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在末世〕〔穿书之世子不按剧〕〔魂荒戮道〕〔嘘,今夜有鬼来袭〕〔罗刹王妃:冰山王〕〔会穿越的道观〕〔三国大封神〕〔重生之极品红包系〕〔高魔地球〕〔天下珍藏〕〔宋疆〕〔诸天投影〕〔娇妻太撩人:霍爷〕〔农门娇医:带着萌〕〔恋你情深〕〔清穿皇妃:四爷,〕〔三国之极品姑爷〕〔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一世唐人〕〔网游之血舞乾坤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293章 大人,永远不要忘了我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最新章节!

    第293章 大人,永远不要忘了我

    “天啊!”小八忽地惊呼一声,“南浔,oss最后的10点恶念值消失了!变成0了啊啊啊!真不敢相信,oss的恶念值突然就这么没了!”

    南浔忽地笑了一声,笑得有气无力的,她目光淡漠地望着天空不断坠落的火球,冷冷地道:“是啊,几百年的执念没了,这最后一点恶念值也该消失了……”

    小八正高兴着,突然想起什么,不禁鬼吼一声,“卧槽啊啊啊,气运子和他的那么多将士都在这皇宫里,南浔,不能让气运子死,绝不能让他死!死了我俩就真的玩完儿了!”

    南浔淡淡道了一句,“我知道。”

    小八吸了吸鼻子,哭唧唧的,“你知道了,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啊?”

    南浔没有说话,她将手里的包裹扔到地上,只留下了那把腾蛇宝剑。

    将外面缠着的布巾撤掉,锋利的宝剑在火光之下反射出一道血光。

    “小八,最后一次帮我屏蔽痛感吧。”南浔道。

    小八一惊,“你这眼盲耳聋刚刚治好,你再用痛感屏蔽,说不定马上就又眼盲耳聋了!”

    毫无预兆地,南浔将那腾蛇剑尖对准自己的心脏,一下刺了进去。

    小八吓得尖叫一声,下一秒立马给她屏蔽了痛感。

    南浔只是刺进一点儿剑尖,但她却清楚地感觉到,那剑尖在贪婪地吸她的心头血。

    觉得差不多了,南浔噗嗤一声又将剑拔了出来。

    布阵,祈雨,腾蛇宝剑直指空中。

    眼看着就要完成最后一道程序,咻的一声,空中突然有什么东西朝南浔后背射了过来,刺穿了她的后心窝。

    南浔低头一看,是一把长箭。

    “真是的,听力竟不如从前了……”她嘀咕一声,回头看到了溃散的部分东临大军,还有为首的祁衡卿,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白须老者,正指着自己呱啦呱啦说着什么。

    祁衡卿愣愣地看着那白衣女子,看着自己刚刚射出的长箭刺穿她的胸膛,血染红了她的胸膛。

    祁衡卿一把丢到手中的长弓,失神道:“不是她,不是她!吴老,您弄错了,布阵的人不可能是她,这火雨不是她弄的!”

    旁边的白须老者沉声道:“可是老夫确实感觉到强大的巫力是从此人身上而来。”

    南浔看向身后狼狈不堪的东临大军,淡淡瞥了一眼祁衡卿后,然后调转了头,继续自己未完成的祈雨。

    她口中默念巫法口诀,左手在空中画阵,宝剑上的腾蛇蛇身颜色愈发红艳,倏地,血红色的腾蛇张开蛇口,朝空中喷出一道血雾。

    霎时间,空中乌云密布,雷声轰轰,紫色的闪电与火光交相辉映,照得夜空愈发明亮。

    很快有瓢盆大雨倾倒了下来,冲刷着那些熊熊燃烧的宫殿。

    大雨让幸存的东临大军欢呼起来。

    “竟是借天祈雨……”祁衡卿旁边那老者喃喃一声,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大雨中的白衣女子。

