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爹地追〕〔神医凰后:傲娇暴〕〔纳米降临〕〔叶哥的传奇人生〕〔总裁大人超给力〕〔神仙外卖〕〔星际伪预言师〕〔最后一个契约者〕〔农家悍妻:相公宠〕〔月光光〕〔单挑帝国总裁〕〔异界第一商人〕〔山野春情〕〔家有医妻初养成〕〔念云念你〕〔我是邪神番古呀〕〔星王传奇〕〔何为宿命〕〔一剑倾国〕〔炮灰逆袭:师兄,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76章 震惊,皇家辛秘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76章 震惊,皇家辛秘

    五皇子此刻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他的脑子里仿佛被人强行丢入了一颗炸弹,轰隆一声将所有的东西都炸裂了,无法思考,完全无法思考。

    同样惊呆的南浔还不忘继续给宫墨染添茶倒水。

    老国君的皇子接二连三胎死腹中,真的只是因为祖上缺德事干多了?

    南浔不禁看向宫墨染。

    她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里面大抵少不了他的手笔。

    宫墨染似是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异样,悠悠然继续道:“生大皇子的赵婕妤和生三皇子的薛贵嫔都难产而死,五皇子就不觉得奇怪么?”

    他轻轻抿了一口茶,态度闲适得绝不像是在说什么皇室辛秘,“……她们不过是亲眼看到了自己诞下的死婴,才被皇上狠心灭了口,而皇后因为诞二皇子的时候累晕了过去,并未发现端倪,这才逃过一劫。”

    五皇子搁在桌上的双手本是微微蜷着,可不知不觉中已经紧握成拳。

    他知道父皇绝不是个心软之人,却不想竟心硬到了这种地步,为了巩固他的皇位,竟狠得下心杀掉这些与他同床共枕多年的女人,还做出换死婴这种荒唐的事情!

    宫墨染说完这些惊天秘密,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无痕,片刻的沉默后,他竟为老国君开脱道:“五皇子,你父皇也是为了整个南云国,若让百姓知道当今皇上的妃嫔接二连三诞下死婴,很容易引起国家动荡。”

    五皇子陷入一种极大的困惑之中。

    真的如此吗?父皇的这些过错真的能用这样的理由来掩盖?他身下的那皇位坐着就不觉得咯人?他这些年怎么就能如此心安理得?

    “五皇子可知南云国这一方领土是怎么得来的?”宫墨染突然问了一句。

    五皇子一怔,回道:“自然是我南云国的开国皇帝辛苦打下的江山。”

    宫墨染看向他,纤薄的唇瓣因为沾了茶水显得愈发红润,忽地,他薄唇轻轻勾起一个弧度,眼睛里似乎闪过了一丝嘲讽,“五皇子,你脚下的这片土地在三百年前乃是大周王朝的领土,而当年开国皇帝是大周国最后一任皇帝的心腹下属。他背弃了自己的主子,自立为王,虽然不乏拥护者,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这才有了其他三方势力也自立为王,造成了现在四国相互掣肘的局面。”

    五皇子听了国师这番话,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都说乱世出枭雄,可惜开国皇帝手上沾的鲜血不少,却到底少了一分气魄,没能将其他三方势力收服。”

    五皇子微微拧眉,“这些事情本殿自然知道,只是不知国师同本殿讲这番话用意何在?”

    宫墨染看向他,淡淡道:“不过是为了告诉五皇子,万事有因有果,你的先祖没那个一统天下的本事,却偏偏造下了比一统天下还多的杀戮,所以现在,报应来了,你父皇后宫佳丽三千,最终却只成功诞下了四皇子和你,且你二人的生母皆为卑贱之人。”

    五皇子一听这话,神色陡然一变。

    他自幼最厌恶别人提及他的生母,因为他的生母身份确实卑微,乃是粗使丫头爬床才有了他,四皇子的生母也好不到哪里去,乃是一位歌姬。

    可现在,他觉得十分嘲讽,他和四皇子虽然都是卑贱之女诞下的皇子,但父皇凭什么冷落他俩?明明他们两个才是父皇的亲生儿子。

    在父皇眼里,亲生的孩儿竟还比不上从旁支抱来的?哪怕他们的生母卑贱,但他们才是他亲生的啊!

    宫墨染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最后只道了一句,“所以五皇子放宽心,你父皇便是再不疼爱你,最后继承皇位的也只会是你和四皇子其中之一,而四皇子平庸无能,自然无法与你相比,这皇位最后一定是你的。”

    五皇子朝他深深一鞠躬,“多谢国师告知本殿这些,他日若本殿登基为帝,必定报答国师的大恩大德。”

    宫墨染扫他一眼,“五皇子客气了,本座也只是道出事情真相。此事五皇子自己知晓就好,万不可告知第二个人。”

    五皇子自是连连应是。

    南浔跟着宫墨染回了宫中,一路上都没有言语。

    直到进了墨染堂主殿两人的小窝儿,她才大着胆子问,“大人,您今日的作为让我有些不解,您可是在挑拨离间五皇子跟皇上的关系?”

    宫墨染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本座所言属实,何谈挑拨离间?”

    “大人,若您说的都是真的,那这南云国的正经继承人岂不是只有两人?那四皇子平庸至极,可以直接忽视,现在便只剩下一个五皇子了,倘若五皇子出个什么意外,这南云国可就……玩完了啊。”南浔越说越惊异。

    宫墨染嗯了一声,“依照皇上的性子,他不会将皇位传给皇室旁系子孙,只会传给自己的亲儿子,哪怕他对五皇子不喜。”

    南浔隐约间猜到了**oss的意图,不禁在心里道了一句老奸巨猾。

    他虽立了血誓自己不会觊觎南云国,但尼玛他没说不能毁了它啊。

    **oss现在的做法就是在一点点地毁灭南云国,还是不着痕迹的那种,南云国皇室的直系血亲现在已经越来越少了。

    宫墨染歪倒在长椅上,突然朝南浔勾了勾手指,“来,朵朵,到本座跟前来。”

    南浔走过去,像以往一样,蹲下身倚在他身边。

    宫墨染伸出手,抚摸着她一头秀发,神情变得有些慵懒起来,“朵朵,你知道南云国原本的气运能让这个王朝维持多少年吗?”

    南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她知道,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宫墨染果真不需要她的答案,他自顾自地道:“是七百年,南云国王朝本可以维持七百年不衰落,可现在,它很快就要覆灭了,或许十年二十年,或许……只两三年。”

    南浔心中一惊,卧槽这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