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鸿蒙雄主〕〔仙帝归来当奶爸〕〔言安希慕迟曜〕〔烽火佳人:少帅的〕〔放肆的那几年〕〔霸道总裁宠上天〕〔万界美食之神级餐〕〔至尊帝少的盛宠〕〔农家小寡妇:带着〕〔最强升级〕〔天龙武神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孕妻当道:总裁深〕〔重生成蛇〕〔近身妖孽兵王〕〔蜜爱娇妻:闪婚老〕〔南北杂货〕〔宠妻如命:霸道老〕〔妃倾天下:王爷请〕〔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4章 大人,我心悦你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4章 大人,我心悦你

    瞬间的失控过后,宫墨染的眼里划过了一丝狼狈。

    这小殿内有一股浓浓的香味儿,分明是事先有人往香炉里放了催情香,可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看到朵朵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竟有种想把这二人一齐结果的冲动。

    宫墨染深深吸了一口气,哪怕这空气里满是催情香味也没关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将心底那一丝不受控制的躁动和嗜血给压回去。

    被掀飞到地上的五皇子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凭着本能继续往床边爬去。

    他觉得他再不发泄就要死了,他的身体会生生爆掉,其他的疼痛都不及身体里的那把火来得紧要。

    宫墨染现在已经看清楚了这男人的模样,见他还要往床那边爬去,目光一沉,冷冽刺骨,哪里还管他是什么五皇子不五皇子,直接抬手,五指成爪,霎时间一股强大的巫力化作了吸力将五皇子吸了过来。

    他粗暴地往五皇子口里塞了一颗药丸,然后像拎小鸡一样将五皇子拎起,猛地一下抡起抛出了门外,想了想,他又隔空点了那人的睡穴。

    先前的大门已经被宫墨染情急之下震成了渣渣,宫墨染看着那空落落的缺口,长臂一挥,殿内的一方长桌被掀得飞起,堪堪挡住那处缺口。

    然后,他一步一步地走向殿内的那张大床,每走一步他的步伐便似沉重了一分,目光也变得愈发深沉。

    殿内的香炉里还燃烧着那种厉害的催情香,香烟一缕一缕地飘了上来,不断填充这处密闭的空间,让那股馨香变得越来越浓。

    他偏头扫了一眼那香炉,不过屈指一弹的事情,他竟不管不顾,任由那香味儿继续四处飘散,溢了一室,也盈了满鼻。

    此时的南浔已经完全迷糊了,就连脑海里激动的声音她都听不清楚了,只觉得小八叽叽喳喳的吵得很。

    “南浔!**oss来了!!卧槽啊啊啊,这一次绝壁要发生些什么啊啊啊,要是不发生,爷就跟你姓!爷走了嗷,你跟**oss好好打架,嗷~~”

    “好吵。”南浔嘀咕了一声,然后偏头看去。

    她已经忘了自己现在身处何地,只看见宫墨染正面无表情地朝自己这边踱步而来。

    那张禁欲的美如神祗的脸,还有那纤尘不染的冰冷气质都让南浔看呆了。

    南浔微微偏了偏头,忽地低低笑了一声。

    好生气啊,这些天这个混蛋都不理她,把她当成空气一般。现在看到他,真想把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揉捏成一张猪头脸,然后把那一身纤尘不染的长袍撕烂撕烂统统撕烂,再在他的身上抓出无数道爪印,然后上嘴咬,咬死他!

    宫墨染已经走到床边站定,伸手拍了拍她滚烫的小脸,低声唤她,“朵朵?”

    南浔陡然一个激灵,双眼瞪大看他,惊道:“大人?大人真的是你啊?”她傻笑起来,“嘻嘻……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呢。”

    南浔本是坐在床上发呆,这会儿见到他,便一下站了起来,顿时占据了高度上的优势。

    她顶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儿,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那个男人,一双美目似漾了水儿般,水雾缭绕,化作丝丝缕缕的细线,勾缠着身前的这个男人。

    “朵朵,你中了媚毒,过来。”宫墨染表情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只是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忽地,她粉润的唇往上一挑,笑眯眯地看他,用又酥又软的嗓音道:“好啊,我过来,不过大人,你要接好哦~”

    尾音才落,她猛地朝前一跳,还是青蛙跳的那种。

    宫墨染站在原地动也没动,眼睁睁地看着这小丫头跟只蚂蚱似的蹦到了他身上,将他缠得紧紧的。

    南浔双手挽住他的脖子轻轻摇了摇,笑嘻嘻地凑近那张俊脸,一错不错地看他。

    宫墨染一开始无动于衷,渐渐地便伸出手拖住了她,以防她掉下来。

    他怀里的已经不是个人,而是一团小火球了,浑身都在燃烧。

    “朵朵,别闹,下来。”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南浔一扬眉,“闹?我没有闹哦,大人,我心悦你,我想要你,嘻嘻~~”

    宫墨染听到那“我心悦你”这几个字,眸光闪动,不禁认真地与她对视起来。

    南浔如愿以偿地开始上手,两个巴掌啪嗒一声拍在了男人的俊脸上,然后使劲儿往中间一挤压。

    看到那俊美无铸的脸被自己挤扁,那红润的薄唇也成了鸭子嘴,她不禁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那小火球似的身体在男人身上一颤一颤的。

    宫墨染只是静静看着她不说话,任由她一双小手在自己脸上胡闹,滚烫的小身板在他身上乱蹭。

    “大人,你知道吗,我早就想这么干了,方才你来之前我还在心里亵渎你呢,你这张脸总算有了些别的表情,哈哈哈……”

    南浔乐得不行,在那脸上揉捏了半天后,总觉得差点儿什么,最后她直接按住男人的鼻头,往下轻轻一摁。

    猪鼻子哈哈哈……

    宫墨染等她玩够了,手终于松开了,便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欲如何亵渎本座?”

    他的声音比以往低沉了几分,目光也不知从何时变得幽暗了起来。

    “如何亵渎?”南浔咯咯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凑近他耳边吐气如兰,“大人明知故问,当然是……这样了。”最后几个字已经变得含糊不清,因为南浔忽地含住了他的薄唇,就这么啃咬了起来。

    宫墨染猛地喘了一口气,立马朝后仰了仰头,想避开。

    但南浔是谁啊,瞅准了的东西怎么可能放过,他躲她就追。

    最后宫墨染也不躲了,跟个木头似的站着,任她为所欲为。

    南浔低低笑了起来,对于他的妥协,心里得意极了。

    她边啃咬边低声哼哼,“大人,我难受,特别难受,身体也难受,心里也难受……这些日你为何都不理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说着说着,她入骨的酥媚之声竟带了一丝惹人垂怜的哭音儿。

    宫墨染轻叹一声,因为被她啃咬着,出口的声音也变成了含糊的断断续续的,“本座不理你,你就也不理本座?你素日不是最喜欢缠着我么,怎的我才冷落你一次,你便缩到你的龟壳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我有奈何桥〕〔超级鉴宝师(风乱刀〕〔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龙裔的轨迹〕〔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