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54章 天神,还是怪物
    第254章 天神,还是怪物

    “小八,我好像在那蛇身上感受到了用巫术布下的阵法。”南浔道。

    “难怪爷觉得那剑邪乎得很,却感受不到丝毫灵气,那剑上似乎缠绕着一股厉害了得的煞气。”小八本着业界良心提醒了一句,“南浔,oss不简单啊,以后你要小心。”

    南浔撇撇嘴:用你说。哪个世界的oss不需要小心?

    宫墨染接过南浔手中的祈福宝剑,蓦地举剑指向高空,剑尖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还有那白色的袖袍。

    南浔离得近,甚至能听到那衣袍摩擦空气的簌簌声。

    跪拜的百姓们远远看着,显得亢奋不已。

    三国使臣无一不盯着那举止奇怪的南云国国师,唯有祁衡卿一双眼睛盯着南浔看了良久,目光意味不明。

    “呈祭品。”宫墨染举剑道。

    他明明只是薄唇微动,那声音亦是平淡清冷,可不止怎么的,他出口的声音竟像是被什么放大了一般,响彻在整个校场上空。

    话音方落,人群另一端辟开的一条小路上,有九个大内侍卫正各押着一名黑衣人走来。

    这些正是昨日行刺国师大人的那些活口刺客。

    他们被押送到国师面前挨个排开。

    刺客们望着眼前这位目光淡漠眼中一潭死水的男人,心中惧意横生。

    宫墨染忽地勾了勾唇角,死寂的眸子衬着这一抹让人毛骨悚然的笑,真是说不出的诡谲。

    突然,那缠蛇的长剑被他一点点抬起,指向了第一人的胸口。

    那刺客本就没想着活,甚至要咬舌自尽,可这些人拧断了他的下颌,他便是想咬舌自尽也做不到。

    刺客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美如神祗的男人一脸冷漠地将那奇怪的长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腔。

    蓦然间,他瞪大了双眼,惊恐不已。

    为何,为何他听到了什么东西在吸食他鲜血的声音?

    是那把剑,那把剑身上缠绕的蛇竟然在吸他的心头血!

    眼前这人哪里是什么天神,他分明是个……怪物。

    他想开口,他想呐喊,可是他说不出话。

    刺啦一声。

    宫墨染面无表情地拔出了宝剑。

    那人至死都是一副双眼大瞪的模样,竟像是活活被吓死的。

    沾了血的宝剑从剑尖开始,鲜血自动往那蛇口里汇聚。

    不久之后,那缠在宝剑之上的腾蛇竟变成了整条的浅红色,光彩流转,诡异至极。

    而那剑身滴血不沾,恢复如初。

    宫墨染伸手将剑执起,垂眸看着那变成浅红色的腾蛇蛇身,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诡异气息。

    南浔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眉头蹙得更紧了。

    小八卧槽出声,“现在的oss看着好吓人好变态啊嘤嘤。”

    南浔没啥表情地嗯了一声,“我也这么觉得。”

    直到oss杀完最后一个刺客,那长剑上的腾蛇蛇身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蛇身上血光流动,那腾蛇竟像是活了一般。

    离得近的皇子和大臣们已经看得额头生汗。

    这一次的祭天祈福跟以往数次都不一样,这一次竟无端让人生出一种毛骨悚然感。

    宫墨染手提缠蛇长剑返回法坛。

    不过一个手势,宫大便将事先画好的符纸呈了上去,宫六则将一根粗大的香柱插入了法坛上的大鼎中。

    事毕,两人又恭恭敬敬地退下。

    宫墨染长袖一拂,那法坛中的香不点自燃。

    香烟袅袅,一种檀木香的味道立马弥散开来。

    舒心的香味儿将刚才众人心中方才那毛骨悚然的诡异感冲散了不少。

    “祭天。”宫墨染道了一句。

    霎时间,文武百官全都一眨不眨地看了过去。三国使臣中已有人失态地伸长了脖子。

    宫墨染将手中的长剑指向大鼎,剑尖上的蛇头正好对准大鼎中的沙土。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通身血红的腾蛇突然蛇口大张,从蛇口里喷出一股血雾。

    大鼎中褐色的沙土笼罩在血雾中,很快便被染成了红色。

    而那缭绕盘旋的香雾也慢慢带上了一丝血腥之气。

    小八看懵了,问南浔:“你不是对巫术蛊术啥的很精通么,oss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南浔淡淡道:“祭天祈福啊,之前不是说了么。”

    小八:……

    “毛的祭天祈福,祭天祈福有这么瘆人的吗?”

    南浔抿了抿嘴,沉眸道:“我特么的真想打爆他的头,动不动就施用巫术里的禁术,他是不是觉得万箭穿心还死得不够惨!”

    小八:……

    万众注目下,宫墨染举剑道:“苍天之上,今呈上罪人之血,愿苍天化罪孽为福祉,造福我南云国千万子民。”

    那声音如洪钟般响彻云霄,也传遍了西面八方。

    百姓们已经全部匍匐在地,敬畏不已。

    香雾在半空中自动汇聚成一个庞大的聚灵阵,宫墨染燃烧了第一张符纸。

    顷刻间,万里无云的晴天被黑压压的乌云笼罩。

    第二张符纸燃烧,天空降下腕粗的神雷,据说那叫九天神雷,可灭世间所有邪祟。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到了此时,就连向来不信鬼神的祁衡卿,眼中也涌现出了极大的震惊之色。

    第三张符纸燃烧,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而更为奇异的是,那大雨竟避开了校场这一处,从校场之外开始倾盆而下。

    百姓们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但却激动得不能自已。

    “是国师大人向老天求来的福祉,这些雨水都是福祉啊!”一位百姓道。

    百姓们直接仰头将那雨水喝进了肚子里,有聪明的来之前便备好了罐子,这会儿正拿着罐子接水呢。

    等到宫墨染执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那倾盆大雨竟是说停就停。

    那一身白衣的男子朝老国君颔首道:“皇上,臣已祭天祈福完毕,福祉已降临我南云国所有领土,我南云国今年必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老国君以手撸须,大喝道:“好,好啊!”

    校场上,老国君心情大好,群臣高呼,“皇上万岁,国师千岁——”

    大典结束,南云国老国君率先上了龙撵离开,而国师则上了那辆奢华白色车撵,墨染堂数位弟子左右环绕。

    三国使臣和文武百官跟随其后离开。

    一场诡异的祭天祈福大殿让三国使臣心思各异。

    祁衡卿的目光落在那白轿一侧的白衣女子身上,微微一动。

    他竟不知,蔷薇姑娘竟成了墨染堂弟子。

    看来,他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