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穿娇妃:四爷,〕〔千亿宠婚:总裁大〕〔助鬼师已上线〕〔少爷心尖宠:甜心〕〔路过漫威的骑士〕〔神武帝主〕〔我欲吞天〕〔这个游戏不简单〕〔奶爸戏精〕〔凌天战神〕〔道途无极〕〔一卡在手〕〔万古第一帝〕〔重生西游之齐天大〕〔蜀山剑宗系统〕〔天才萌宝,妈咪要〕〔萌宝来袭:总裁爹〕〔全职法师〕〔狼啸苍穹〕〔枕上名门:腹黑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395章 逗我呢,毛线精神恋爱
    第395章逗我呢,毛线精神恋爱

    南浔咳了咳:“小八啊,我觉得这世上还是有柏拉图式爱情的。”

    小八有些迷糊,懵懵地问道:“啥拉啥式爱情?爷光顾着学你们世界的络用语了,这个词真不知。”

    南浔解释道:“就是精神恋爱的意思,追求什么心灵上的沟通,不需要肉欲,就是一种理性的精神上的纯洁爱情。”

    小八听完这话,语调顿时来了一个大拐音儿,“南浔,你特么在逗我?精神恋爱?你跟我说,一个整天对你亲亲抱抱摸摸捏捏的还是拥有虫族本能的半人半虫ss只想跟你精神恋爱?啊哈哈哈哈这真是爷本世界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南浔顿时气弱了。

    好吧,她被小八说服了。

    但关键是,她和戈真的没法进行上的交流,除非她找死。

    对于这一点,戈显然也是清楚的,所以这三年来一直都对她规规矩矩,就是每个春天的时候,他往外跑的次数会比较频繁。

    就像现在,戈从背后抱了她一会儿,突然对她说,“我出去磨磨虫爪,一会儿就回来。”

    等人走了,南浔不禁长叹一声,如果这个真是恶念值迟迟不降的原因之一,那她也没有法子了。

    小八笑得贼兮兮的,“这只虫不诚实啊,磨虫腹就磨虫腹嘛,有啥好害羞的,你说是不是?”

    南浔不吭声。

    但这次磨得也太久了。

    “对了小八,这个世界的主线进行到哪儿了?”南浔突然问。

    小八说,“我也不清楚啊。”

    南浔狐疑道:“按照你的行事作风,不得时时刻刻紧盯气运子以及他周边的动静吗?”

    小八立马吼了一声:“你特么以为星际世界的距离是以米计算的吗?是光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算爷再碉堡,精神力也无法释放到那么远的地方!”

    南浔长长地哦了一声,“我明白了,所以你才千叮咛万嘱咐不能破坏这个世界的主线,一旦我做了点儿什么导致蝴蝶效应,就连你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八很不情愿地嗯了一声,“是这样没错。”

    顿了顿,小八回归主题道:“按照原世界的发展轨迹,这个时候,气运子亚尔瑟24岁了,已经不断积累军功,晋升到了少将的位置。”

    南浔听到这话,默默心塞了一把。

    顾倾33岁当上少将,是星际世界有史以来最年轻女少将,加上男少将,也是排得上最年轻前十名的。可是气运子居然24岁就成了少将,真小啊。

    小八继续推算时间,接着道:“南浔,如果咱们的介入没有造成蝴蝶效应,现在黑暗星球上的彩晶石矿应该被人发现了,发现的人是艾美她老子,也就是现任元帅奥布里。”

    南浔微微蹙眉,“这么快?”

    小八:“其实原世界的艾美确实准备将黑暗星球的事情告诉她爹,只是她中途发生了一次意外,所以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记忆,最后是奥布里自己无意间发现的。

    艾美这次被俘虏的时候偷偷用光脑拍下了沿路的彩晶石山,之后忘了删除,而且她的机甲上也有飞行记录,在她失忆期间,她老子发现了她光脑里的彩晶石照片,大为震惊,继而调出了艾美近几年的飞行记录和路线。

    所以南浔,艾美或许真的按照约定没有泄露黑暗星球上的事情,对你和ss也只字未提,但她回去之后很快就出事失忆了,鬼才记得跟你的约定。”

    南浔听了这话,心情很复杂,最终只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她就说呢,小八为何这么笃定她和艾美的约定不会对主线造成影响,原来是因为这个。

    “出事儿失忆什么的真的很狗血。”南浔忍不住吐槽道。

    小八:“放心吧,后期会恢复的,这就是套路。”

    南浔无话可说。

    “如果百年前奥布里跟着戈一起上战场杀敌,他早就能看到黑暗星球上的彩晶石了,说不定那个时候他挺愿意死在这里。”

    当年,元帅戈考虑到女王的强大,亲自带领军队攻打虫族女王,而奥布里按照戈的吩咐留在母舰内远程指挥。

    黑暗星球气层外是密集的陨石带,母舰无法靠近,所以母舰内的人并不知道黑暗星球的真面目,奥布里自然就没有看到这些价值连城的彩晶。

    小八回了南浔一句:“想多了,人家还要留着命升官发财呢。”

    一人一兽闲聊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去“磨虫爪”的戈终于回来了。

    南浔又闻到了他身上那种浓浓的怪香。

    小八:没毛病,就是虫族交配时释放出的雄性气息,只是ss的这种气息过于浓烈了一些。

    戈想凑过去亲南浔,被南浔嫌弃地一把推开,“去去去,洗澡去,身上臭死了。”

    戈的脸上很明显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字,但还是很听话地跳进了水池里。

    他最喜欢将自己的虫身全部沉入水底,只露出自己的上半身,这样看来他真的就跟人类无二。

    他一会儿趴在水池边看南浔,将自己那张英俊无匹的脸正对着她,一会儿又在水里游来游去,有意无意地展示着自己肌肉线条流畅的身体。

    南浔如他所愿地多瞅了他两眼,然后继续趴在床上玩手机游戏。

    戈:

    所以他的身体还没有手机上的无聊游戏来得有吸引力?

    欲求不满的戈这天晚上没收了南浔的手机,强势地将人剥光,然后按在身下狠狠地亲了好久,再从上往下,从前往后,在南浔的每一寸肌肤上都留下自己的烙印。

    南浔觉得,ss可能是属狼的,因为他总是喜欢啃她。

    睡前甜点吃完了,戈心满意足地搂着自己的小俘虏入睡。

    两人的气息慢慢变得均匀。

    夜色渐深,因为要给小俘虏当睡枕而四脚朝天的虫王,身上的虫纹突然毫无征兆地发出了淡淡的光。

    熟睡中的戈微微蹙起了眉,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在慢慢地发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寡嫂〕〔第一强者〕〔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