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倾城,冥帝爆〕〔帝少惯宠:夫人太〕〔重生军婚甜如蜜〕〔最强帝师〕〔腹黑邪妃,太子绝〕〔我家水井有条龙〕〔归藏剑仙〕〔劈天斩神〕〔暗黑光耀九重天〕〔青坞妖奇谈〕〔宠物天王〕〔花都最强医神〕〔穿越之傻王哑妃〕〔魔医言钰〕〔狼少挚宠:简先生〕〔神农小辣妻〕〔蜜爱甜妻:爵爷,〕〔我的大脑里有门〕〔头狼〕〔横穿一万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16章 斗嘴,毒舌小妖精
    第416章斗嘴,毒舌小妖精

    映寒察觉到她的视线,脸色顿时又是一变,不禁破口大骂:“肖瑶,你这个臭流氓!”

    南浔连忙移开目光,解释道:“寒寒,真不怪我,是你太诱人了。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好看呢,我完蛋了,以后回去我要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了。”

    小八突然插了一句:“受不鸟了,好肉麻。”

    南浔从浴盆边取了那方浴帕拧干,绕到了映寒身后,开始给他细细擦拭起了头发。

    映寒扫她一眼,见她只是给自己擦头发,并没有什么猥琐的行为,便没有阻止。

    “肖大小姐,你是官宦世家子弟,我一个小小的花楼哥儿,身份低微,确实惹不起你,但你最好不要再做出什么不轨之事,我映寒虽卑微,但也有自己的底线。”

    “寒寒,刚才的事是我唐突了,但谁叫你二话不说就一脚踹上来,我若被你踹出个好歹来,最后要吃苦头的还不是你。”

    映寒冷笑一声:“这么说,刚才你看光了我,我就应该乖乖让你看?还不能反抗了?”

    南浔说:“关键是我已经不小心看光了,你再反抗我还能把看到的东西还给你不成?”

    映寒的眼睛微微眯起,声音居然挺温柔的,“我可以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啊,这样也算还给我了。”

    南浔也声音温柔地接话道:“就算眼睛挖了,可那副美妙的画面已经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了,你要不要把我的脑袋也割下来?”

    映寒:

    身后的女人显得很有耐心,她捧着那一头长发细细擦拭,似乎有些爱不释手。

    想起方才映寒满是嘲讽的质问,南浔不禁低声解释起来,“寒寒,我府中没有夫侍不是因为秋双,而是因为我娘。我很羡慕我娘和我爹的感情,他们很恩爱,所以我也想找这样一个喜欢的人,只要这么一个。

    我爹乃大世家里的哥儿,跟我娘拜堂成亲之前并未见过面,他们是在洞房花烛夜那天一见钟情。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我爹娘一样,有这么好的运气。

    寒寒,我不愿意娶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如果我不爱他,难道就要将就着过一辈子?”

    顿了顿,南浔悄咪咪观察对方的反应,结果映寒一点儿表情都没有,于是她继续道:“三年前我因一时好奇,被几个纨绔子弟引诱着去了花楼,你知道的,我这种大家小姐,平时见不到几个好看的哥儿,所以在芳满阁第一次见到秋双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人长得极好看,加上秋双人也温柔,跟他聊过之后,我就更加欣赏他了。”

    映寒听到这儿,不屑地嗤了一声,淡淡吐出俩字:“白痴。”

    南浔颔首:“对啊,现在想想,的确是白痴,当初我觉得他好像对我有意思,我又是第一次接触哥儿,分不清喜欢和欣赏,觉得自己可能也是喜欢他的吧。而我这人呢,喜欢一个人就会对他掏心掏肺地好。

    他喜欢琴棋书画,我就买了最贵的古筝和最好的棋盘送他。

    他说讨厌谁谁谁,我就暗地里替他收拾这几个人。

    他说看到我每天心情都好了,我就花了大把银子,经常带着那些狐朋狗友光顾他的芳满阁。”

    寒小妖精不耐烦地打断她:“谁想听你和那小贱人之间的情情爱爱了?”

    南浔将浴帕挤干水,直接展开铺在他脑袋上,包着他整个脑袋擦了起来。

    “别晃我的头,烦人。”

    “别乱动,我正擦着呢。”

    “寒寒,你安静些,听我继续说。外面传言不假,我的确为了秋双一掷千金,我也的确为了他跟侯府的林大小姐大打出手,但你知道我为啥要打那女人吗?因为秋双那天跟我说,侯府的林月锦强迫了他,他已经成了林月锦的人,他既然找我哭诉,我自然是要找林小侯爷算账的。然后,如你们所见,第二天,林月锦就成了秋双的入幕之宾,而我成了大家的笑话。”

    映寒听着听着,突然打了个哈欠,提醒道:“肖大小姐,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了。”

    南浔:

    小八无情地哈哈大笑,“你一番掏心掏肺的话全都喂空气了,哈哈哈”

    南浔接着道:“后来我想想,秋双好像并不喜欢我,他一直游走在这些豪门小姐之间,最终找到了一个身份地位最可靠的,也就是小侯爷林月锦,所以就无情地跟其他人断绝了关系,我在他眼里大概就是人傻钱多吧,有了更好的,他自然就用不着我了。”

    映寒听了这话,薄唇微动,也不知又骂了句什么。

    “寒寒啊,可是看到你的那一刻一切就不一样了,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想把你娶回家,以后你这副小骚包的模样就只能给我一个人看,我想把你关在家里,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你。”

    映寒猛地调头瞪她:小骚包?

    南浔把他的脑袋摆正,“说了别乱动,头发还没擦干呢。”

    “寒寒,你肯定以为我是开玩笑,但我想告诉你,这次我是认真的,我想娶你做我的正夫。”

    映寒沉默了片刻,突然嗤了一声,“肖大小姐,你这些话我听着甚是舒服,但我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我自己清楚,你就甭说这些不可能发生的谎话来蒙骗我了,有意思么?”

    南浔很理解映寒的想法。

    在这个女尊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就是现在的大赵国,虽然大赵国的商业和娱乐业发达,尤其这花楼里的吟诗作乐被视为高雅风月之事,但花楼里的哥儿们身份卑微,被划为奴婢之流,除了那几个颇有名气的头牌,其他人却是连奴都比不上的。

    没有女人会娶一个花楼的哥儿做正夫,就算是一顶轿子抬回来做夫侍,那也是会被外人嘲笑的。

    因而,圈子里的人都明白,花楼的这些个哥儿,长得再好看那也只能玩玩而已,你要是真动了情,最多也就是置一外室。

    娶回来当正夫,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南浔擦拭头发的动作慢了下来,“寒寒,不瞒你说,我已经跟我娘说过了,只要会试我能进入前五十名,以后的婚姻大事就由我自己做主,到时候我八抬大轿把你娶进门好不好?”

    映寒沉默了很久,后突然问了一句:“肖大小姐,那你是不是想让我等你等到五十岁?”

    南浔一脸懵逼。

    映寒勾了勾嘴儿,“因为我觉得你再过三十年也不可能在会试里考入前五十。”

    南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寡嫂〕〔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最强医仙混都市〕〔医毒绝世:帝尊的〕〔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