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第419章 我有病,相思病
    ,

    第419章 我有病,相思病

    映寒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道:“肖瑶,我的房间不是你想来就来的,你把我映寒当成什么了?”

    南浔改为坐在床边,伸手按住炸毛的寒小妖精,说得理所当然,“寒寒,我把你当我肖瑶未过门的正夫啊。”

    映寒怔了一下,继而开始冷笑,“肖大小姐,你有病吧?”

    南浔并不反驳,颔首道:“对啊,我有病,是相思病,而你,就是我唯一的解药。”

    映寒:……

    “寒寒,我就是专程来看你一眼,不看你的话我晚上睡不着。马上就宵禁了,我要走了。”南浔趁他不注意,又在他脸蛋上偷了一吻,还啵的一声,声音特响亮。

    啵完之后,南浔一阵风似的又翻墙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黑夜里,映寒伸手捂住刚才被南浔偷偷啵过的地方,眼里寒光闪烁,然后咬牙切齿地道了一句:“乐石!”

    黑衣人乐石咻一声从窗子飞了进来,“公子,有何吩咐?”

    “你这护卫是怎么当的,连肖瑶那个色胚进来了都不知道?”

    乐石一愣,“公子,我看到了啊,但你不是说要陪这个官宦小姐玩玩吗?所以我就没有阻拦。”

    映寒顿时语塞。

    “那……我以后将她拦在外面?”乐石试探着问道。

    映寒默了默,突然咧嘴一笑,“算了,让她来吧,我倒要看看这位肖大小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乐石:公子近日愈发喜怒无常了。

    “那公子,乐石先告退了。”

    映寒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叫住他道:“你去给我查查,那肖瑶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能够做主自己的婚姻大事。”

    乐石纳闷道:“公子,这种官宦小姐的鬼话您也相信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做主,自己做主的那都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映寒斜他一眼,突然道:“乐石啊,你公子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女人嫁了。”

    乐石一听这话,双眼瞪得老大,“公子,您、您不是说这一辈子不嫁人吗?而且,您的身份……您可是尊贵之躯啊!”

    映寒懒洋洋地歪在榻上,亵衣也没有好好穿着,胸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勾人至极,他忧伤地叹了一声,“乐石啊,你爹已经死了,我爹呢也早就死在皇宫里了,什么惊天秘密什么尊贵之躯,都离我太遥远了,而且我什么证据都没有,谁相信我的话?”

    说到这儿,他目露讥讽之色,“女人啊,哪个不是三夫四侍,当年你爹死后我们两人走投无路,那时我问你,我是去当和尚好呢,还是来花楼卖艺好呢,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反正是混日子,因为我根本没打算嫁人,是你替我选了第二个。”

    乐石一听这话急了,连忙解释道:“我是怕公子去了和尚庙就真的脱离红尘了,所以我脑子一抽就……至少现在的公子还是有血有肉的,哪怕身份卑微我相信也只是一时的。”

    映寒道:“我又没怪你,你瞎解释什么?我觉得现在挺好的,虽然每天都要面对一群歪瓜裂枣的女人,但至少我能吃香喝辣,靠的还是自己的本事。至于别人怎么看,我管他们呢!”

    乐石语气坚定地道:“公子是尊贵之躯,以后一定能认祖归宗的!”

    映寒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乐石啊,算了吧,从我踏入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想这劳什子的认祖归宗了,那种地方也不会认回一个已经沦落风尘的哥儿。就算我冲破一切险阻认祖归宗了,那种地方吃人不吐骨头,我生得这般艳丽无双,很容易招人算计的。”

    乐石:……

    公子您可真是自信。

    “原本呢,我的确不打算嫁人,因为我不觉得有人会娶一个花楼的哥儿当正夫,现在突然有这么一个白痴说要娶我做正夫,这白痴长得又挺顺眼的,如果是真的,我觉得去肖府混吃混喝也不错。”

    乐石默了默,有些艰难地道:“公子能这么想也挺、挺好的。”

    映寒挑挑眉,心情似乎又变得不错了,“如果真能进入肖府,以我的本事肯定能勾住肖瑶的心,让她不敢再抬什么夫侍进来。”

    乐石点点头:“我明白了,明日我就去查证公子吩咐的事情。”说完就走。

    映寒又叫住他,“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就歇在我这儿,醉香阁谁不知道你是我贴身护卫啊。”

    乐石坚决摇头,“我是公子的护卫,也是公子的影卫,影卫应该睡在树上或者屋顶上。”

    映寒看着他又从窗子翻了出去,不禁摇了摇头,不愧是乐石爹一手交出来的,性格死板又愚忠。

    映寒倒回床上,想到之前肖瑶的那个吻,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眼中精光闪烁,“肖瑶啊肖瑶,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婚姻之事你能做主,那我怎么着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啊。”

    乐石办事的效率很快,第二天就把事情查清楚了,主要也是肖瑶和她娘那事儿弄得鸡飞狗跳,整个肖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这期间,肖大人不得干涉肖瑶的私事,去哪儿她也不能打探,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插手,否则就在自个儿脸上画满乌龟王八,绕着皇城走一圈。”

    映寒听到这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听就是肖瑶的主意,她就这么自信能考入会试前五十?”

    “公子,没想到肖瑶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混进肖府的时候,肖瑶正在书房读书,整个肖府的下人都在议论这件事,说肖瑶是被外面的哪家哥儿迷住了,那位哥儿肯定比秋双还要漂亮,为了配得上那位哥儿肖瑶这才开始发奋苦读。”

    寒小妖精听了这话,不禁勾起嘴角,笑得有些得意,“谁能想到,将肖瑶这个纨绔迷住的人就是我映寒呢,醉香阁的头牌。”

    乐石听映寒这种口气,惊奇不已。

    公子有点不正常啊,难道真的听信了那肖大小姐的鬼话,对她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大千劫主〕〔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