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强人都市行〕〔半岛岁月〕〔首席心尖宠:甜心〕〔大国轻工〕〔农医悍媳:傲娇夫〕〔天价宝贝:帝国总〕〔打败十三个男主之〕〔总裁大人我们离婚〕〔超级大仙农〕〔[综]审神者画风不〕〔无敌小药农〕〔霍少,请轻亲〕〔最后的神徒〕〔西游封印师〕〔至尊鸿图〕〔昆仑侠〕〔火影之黑色羽翼〕〔末日轮盘〕〔重生之上古归来〕〔黄皮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80章 惊异,一头银发
    第280章 惊异,一头银发

    得亏那床褥垫得足够厚,南浔才没被摔成几瓣儿。

    南浔刚刚嘶了一声,那野兽便扑了上来,真的像野兽一样啃咬她。

    南浔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全被这野兽咬出了血。

    然后,他凭着野兽般的本能狠狠地占有了她。

    疼痛让南浔皱紧了眉,但她却怔怔地看着身上的男人,表情惊异。

    宫墨染他……他的一头黑发正在慢慢地转变,直到最后变成了一头银发!

    银色的长发铺散开来,而男人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变得越发妖冶,就像是一只采阴补阳的……精怪。

    疼到极致时,南浔猛地扬起头,一口咬住他的肩膀,生理泪水哗哗地流,锋利的指甲在男人后背上划出了一朵大大的血花儿。

    麻蛋的宫墨染,等明日你清醒之后,我特么弄死你!

    整整一个晚上,南浔睁眼看着头顶的青纱帐子,明明很清醒,却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直到天快亮了,月亮不见了,身上那头打桩的野兽才鸣金收兵,趴在她身上晕了过去。

    南浔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无比心疼自己。

    她已经间接感受到了oss的痛苦,心中不禁感叹一句,oss就是oss,这非人的疼痛他竟忍了这么多年。

    咚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了急切的敲门声,紧接着传来宫大的声音,“大人,弟子有要事求见!大人!”

    南浔目光微微一变,立马高声回道:“大人正在休息,不便出去!”

    反正她已经是众人眼里的荡女了,让他们知道自己如今就在宫墨染的床上又有何妨。

    门外敲门的声音蓦然一顿,紧接着爆发出更大的敲门声,“十九!十九你对大人做什么了?大人他为何不说话?快开门!”

    南浔捏了捏拳头,见他一副见不到大人便誓不罢休的架势,只得先叫醒oss了。

    可是,南浔唤了宫墨染好几声都不见他转醒,最后大力推使劲儿摇,他都一动不动。

    南浔吓得立马去试探他的呼吸,发现有气之后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的头发已经变回了黑色,只是面色仍旧有些苍白。

    宫墨染为什么不醒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对方随时都有可能破门而入。

    南浔突然就明白了,这一定是一个局,外面敲门的人知道大人现在昏迷不醒,是他对大人做了什么手脚!

    南浔挣扎着起身,准备去柜子里找件可穿的衣服,可就在她刚刚下床的时候,外殿的门砰一声被人撞开了。

    南浔一把扯下床单裹在身上,再一抬眼,宫大和宫二两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其余弟子则纷纷候在了外殿门口,争相探着脑袋看里面的情形。宫十七也在门外,眼里划过了一丝担忧的情绪。

    里殿,宫墨染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而刚刚裹上床单的宫十九面色红润,唇上因为噬咬沾染上了鲜血,就像一只刚刚榨干了男人的鬼魅妖精。

    宫二见到此番场景,神色大变,“十九,你果真如宫大所说使了妖媚手段!你到底将大人怎么了?”

    南浔怒瞪着眼前的两人,低喝道:“不经大人允许便擅闯主殿,你们太放肆了!”

    宫大冷笑起来,“再不闯入,大人都会要被你用狐媚之术榨干了!”

    南浔又偷偷地狠捏了一把宫墨染,可是仍不见他转醒,她目光冷冷地看向宫大,一脸镇定地道:“大人只是身体欠佳,很快就会醒了。再说,现在大人如此宠我,我有什么理由害他?大师兄可不要强加罪名给我!”

    “什么理由?昨日你趁大人早朝的时候私自见了皇后娘娘,表面看似在争吵,谁知道你们暗中达成了什么交易?皇后娘娘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祸害大人?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勾栏院贱婢!”

    南浔目光一沉。她就说有哪里不对,原来是挖了坑在这儿等她。

    宫大他居然跟皇后勾结,只为了铲除她!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师兄欲如何?”

    然后南浔就被关进了柴房里。

    她很庆幸,这些王八蛋没有扯掉她身上裹着的床单,不然就要光着进入柴房了。其实他们要是真有胆子扯掉她身上的床单,绝壁就能看到她一身的惨不忍睹,尼玛到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妖精不是她而是他们的国师大人!

    南浔一个不爽就呼唤小八。

    小八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她的话,似乎是刚打开五识,“卧槽你怎么被关进柴房了?昨天晚上不应该在和oss非常激烈地酱酱酿酿吗?”

    南浔叹了一声,“别提了,姐昨天差点儿被烙饼烙死,然后一觉起来,宫大他们闯进来说我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把oss吸干了,然后我就被他们关进来了。”

    小八啧啧两声,“狐媚手段,啧~把oss吸干了,啧~”

    南浔:……

    小八诧异道:“你就这么乖乖让他们送进来,也不反抗一下?”

    南浔拢了拢身上的床单,“反抗个毛,一我连抬爪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二我衣服都没穿。”

    “oss这会儿还昏迷不醒?”小八问。

    南浔嗯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能算计到oss的人,势必对打boss的生活起居习惯十分熟悉,熟悉大人的又对我欲处之而后快的,除了宫大还有谁?”

    小八思忖道:“爷估摸着他们要趁着oss昏迷的这段时间私自处决你,等等,爷瞅瞅。”

    下一秒小八就嗷了一声,“果真不出爷所料,他们正在为你的事情争吵,宫大为首的人要私自处决你,宫六为首的人觉得还是暂时关押,等oss醒来再处理,剩下的一部分保持中立。你完蛋了,爷大致数了数,想要马上弄死你的人居多。”

    南浔叹了一声,“狂热脑残粉疯狂起来真的很可怕,他这么护着oss让我很欣慰,但是太不理智了。”

    叮的一声,柴房门外的锁似乎被人撬开了,宫十七一脸肃然地看着她,二话不说拽起她就走。

    南浔一怔,“十七,你带我去哪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从姑获鸟开始〕〔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