    雨水淋湿了她的长裙,胸前那一大片血渍也快速晕开,几乎将那白裙变成了一条血裙。

    南浔手中的腾蛇宝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她无力地跪坐在地上,胸前还插着那把长箭。

    小八嚎啕大哭,“亲爱的,你快没气了呜呜呜……”

    南浔虚弱地回了一句,“给我一颗强心丸,我还想做最后一件事。”

    小八没问为什么,这会儿也不心疼自己的丹药了,立马给她塞了一颗。

    南浔拼着最后一点儿力气,在地上画了一个血阵,然后她坐在血阵之中,双手掐诀,双臂展开,强大的巫法释放了出来。

    先前那老者双眼大瞪,不禁低喝一声,“这丫头到底是谁,为何会这种逆天禁术?”

    祁衡卿眉头紧拧,疾声道:“吴老,我们快去救她,蔷薇是个好姑娘,她不能死!”

    老者摇头,“没用了,来不及了。反噬转移之术,乃我巫族最顶端的通天巫术,也是禁术。也不知她要将谁身上的反噬转移到自己身上?”

    祁衡卿拳头捏得死紧,他想冲过去的时候,一道白影先一步冲了过去。

    那人一身白衣,一头乌发不知怎的变成了银发,脸色有些煞白,那是刚刚施用完逆天术法的症状。

    宫墨染赶到的时候,南浔已经完成了反噬转移,逆天巫法令她胸前的鲜血流得飞快,转瞬间,她已是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朵朵?”宫墨染低低唤她一声,将人扶了起来。

    “大人……你终于回来了……朵朵等你许久了。”南浔慢慢睁开眼,伸手挽住了他的脖子。看见来人,她似乎一下子变得极有精神。

    宫墨染双眼发红,却仍是淡淡一笑,“路上遇到一些敌军拦路,是以回得迟了。朵朵,你看,我把簪子带回来了。”

    说着,他将手中的簪子插入了女子的发髻中。

    南浔的眼睛亮了亮,冲他咧嘴一笑,“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啊,说好的要一起归隐,一起变老的。”

    “……好,我现在就带你走。”宫墨染一脸宠溺地看着她,掰断了她胸前的长箭,将血泊里的她打横抱了起来。

    他抱着怀里的女子,一步一步地朝远处行去。

    女子身上的鲜血滴落一路,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刺眼的血花。

    南浔的呼吸越来越虚弱,她忍不住抱紧了男人的脖子,可是手上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大人……”她轻声唤他。

    “嗯?”宫墨染低低应了一声。

    “大人,以后月圆之夜你再也不会痛苦了,因为我将大人的反噬转移了。”

    “朵朵,你又调皮了……”他低斥一声,眼睛通红。

    “大人,你骗了我,说好不再使用逆天禁术的,可你却搞了个焚天阵出来,很不像话啊。”声音带了一丝嗔怪。

    “对不起……”男人平静的声音终于变得有些哽咽。

    “可是现在晚了啊大人……”南浔也低声哭了起来。

    她突然探起头狠狠亲了他一口,然后凑近他耳畔低声道:“大人,你一定要记得我,永远不要忘了我,永远……”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某一刻,那紧紧挽着男人的手忽地一松,从他肩膀上慢慢滑落了下去。

    宫墨染的脚步猛然一顿。

    “朵朵……”宫墨染低低叫了一声。

    可惜,怀中的人儿却再也无法回应他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继续往前,只是,通红的眼睛流下了一行……血泪。

    东临大军眼睁睁地看着那白衣男子走远,都有些发怔。

    祁衡卿旁边的吴老道:“皇上,此妖人巫力通天,留着后患无穷,如今他刚刚施用了逆天巫阵焚天阵,正是巫力最弱的时候,此时若万箭齐发,他必死无疑!”

    祁衡卿看着宫墨染远去的背影,目光落在那一路的血渍上,满是惋惜,他紧握的拳头忽地松开,有些疲惫地道:“罢了,让他离去吧……”

    灵魂都死了,躯壳也离死不远了,何必再多此一举。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