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撩到底:痞子总〕〔逆天冥帝〕〔都士霸道总裁在校〕〔月光如水照心扉〕〔我对你动了心〕〔奉孝夫人是花姐[综〕〔进化之眼〕〔鬼帝狂妃:系统御〕〔栽在了小可爱的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梦醒不知爱欢凉〕〔甜宠专属:小太太〕〔归墟——神沉〕〔《大天蝎的小心机〕〔修罗狂兵〕〔绝世武神一〕〔都市全能兵王〕〔穿越八零:麻辣小〕〔狂龙萌爸〕〔重回一九九四做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5章 喵的,衣冠禽兽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5章 喵的,衣冠禽兽

    南浔在他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哼哼出声,“大人,你说这话极不要脸。我一个待字闺中的黄花闺女,脸皮可是薄得很呢,上回我担心你想进去看你,你竟然叫我滚远点!我即便心再大,听了这话也是会伤心的。

    你刻意疏离我,连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对我说厌弃就是厌弃,我这个时候往上凑,岂不是更惹你心烦?我好不容易才想办法留在了大人身边,您若一时不悦就将我赶出墨染堂怎么办?所以我不敢再惹大人您心烦了,只要能继续留在您的身边,哪怕您一句话都不跟我说也没关系……”

    南浔越说越觉得自己真特么可怜啊,嗷地一声就嚎了起来,哭道:“我为啥要喜欢上你啊,明知道喜欢上你的后果会很惨,姚公主喜欢你都能光明正大地表现出来,可我不敢,因为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小饭桶,整天给大人浪费粮食。我当过小乞丐,我还当过……呜呜,我真的配不上大人。可是大人,我真的好喜欢你……”

    小丫头刚才还啃得起劲儿,这会儿竟说哭就哭了起来,小脸红彤彤的,眼睛也红彤彤的。

    宫墨染看着这样的她,突然伸手箍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退离的脑袋又轻轻按了回来。

    两人面对面,鼻尖对鼻尖,眼睛对眼睛,视线绞在了一起。

    默了片刻,那目光幽暗的男人忽地道:“谁说你配不上我了?丫头,不是说要来亵渎我么,你打算就这么在我怀里哭一晚上,嗯?”

    这一句话就像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匣子,南浔一下傻眼了,怔怔地道:“大人,你是认真的吗?”

    宫墨染不答反问,“你说呢?”

    南浔嗷地一声,这下是真开始下力了,嘴上啃着,小腿朝他腰间灵活地蹭着,试图将他的腰封给蹭开。

    “不行,大人我忍不住了!”

    南浔本来像个橡皮泥似的黏在他身上,这会儿居然舍得从他身上下来了,她飞快松开双手双腿,顺着他的腰身滑落了下来,然后猛地抱住他的腰,用她生平最大的力道,将眼前这个男人转了个身,然后一把将他推倒在了床上。

    床上有个红色的纱帐子,将人推上去的时候,南浔的腿不小心勾住了那帘子,身子往上压的时候,连带着那红色纱帐子也落了下来,刺啦一声,撕裂了,然后缠在了她的身上。

    猴急猴急的南浔才顾不上这些,她直接开始扒拉宫墨染的腰封,扯不开就用嘴咬,咬不开就直接撕。

    刺啦一声,那质地上乘还用银丝绣着流云暗纹的腰封就这么被南浔……扯烂了。

    然后南浔飞快地将男人的衣袍往外拨,还不等她拨开,一股大力就将她吸了上去。

    还没回过神,南浔的眼前就一个天旋地转,眨眼间她已跟宫墨染调了个位置。

    那人面上还是看不出什么,平平淡淡的,但那双眼睛却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汇聚,眨眼间就要喷涌出来了。

    “怎的如此蠢笨?”他忽地评论了一句,然后一低头,猛地叼住了南浔的唇,一把箍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地按向了自己。

    就像是一块冰瞬间变成了沸腾的水,连中间融化的过程都省了。

    后面的事情,南浔表示都不敢回忆了。

    喵的,衣冠禽兽!

    男子那质地上乘的纤尘不染的白袍被两人踢到了角落,挤成了一堆儿,变得皱巴巴的,而女子的一身白色长裙已经被怪力震碎了,一片片的洒了满床,偶尔她激动得一蹬腿儿,便荡得碎片飞了起来,然后又缓缓飘落下来,跟下来花瓣雨似的,盖在两人纠缠的身体上。

    衣服没了,方才那一抹撕扯下来的红纱帐子还在,就那么裹在两人紧密相贴的地方,落差鲜明的颜色撞击在一起,凸显出那如丝的肌肤色泽,然后在轻纱的蹭磨中起起伏伏……

    南浔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有些懵,她一点点地偏过头,果真在自己的旁边看到了……宫墨染。

    还是不着一物的宫墨染。

    南浔的双眼蓦地瞪大,虽然现在清醒了,昨晚上的事情也全部都记得,但向来冷情冷心的国师大人突然变成了一把火,烧得她不知道东南西北,以至于触感明明很真实她都不得不再一次质疑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昨个晚上,她居然真的把**oss给……上了。

    南浔正在发怔,那睡着的男人忽地睁开了眼睛,淡淡地问了一句:“醒了?”

    南浔点头,“醒……了。大人,我昨天好像做了个春……梦,呵呵。”

    宫墨染偏头看她,目光很清明,并不像刚刚睡醒的样子,他盯着南浔羞窘的小脸,道:“朵朵,本座何曾教你逃避问题了?”

    微顿,目光流转,“昨晚上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莫非都不记得了?”

    南浔小嘴儿微张,似乎被这话惊得不轻。

    “大人,我全都记得!”南浔急急道了一句,说完这话又一瞬间蔫了下来,小小声地道:“可是因为那太不真实了,我才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大人,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吧?我没有在做梦……”

    宫墨染看了她半响,忽地长臂一伸,捏住她后脖颈,将她的头朝自己这边推了过来。

    下一刻,眼前的俊脸放大,南浔蓦地瞪大了双眼。

    清醒状态下,四唇相贴的感觉如此清晰,在这密闭的空间里,似乎一下子被放大了数倍,那一丝凉意透过唇缝儿传了进来,在南浔的脑海里咻咻咻几下升上高空,再砰一声炸成了烟花。

    良久唇分,宫墨染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清淡中透出了一丝慵懒,“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南浔摸了摸自己的唇,忍不住砸吧了一下嘴,之后,那嘴角止不住上扬起来,眼睛也弯成了一条线儿。

    一眨眼的功夫,光溜的国师大人就套好了那一身白色长袍,只是——

    那衣服被昨晚上癫狂的两人摧残得皱巴巴的,对于穿着向来都很讲究的国师大人,这便有些……不堪入目了。

    还有那束腰的腰封也被丧心病狂的南浔给撕烂了,根本没法用了已经。

    南浔看着宫墨染那松垮垮又皱巴巴穿在身上的雪白色长袍,头一次产生了一种异常羞耻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