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84章 大人,以后多亲亲我
    第284章 大人,以后多亲亲我

    宫二也忍着疼痛跪在宫六旁边,他额头冷汗涔涔,说话直打颤,“大人,弟子知错了,可是如今宫大已经被十九杀死,十七也因她而死,便请大人息怒吧,虽然十九不见了,但她有如此滔天巫力,旁人定伤不到她,弟子愿意马上带人去找十九,一日之内定安全带回她!”

    宫墨染扫他一眼,淡淡道了一句,“本座自会带她回来,在这之前你们就受着这噬心之痛和食脑之痛,如果本座找回朵朵之前你们先痛死了,那也是你们自己的造化。”

    话毕,他任由一群弟子痛得死去活来,兀自转身回了主殿。

    弟子们听到这话,双眼翻白,差点儿没当场晕死过去。

    噬心之痛和食脑之痛一起发作,岂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大人竟还要让他们一直承受着这痛苦,直到他寻回十九?

    他们错了,他们真的错了。

    大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不该自以为是地插手。日后大人想宠幸谁就宠幸谁,他便是日日笙歌酒池肉林,他便是死在十九手上,那也是他心甘情愿……

    宫墨染走至床边,静静地看着那凌乱不堪的床褥,脑中闪过了昨晚的片段。

    他如一头野兽般噬咬占有着那个女人,而她温顺地任他予取予求,身上再疼,也只是默默流泪,将他抱得更紧。

    宫墨染以手扶额,微微遮住了自己布满红血丝的双眼。

    他的朵朵啊……

    再想到她后来遭遇的那些,宫墨染的目光变得无比沉冷,眼中隐有血光闪过。

    杀了宫大么?

    朵朵真是善良,她是不是知道,如果他亲自动手,宫大会比现在死得更惨,所以才会提前结果了他?

    宫墨染从床铺上找了两根李云朵的头发,将其烧成灰烬,和自己的血混合在了一起,然后用混了头发灰的血在纸上画下寻踪阵。

    宫墨染双眼轻阖,等符纸烧尽,脑中已经自动浮现出了李云朵的方位。

    蓦地,他双眼一睁,目光沉冷。

    怎么会在哪里?

    朵朵,莫非你伤透了心,要弃本座而去?

    宫墨染的眼瞳幽暗幽暗的,衬着那满眼的红血丝,看着有些瘆人。

    ……

    “天呐!不好了不好了!”小八的咋呼声惊醒了刚刚睡着的南浔。

    “怎么了小八?”南浔打了个哈欠。

    小八嘤嘤地道:“oss的恶念值刚才一下子降了10。”

    南浔一脸懵逼,“这是惊喜啊,不是惊吓,你咋呼啥啊你?”

    小八哦了一声,接着道:“可是黑化值唰一下满格了,100了。”

    南浔:……

    “想想好像能理解,毕竟我被宫大他们追杀,要是自己没点儿本事,早就死翘翘了,他因为这个黑化很正常。”

    小八:“我总觉得他不是因为这个黑化。”

    南浔忙问:“那是因为什么?”

    小八顿时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它才道:“爷好累啊,想打个盹,这个地方很安全,爷就不替你留神了,你也放心睡一觉吧。”

    南浔觉得小八有什么事瞒着她,它为什么如此确定这里很安全,是因为收留她的这位公子是名门贵族?还是将门之后?

    南浔想着想着便睡过去了,半夜的时候,她做了个噩梦,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梦到了十七死时的模样。他吐了好多的血,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小八,小八您能不能陪我说会儿话?”

    小八没有回应,真的打盹去了。

    南浔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发呆。原来这就是聋人盲人的世界,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整个世界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好像是被所有人遗弃了。

    她微微扬起头,感受到夜里的风透过半开的窗子吹进来一些,吹拂过她的脸庞时,那感觉很好。

    坐了一会儿,南浔摸索着下了床,顺着风吹来的方向走到了窗子边,然后将半开的窗子全部打开。

    风大一些的话,她会更有安全感。

    她刚刚支开窗子往回走,突然察觉到什么,猛地调头,没有焦距的眼睛正对着窗子的方向。

    “谁?谁在那里?”

    宫墨染就立在窗户边,他看着那双眼放空茫然无措的女子,眼里划过了一抹异色。

    “朵朵?”他低低唤了一声,仍不见她有任何反应。

    南浔僵在原地,她闻到了熟悉的檀木熏香,这是宫墨染身上的味道。

    “大人,是不是你来接我了?”南浔一脸欣喜,连忙探出手朝他摸去。

    宫墨染见她这副模样,目光不禁一沉,朵朵她……

    宫墨染上前一步,猛地将慢蹭蹭过来的人抱入了怀里。

    南浔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连忙抱紧了他,将头埋入他怀里,狠狠吸着他身上的味道,“大人,我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

    宫墨染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朵朵,本座不会让你出事的。”

    南浔听不到他说什么,红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黯然神伤,“大人,我眼睛瞎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你的样子了,我的耳朵也聋了,再也听不到大人的声音了,我感觉自己的世界一片漆黑,索然无味……”

    宫墨染微微蹙眉,将她抱得更紧,“朵朵,告诉本座,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浔表示根本听不到啊,继续自言自语,“大人,你说我之后会不会连味觉和嗅觉也慢慢消退,如果连大人身上的味道我都闻不到了,那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神情悲伤落寞,那样子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了。

    宫墨染怔怔地看着怀中的女子,见她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不禁垂头,含着她的粉唇,给了她一个深入绵长的热吻。

    良久,唇分。

    南浔刺溜一声吸了吸,连忙伸出舌头舔了舔,不好意思地钻进他怀里,低声道:“大人,你真好,我顿时就有安全感了。日后,你可要多多亲我。”

    宫墨染动作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低声道:“朵朵,我们走。”

    他将南浔打横抱起,光明正大地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已经汇聚了百来个便衣高手,第一排弓箭手,第二排持刀,第三排持长枪。

    那为首之人目光冷冷地盯着他,一脸肃杀,“国师大人,蔷薇如今可是本殿的侍妾,你这是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