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祸乱天下:国师大〕〔幽灵与少女与漫画〕〔透视兵王在都市〕〔未来美食日记〕〔至尊兵王俏总裁〕〔捉妖奶爸〕〔云海中的风〕〔凰栖梧桐,落笔生〕〔婚婚欲恋:盛少宠〕〔冷王娇宠:农女重〕〔万界黑科技聊天群〕〔快穿系统:反派bo〕〔蜜爱娇妻:闪婚老〕〔快穿逆袭:反派bo〕〔医女倾城:少主,〕〔夭寿啦,奶奶是穿〕〔你别欺负我,我后〕〔皇后每天都无视朕〕〔甜蜜暗恋:总裁诱〕〔师门至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6章 扛走,被围了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66章 扛走,被围了

    宫墨染垂头看了一眼,也微微蹙了蹙眉。

    这时候,找衣服不见的南浔突然想起啥,连忙将身上的红纱帐子拢紧了,轻咳一声,提醒道:“大人,我的衣裙昨晚上被您……震碎了。”

    宫墨染:……

    国师大人的眼里少见地划过了一丝尴尬。

    “朵朵,你呆在这里不要乱动,本座去去就来。”

    宫墨染吩咐了一句便挥开遮门的桌子出去了,留下南浔一个人捂住嘴偷乐。

    因为身上光着,南浔也没敢呼唤小八,就一个人拥着那块破烂的红纱帐子,边笑边回味昨晚上的妖精打架。

    哼,宫墨染你个死闷骚,平时装的跟什么似的,仙儿?神祗?都特么扯蛋!

    昨晚上那些疯狂的事儿是一个无情无欲的神祗做得出来的么?

    衣服都被震碎了,腰上的掐痕特么这么明显。

    南浔从床上聚拢了一些衣服碎片,然后捧了满满一手,猛地朝头顶一洒。

    看着那飘飘洒洒的白色碎片,南浔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在床上打了个滚儿。

    矮油,真是的,越想越害羞。

    小殿院子里,宫墨染双手负背站在五皇子的面前。

    五皇子已经昏迷了一晚上,宫墨染对准他身上睡穴一弹,他才慢慢转醒。

    五皇子睁开眼,迷迷瞪瞪的,待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之后,神色大震,立马跪在了他的面前深深叩首,“国师恕罪,本殿也是被人算计了!昨晚上是本殿冒犯了十九姑娘,本殿愿意向她赔罪!”

    五皇子本就是个聪明人,昨日她去给皇后问安的时候饮了一杯茶,便是那一杯茶将他迷昏了,昨晚上的事情他想起了七七八八,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就是宫十九,是国师大人最疼爱的小徒弟。

    若是国师不在这儿,他还能猜测那宫十九也是算计他的其中一人,可现在,他很清楚,他和宫十九都被皇后娘娘算计了。

    头顶传来的声音异常冷沉,“五皇子,你我的这笔账改日再算,现在你去为本座寻两件衣袍来,男女各一件。”

    五皇子本还担心国师马上找他算账,却不想他说的竟是这个。

    方才光顾着想别的,也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人何样,现在五皇子忍瞄了一眼便吓得立马瞥开了眼。

    心中的震惊之情已经无法形容。

    国师他竟、竟然……衣衫不整!

    国师他让自己给他带两件衣袍,男女各一件,男的那件自然他穿,女的……

    五皇子蓦地张大了嘴,猛地朝旁边的小殿里扫了一眼,因为角度的关系没能看到那张床,但他隐约在地上看到了一些散落的衣服碎片。

    国师和他的徒弟宫十九,他们俩、他们俩莫非……

    天啊!

    震惊之后,五皇子的脑子飞快旋转,然后他突然又朝眼前的男人叩了一首,正色道:“国师请放心,今日之事本殿什么都不知道!本殿这就去找国师要的东西。”

    宫墨染目光淡淡地看他,“罢了,不必劳烦五皇子了,这事儿传出去也不好,你今日自这小殿出去,该做什么便做什么,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小殿里不该有的东西,你及时着人处理一下。”

    微顿,他又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近日本座或许要找五皇子小聊几句,五皇子可有什么能避人耳目的好地方?”

    五皇子闻言,眼里闪过一道狂喜,立马道:“本殿很快就安排。”

    宫墨染微微颔首,“五皇子近日身子不大好,恐有邪祟缠身,宫六会去殿下宫中作法。”

    五皇子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又朝他鞠了一躬。

    临走前,五皇子极有眼色地道:“虽然这会儿天还未大亮,但通往墨染堂的路上巡逻侍卫不少,本殿愿为国师引开一二。”

    宫墨染淡淡嗯了一声,不以为意。

    五皇子知道以他的本事是完全可以避开的,但这不妨碍他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谢意。

    打发走碍眼之人,宫墨染再回小殿,却发现那歪在床榻上的小丫头又睡着了,睡姿还有些……一言难尽。

    “咕噜噜——”

    突兀响起的声音让睡着的小丫头一手揉肚,嘴上嘀咕了两声,然后翻了个身,正对着门这面。

    这床榻之上本就没有床褥,那身上只盖着那薄薄的一层红纱帐子,玲珑有致的身子分毫遮掩不住,反而影影绰绰的,更为诱人。

    宫墨染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走上前去,刺啦一声将剩下的所有红纱帐子全部撕扯了下来,折了好几层后将床上的女子裹了起来。

    末了,女子那纤细白玉般的胳膊还是会露出一截,还有那颗颗饱满的脚丫子也遮挡不住。

    宫墨染蹙眉,干脆将那床单扯了下来,又将小丫头里三层外三层地裹了一次,这一回便只剩下一颗脑袋了。

    宫墨染将床单裹好的蚕宝宝扛在了肩上,直接翻墙离开。

    这皇宫他便是闭着走都能走出去,所以即便扛了个人也没有丝毫影响。

    没一会儿,宫墨染便从偏僻的小殿回到了墨染堂的殿院里,只是,他才刚走了几步,身后便有人大喝了一声,“谁人闯我墨染堂?”

    然后哒哒一阵响动,所有的墨染堂弟子都从自己的偏殿跑了出来,将“贼人”团团围了起来。

    墨染堂之主地位甚高,众弟子更有诡异巫术和蛊术傍身,是以经常有各种刺客或者探子光顾此处,众弟子得以练就了极高的警觉性,加上国师大人肩上扛着个人,一不留神没注意,翻墙落地的时候脚步稍微重了那么一点,以至于……

    今天本是个阴天的,夜空中星星都稀疏得看不到几颗,但前面一群人支起了灯笼,将眼前一片景象照得火红火红的。

    灯笼照亮了衣衫不整的国师大人,还有他肩上扛着的……人。

    虽然被床单裹成了蚕宝宝,但这人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披散开来,身形纤细,一看便是个……女人。

    墨染堂的弟子们傻眼了。

    为首一个拿着灯笼的弟子更是失态地掉落了灯笼。

    “大、大人?”

    宫墨染淡淡瞥了众弟子一眼,“本座无事,都回去罢。”

    撂下不咸不淡的一句,他便扛着那女人径直回了自己的主殿,步履依旧稳得很。

    门哐当一声打开,又被哐当一声关上,之后,周围静悄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