靠,真心好惨!”

    南浔忽地握紧了双拳,目光沉了下来。

    小八连忙又补了一句,“不过最后祁衡卿为了抚慰南云国百姓,命人厚葬了国师大人。”

    南浔冷嗤一声,“人都死了,要这厚葬做什么。”

    小八嘤嘤道:“你别这样说话,很吓人的好么!”

    南浔不说话了,她目光冷冷沉沉的,小八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

    南云国卧病在床的老国君突然病愈,重生变得精神抖擞,这让满朝文武大臣大为吃惊,几位明争暗斗的皇子亦是如此。

    恢复精力的老国君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处理掉那些不安分的臣子,知道几位皇子在明争暗斗甚至巴不得他早死之后,老国君之前仅存的一点儿愧疚也没有了。

    “五日后,三国使臣来访,恰好与我南云国一年一度的祭天祈福大典撞在一起,国师怎么看?”老国君看向右首的白衣男子。

    男子坐在一把镶宝石镀银软椅上,眸子半阖,似在思忖什么事情。

    能在朝堂之上落座的,唯有这位国师大人有此殊荣。

    “皇上,祭天祈福大典的日子乃臣算好的良日,不可随意更改。”宫墨染淡淡道。

    左相立马站了出来,“启禀皇上,祭天祈福乃南云国大事,臣以为,既然三国使臣撞上了这一天,何不让他们也亲眼目睹一下我南云国国师的通天术法,以此震慑三国。”

    “臣附议。”

    “父皇,儿臣也附议。”

    ……

    “大人,您当真要当着各国使臣的面祭天祈福?”南浔有些担忧地道。

    宫墨染饮下她端来的茶,微微颔首。

    “大人,我担心您,届时带我一起去吧。”

    宫墨染捻了两块槐花糕吃,然后将剩下的推到南浔面前,“吃了。”

    南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盘子里的糕点,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腮帮子鼓鼓的。

    吃完了,南浔又开始软磨硬泡,“大人,您就带我去吧,你若不带我去,到时候我就偷偷溜进去。”

    宫墨染看着她,突然将手探向她的嘴边,将上面沾着的一点儿糕点渣滓轻轻弹掉了。

    南浔狠狠一怔,傻乎乎地看他。

    宫墨染一双死水般的眸子似乎波动了一下,“自然会带你去,本座已经习惯了你的侍候,你不在,谁给本座端茶倒水?”

    南浔:……

    那可真是太好了呢,呵呵。

    宫墨染突然话音一转,“不过,不是以现在的身份跟着本座。”

    南浔眨巴着眼睛看他,思考着他的言外之意。

    当天,墨染堂便雷厉风行地举行了拜师大典。

    宫墨染当着十八位弟子的面儿,亲自接了南浔敬来的茶水,认其为第十九位弟子,赐名宫十九。

    众弟子震惊不已,大人于每一任国君在位期间收两名弟子,宫十八是三年前刚收的第二名弟子,大人这一次居然又破了先例,竟收了第三名弟子,还是个由蛊人提上来的女弟子!

    南浔非常高兴,因为小八说恶念值又降了5点,她在一点点地不着痕迹地侵入oss的日常生活,这样果然是有成效的,起码oss已经习惯了她的侍奉。

    墨染堂不兴称国师为师父,似乎觉得这样会唐突高人,南浔便还是跟先前一样称呼宫墨染为大人。

    拜师结束,宫大一脸便秘之色,问道:“大人,既然这丫头成为了您的新弟子,是不是要让她单独入住一方偏殿?”

    宫墨染闻言,眉头轻微地蹙了一下又松开,“不必了,本座习惯了丫头的侍奉。”

    众弟子又是一惊,一时之间心思各异。

    宫十七看向南浔,表言又止。

    等到宫墨染离开,众弟子也散去,宫十七立马拉住南浔往角落里走。

    “喂喂喂,宫十七你干什么?松手!”

    宫十七气恼地一把甩开她的软手,带了丝薄怒地道:“李云朵,我问你,是不是、是不是对大人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

    不及南浔回答,他便低斥起来,“不要白日做梦了!大人不喜欢女人,也不可能喜欢女人!墨染堂的每个弟子都必须洁身自好,童子之身炼制出的蛊毒才最为精纯,我劝你还是早早死了这心思!”

    南浔挑挑眉看他,“十七,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点?且不管我到底打着什么心思,连大人都没说什么,你怎么倒先来提醒我了?”

    宫十七恨铁不成钢地道:“臭丫头,原来你真怀着这种小心思!我之所以提醒你,只是不想你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前有人想要笼络咱们大人,就尝试过美人计,结果你知道那美人怎么样了吗,被大人无情地种入穿肠蛊,七窍流血浑身发臭而死,当年那女人可是号称南云国第一美人儿,咱们大人愣是看都没多看一眼。”

    南浔嘴角一弯,“谢谢你啊十七,原来大人是这样一个洁身自好之人,如果不是你告诉我这些,我都不知道大人居然还是个童子身呢。”

    宫十七:……

    宫十七气坏了,直接吼了起来,“臭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意思!”

    南浔哥俩好地揽住他肩膀,笑嘻嘻地道:“我知道啊,但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若是能上了国师大人,此生无憾矣。”

    “你、你你你……”宫十七瞪大了眼说不出话来。

    南浔哈哈大笑两声,“十七哥哥,我先走了哦,这是我俩的秘密,你可别告诉别人啊,要是让其他师兄知道我一直在妄想大人,估计会一剑刺死我。”

    宫十七看着小丫头轻快走远的背影,一张清俊的脸皱成了一团。

    异想天开不知死活的臭丫头。

    主殿。

    宫墨染正倚在长榻上看书,看到南浔进来,头也不抬地问道:“丫头,本座让人在外殿给你备了一张小床,日后你不要再打地铺了。”

    南浔一喜,立马就道:“谢谢大人!”

    宫墨染又道:“方才本座已经让厨房做了些小菜,日后你若是饿了便直接吩咐厨房给你做些吃食,想吃什么、吃多少,都没关系。”

    南浔一听这话,眸子倏然瞪大,“大人,您该不会都知道了吧?”

    宫墨染微微扬了下眉,“本座该知道什么?”

    “知道我其实是个……饭桶。”南浔有些羞耻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