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小妾〕〔名门暖婚:冷情总〕〔剑鸣九天〕〔萌夫当道:这个杀〕〔星途旅者〕〔信仰大世界〕〔极品警花小郎中〕〔带着MC系统的异界〕〔虫族战纪〕〔天价婚宠:权少赖〕〔表演系差生〕〔网游版美漫〕〔斗魄星辰〕〔绝色美女的极品保〕〔一生一世笑皇图(〕〔王者荣耀:直播拯〕〔帝少爆宠:娇妻霸〕〔仙古封神〕〔龙尊剑帝〕〔追求永生路迢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78章 流言,你这贱婢
    第278章流言,你这贱婢

    以前的ss黑化那是有迹可循的,但现在这个,南浔完全搞不懂自己是哪里惹到他了,让自己学巫蛊之术的是他,自己表现得过于聪明了他会黑化,自己表现得稍微笨一丢丢,他更会黑化。

    尼玛真难伺候。

    小八安慰她,“没事没事啦,黑化就黑化么,本身就黑化到90了,跟黑化值100也没啥差别了。反正只要恶念值不给爷往回升就成。”

    南浔抱胸:“可是黑化值100的ss都有些变态我害怕怕”

    小八:“尼玛你尾音还一波三拐的,这样子是害怕?”

    好在宫墨染的黑化值最终停到96就没有再往上长了,这让南浔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欣慰。

    自上次一见之后,五皇子褪去了以往的冲动和急进,变得低调起来,显然他在听到那惊天秘密之后就开始筹谋别的东西。而宫大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偶尔扫过南浔的目光带着一丝暗藏杀机的警告。

    至于那个叫嚣着要宫十九不得好死的姚公主更是异常乖顺,仿佛已经忘了宫十九这个仇敌。

    南浔看向那张画有五线锁心阵的小纸人,上面的线又断了一根。

    一切看似平静,但谁知道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小八打了个哈欠,“最近真是无聊啊,ss的恶念值也不见降,那姚公主马上就要嫁去东临国了,她不是心心念念地要给你好看么,怎么修身养性起来了?”

    南浔:“小八,怎么的,你嫌我太闲了,巴不得别人给我找点儿事情做是不是?”

    小八不语。

    “也不怪姚公主不对我下手,实在是我每日跟ss形影不离,她没有机会下手。”南浔道,语气有些小嘚瑟。

    然而,南浔的脸很快就肿了。

    不过一夜之间,她勾引国师玷污国师的事情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更重要的是,她曾经乃醉月楼头牌的事情也传了出去!

    人人都在骂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便是风雅头牌蔷薇姑娘又如何,妓子就是妓子,他们当她多高贵多风雅呢,原来是将主意打到了国师大人头上。不要脸的荡妇!

    这事儿闹得轰轰烈烈的,第二日便闹到了朝堂之上。

    国师大人不是和尚,但在所有人眼中,他就应该跟和尚一样清心寡欲。

    朝堂之上接连有人弹劾宫墨染,认为其被女人引诱破戒,此女还曾是个青楼女子,国师“神格”被玷污,宫墨染不配再为南云国尊贵无上的国师。

    这些弹劾的朝臣都是二皇子想办法提拔上来的心腹,他已经察觉国师站在了五皇子那边,迫不及待地想除掉这个眼中钉。

    但是老国君显然对这位国师深信不疑,听到这些弹劾当场龙颜大怒,并将所有弹劾的人全部贬的贬罚的罚。

    宫墨染坐在那银制软椅上,表情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本座被尊为国师,并非因为本座清心寡欲,而是因为本座拥有通天能力,本座从未说过自己不近女色,如今本座不过是宠幸了一个女人而已,诸位大人也太过大惊小怪了。早时,太上皇也曾赏过本座一两个美婢,诸位莫非觉得太上皇此举也是在玷污本座?”

    众人脸色一变,他们怎敢说太上皇的不是,这可是大不敬。

    “可是那妓子与国师你乃是师徒关系,你们怎能干出这种有违人伦常纲的事情?”一人怒道。

    宫墨染听到妓子两字,目光蓦地一沉,冷冷看他,“左相?你可知墨染堂十九位弟子为何不称呼本座为师父?因为在本座眼里,本座与他们不是师徒关系,而是主从关系,他们不过是本座的仆从,既是仆从,那自然就是本座的人。”

    微顿,他声音愈发冷沉,“早年听说左相宠妾灭妻,现在这个左相夫人原也是你的一个暖床丫鬟,左相真是给众人起了个好头。”

    左相一听这话,怒目圆瞪,气得当场昏厥过去。

    老国君拂了拂手,颇为头痛地道:“好了好了,国师不过是幸个婢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些私密事就不要拿到朝堂上说了。”

    南浔在二道门外面守着,远处几个一同等着的侍童和婢子偷偷聚在一起闲聊,南浔感受到这些人在偷看自己,还隐约听到什么不要脸、荡妇的字眼,不禁朝天翻了个白眼。

    姚公主够狠,她原以为姚公主把国师当神明,算计她的时候怎么都不会把国师搭上,可现在姚公主显然已经不管这些了,哪怕百姓辱骂她的时候顺带着也开始质疑国师。

    南浔一人站在旁边,对身后那些污言碎语只当未闻。

    许久未见ss出来,南浔料想他应该是被国君留下谈话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果然,没多久便有小太监跑来传话,“十九姑娘,国师让小的跟您带句话,他晌午要留下来与皇上一同用膳,十九姑娘可先行回去。”

    如今南浔手上有ss给的通天令,在宫中来去自如,确实可以不用等主子,自行离去。

    这里离墨染堂还有好一段距离,半路的时候,南浔“碰巧”遇到了皇后娘娘,她乘坐着凤撵,就这么停在了南浔面前,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她。

    “十九姑娘的面子可真大,本宫两次邀你来宫中小坐,你都拒而不来,不知这一次,本宫亲自相邀,十九姑娘给不给本宫这个面子?”

    南浔嗤了一声,直接亮出手中的通天令,“大人跟我说,这令牌便是皇上见了都要礼让三分,臣女也不需皇后娘娘礼让,只要让开道路就行。”

    皇后脸色铁青,“好,好得很啊,一个娼妓而已,你竟给脸不要脸!”

    南浔的脸也拉了下来,淡淡道:“皇后娘娘别整天操心一些不该操心的事情,小心老得快。”

    说完这话,南浔绕过她的凤撵就走。

    “你!你这贱婢!你这万人骑的娼妓!”皇后大怒。

    刚掠过那凤撵,南浔的目光便沉了下来,她哪里不懂皇后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她定是想笼络她,最好借她的手对国师做点儿什么,说不准这一次她愿意拿未来皇后这个位置来诱惑她呢。

    但是自己已经不置一词明确拒绝她,皇后还上赶着找不痛快,这就让南浔觉得有些奇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