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的不想离开你〕〔伏魔师之长生诀〕〔六道佩恩的自我修〕〔黑白世界,彩色的〕〔我是幕后大佬〕〔老子已经无敌〕〔仙道第一小白脸〕〔红包游戏群〕〔快穿:男主,开挂〕〔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青铜战纪〕〔我家女儿是教皇〕〔全民秘境时代〕〔世人畏我〕〔披着上帝的球衣打〕〔带着仙葫开农场〕〔头号前锋〕〔独宠小萌妻〕〔超级科技工业〕〔高能来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50章 日后,本座唤你朵朵
    第250章 日后,本座唤你朵朵

    南浔吃饱喝饱后,开始跟oss唠嗑。

    “大人,您能不能不要再叫我丫头了,我有名字的。”南浔道。

    宫墨染顿了一下,“十九?”

    南浔立马纠正,“不是十九,是李云朵,大人能不能唤我本来的名字?叫我云朵或者朵朵都行。”

    想到什么,她又解释道:“大人,我不是不喜欢您赐的名字,只是您唤我原名的时候,会让我感觉更加亲切,我爹娘经常唤我朵朵,大人,我想我爹娘了。”

    对于南浔如此做派,小八表示很不解,“你干嘛要将oss说成跟你爹娘一般重要的亲人啊,这样的话,以后oss岂不把你当女儿养了?”

    南浔没有回小八的话。

    宫墨染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本座若唤你朵朵,岂不是令你经常想起你的爹娘,徒惹你伤心?”

    南浔想了想,摇头道:“爹娘已经去了,他们在我心底,可是大人不一样,大人是活着的人,日后我眼里心里便只有大人一个了,您会是我最亲近的人。”

    这话让宫墨染心中方才生出的一点儿不适顿时烟消云散了,他微微点头,“日后本座便唤你朵朵。”

    “卧槽!”小八突然鬼吼一声,“就在oss叫出你小名儿朵朵之后,恶念值一下子又降了5点,现在恶念值变成78了!我们今天发了啊啊啊!”

    激动的小八主动认错,“亲爱哒,人家刚才错了嘛,不应该质疑你。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是oss的恶念值今天真的降了好多好多,咩哈哈……”

    南浔:……

    以前没觉得,现在发现小八其实才是变脸变得最快的那一个。

    因为南云国一年一度的祭天祈福大典就要到了,街道上明显有什么变了。气氛变得愈发庄重,百姓的态度也愈发的虔诚,店铺里的叫卖声都比以往小了一些。

    南浔和宫十八乔装打扮了一下,出来采购一种药材。这药材虽然皇宫的药房里也有,但墨染堂需要新鲜的。

    宫墨染怕把小徒弟闷坏了,便派了宫十八和她一起出宫采办这种药材。

    宫十八这会儿还得意着,“十七特别想出来,但是大人最后却选了我,嘿嘿,十九你说,大人是不是特别看好我啊?”

    南浔没有回答他的话,她听到了整齐的脚步声,那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才会发出的脚步声。

    等到声音临近,南浔果然看到了一支队伍。

    宫十八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以为意地道:“这两日三国使臣陆续到来,北芜国和西漠国的使臣已经到了,现在来的这最后一拨人马定然就是东临国使臣的队伍了。”

    说到一半,宫十八突然咦了一声,“奇怪,其他两国使臣前来坐的可都是马车,怎么这东临国队伍里不见马车?莫非……那为首的年轻将军就是这一次东临国的使臣?”

    使臣无一不是文官,因为国家需要的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武官大多心直口快,且三大五粗的,可不是外交使臣的人选。

    可眼前这支队伍,大概有两百人,前面是骑兵,后面是步兵,全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并不见被他们护送的车撵。

    南浔一眼看到了为首的祁衡卿。

    几月未见,这人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初见时,南浔明明记得他是个举止儒雅极有文采的英俊男儿,却不想此时,他周身气质冷冽,一双浓眉如寒剑出鞘,两片薄唇也紧紧抿着,似含了两块薄冰。

    现在的祁衡卿就如同一尊在寒潭中浸泡了许久的冰雕,浑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字。

    南浔眉头一拧,问小八:“这段时间,东临国可是发生了什么?”

    小八哇了一声,“这你都能看出来?哎呀气运子嘛,不是有句话叫做,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些都是他通往成功道路上必须经受的。”

    南浔打断它:“你直接说重点。”

    小八哦了一声,“三个月前气运子回到东临国,他的母妃死掉了,是被他的竞争对手四皇子的生母陈贵妃陷害至死的。”

    南浔点点头,“原来如此。”

    小八哎呀一声:“爷还没说完呢,他母妃死掉了,他的未婚妻也退婚了,平时跟他交好的一些朋友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避而不见,这次的使臣身份可是他谋划许久才得来的,这一路上,他遇到了三波杀手,都想在路上把他做掉,不过全被他躲过去了。”

    说及此,小八大大地感慨了一句:“啧~气运子不愧是气运子。”

    南浔没有再问小八什么,她看了那祁衡卿几眼后便移开了目光,然后对宫十八道:“十八,我们走吧,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就在两人刚刚调头离开的时候,那坐在高头大马上的男人忽地往她那边看了一眼。

    南浔的背影让祁衡卿眼中划过一丝异色,但很快,他又变得目不斜视。

    三国使臣的到来似乎还没有国师大人游街吸引百姓的注意,百姓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这就是大国百姓的骄傲,因为他们国家强大,所以老国君一病愈,各国使臣便主动前来庆贺了。

    然,庆贺为假,刺探为真。

    南云国老国君久病未愈是其他三国都知道的事情,大家都等着老国君死新皇登基,那个时候可是朝政最不稳定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可以筹谋。

    可谁曾想到,半只脚都已经踏进了棺材的老国君竟说痊愈就痊愈,让等着看好戏的三国国君希望落空。

    他们想亲眼看到,南云国的老国君是不是真的大病痊愈了。

    三国使臣到齐的第二日,老国君设宴款待了使臣,那位神秘的南云国国师并未露面。

    没有见到那神秘莫测的国师不说,三国使臣还亲眼看到了精神抖擞的南云国老国君,一时之间心思各异。

    祁衡卿率先朝老国君抱拳,态度不卑不亢地道:“吾皇一直忧心国君身体,然国事繁忙没有机会探望,此次听说国君大病初愈,吾皇特让臣带了礼物前来,以庆贺国君身子大好之喜。”

    说完这番话,祁衡卿便让随从抬了一个箱子上来,待那箱子打开,里面露出的东西让众人吃了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